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97 飛絮宛內撞見奸情


  我趁著天剛入黑,夜色有點朦朧,便急匆匆的向姜婉儀以前住過的院落——飛絮宛,亦即時現在柳月媚那個花癡所住的地方。幾經艱難險阻才在無聲無息下好不容易避開巡視的侍衛,我躡手躡腳地來到柳月媚的房門外,欲伸手推開房門,不經意聽見從里面傳出了一陣陣男人的急促沙啞的的喘息聲和女人一聲高過一聲的萎靡嬌吟聲,經歷過男女情事的自己,當然知道這些聲音代表著里面的人干的到底是那一回事。
  這一刻,我的心猶如被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狠狠地刺中了心臟,整個人幾乎窒息,差點兒喘不過氣來,猶如被一股黑暗的力量深深地吸進了地獄深淵,仿佛置身在寒風似刀的冰天雪地。在聽見那些不堪入耳聲音的剎那間我動彈不得,猶如像被人施了魔法的木頭人一般呆滯在原地,只有那模糊不清的淚水,泄露了我的情緒。潛意識地想要逃離現場,不想面對眼前的一幕,可是手腳卻不聽使喚鬼使神差般推門而進。
  借著皎潔的月色,一具玲瓏有致的chi-luo身體,正躺在一具挺拔偉岸的軀體之下,修長的雙腿正緊緊地纏繞在男人的腰際,即使隔著薄薄的帷幔,隱隱約約間,我仍然可以看清男人健壯的體格和傲人的雄風。己來到那。
  我的胸口悶得仿佛有一塊鉛塞在里面,伴隨著一股血腥之氣欲要上涌而出,心一次又一次地抽搐不止,錐心刺骨的疼痛傳遍全身四肢百骸,甚至深入骨髓之中去,痛苦得讓人苦不堪言。微微泛白的唇瓣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卻一個單音也吐不出口,我怒火中燒地順手拿起桌上的水杯,拼命地向床上的兩人砸去,然后帶著一身的傷痛欲轉身離去。
  我的舉動,已經驚動了床上的男人,只見他手疾眼快的將飛過來的水杯穩穩當當地接在手中,然后一個翻身下榻。“是誰?”一個充滿著濃濃情欲氣息的低啞男人的聲音響起,讓我的腳步猛然一滯,接踵而至的是一雙滾燙的大手掐住了我那細嫩的頸項,力度大得有點兒嚇人,幾乎讓我窒息而亡。
  “太子……太子……媚兒……好難受啊……媚兒……媚兒……還要……唔……。”床榻上的柳月媚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欲求不滿的她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又一聲的羞人嬌吟。
  “南宮傲云,你這個衣冠禽獸,你這個人渣,敗類,我-恨——你!我-恨——你!你最好就當場把我捏死,否則我一有機會一定會宰了你!”我對陷在頸項間的大手拼命捶打,房間里昏暗的月色,雖然未能看清男人的神情,但從彌漫的氣息中我也感覺得到他的怒火高漲。
  只是下一瞬間,男人猛然松開了掐住我的雙手,我不甘受辱順勢朝著他撲了上去,對準男人的健碩的胸膛又捶又打,雙腳也不甘示弱地拼命向他踢去。猶如一個受了委屈的妻子抓到偷腥的丈夫般,瘋狂地發泄心中的屈辱和全部的妒意。
  看著眼前這個對自己又捶又打的女人,他簡直有點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從這個女人的言詞中,他已經猜出眼前的女人是何身份,因而不敢再下手,唯有暗自叫苦連天呆在原地,任身前的女人隨便打罵發泄。
  雖然我正處于怒不可遏之際,但不得不承認手下的觸感不賴,結實有彈性的胸肌在昏暗的月色下讓人無限遐想。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我猛然地甩了甩頭,強迫自己遺忘那些不雅的畫面。就算他是和自己的女人做,但一想起每天晚上他先和那個花癡共赴巫山,接著又抱著自己需索無度,想起他如此荒唐淫穢的行徑,我就覺得惡心難忍,我不能接受他,更不可以原諒他,不能不痛恨他。倏然血氣上涌,我再也顧不得這個男人chi-身-luo體,雙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肩膀,踮起腳尖,對準他的肩膀張嘴欲咬上去。等一等,好像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這個味道,這個氣息非常陌生!身體剛剛靠近男人的肩膀,我就感覺到不對勁地是什么,我再貼近男人的頸項邊,用鼻子用力地嗅了嗅,難不成南宮傲云換了熏香不成?這種香氣的確不是他平時身上的那種清幽檀香味。jrte。
  “你們在這里到底想干什么?”突然房門被人用力地推開,伴隨著一聲咬牙切齒的低沉男人聲音,緊接著又進來了一具挺拔修長的身軀,正昂首闊步地身向著他們走來。
  出乎我的意料,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主宰這場戲的幕后之人——太子南宮傲云。
  “太子,屬下罪該萬死,請太子饒命!”那具赤身的男子猛然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看,心里暗暗叫了聲,不好,太子妃剛剛才輕薄了自己,自己又對太子妃動粗,太子一定會將自己千刀萬剮不可。
  原本還攀在男子身上的韓菲雪,突然失去了支撐點,腳下一個蹌踉,站不穩,眼看就要與地板親吻了。我緊張的閉起雙眼,準備承認摔倒地上的痛楚,卻沒有傳來預想中的疼痛,一雙強壯有力的大手緊緊地攬住了我的纖腰,讓我穩穩地落地,我本能地圈住他的頸項。
  000000000000000000下一秒間,南宮傲云一個優雅的轉身已經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而我卻被他安穩地拉到他的大腿上,圈坐在他的懷里。
  “南、南宮傲云……”,當那熟悉的氣息完全把自己包圍起來時,我的心竟然出其的安寧,猶如被人注入一貼強心針一樣,但心跳非常凌亂。我看著眼前這個抱著自己的男人,雖然一時之間還看不清他的相貌,但是那熟悉的氣味和聲音,已經讓我那不安的心慢慢地安定下來,心底猛然涌現了一股名為欣喜的感覺,原來剛才在床上的那個男人不是他,怪不得剛才那個男人身上的的味道與他平時的氣息大不徑同,那時自己就已經有所懷疑了。
  那自己不是正好撞見他的女人與他的下屬干那茍且之事嗎?沒想到南宮傲云如此寵愛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竟然不懂珍惜這份得來不易,讓人稱羨的殊榮,居然干出這樣無恥之事,真是可悲可嘆啊!想不到女人無數的南宮傲云,也會有被自己的女人出賣的一天,尤其是被自己最愛的女人出賣,做出這種背夫偷漢的事情,這不知是不是叫報應呢?
  是太無臉見人了,怎會連自己最痛恨、最討厭的男人都會認錯呢,幸好屋子里沒有點燈,光線有點昏暗,才不會讓他們看出此時自己的臉上因人羞愧而滿面紅暈的表情,要不然這次豈不是要丟臉丟到了大西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