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95 揭穿身份他竟道歉


  一回到太子府,我原本打算找南宮傲云講清楚,,希望他可以放自己靜靜地離開,可是一踏入府里,就看見他摟著柳月媚大步走入了他的主殿,跟在他身后的腳步倏然轉回了冷宛。
  我站在冷清清的涼亭中,強逼自己忘掉今天所有發生的一切一切,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既然已經認清了事實,那么過去的種種將會全部結束,一切將煙消云散,我暗暗下定決心,要盡快離開太子府,不想再去留戀他,不想再與他糾纏不休。
  “菲兒,在想什么?”一道輕柔的男音突然響起,緊接著一股熟悉的檀香味,伴隨著一雙強壯而有力的手臂已經從身后緊緊的環住了我的腰肢。我的全身倏然一僵,神情一滯,隨即意會過來,“你,你剛才叫我什么?”我有點激動地轉過身來,面對著他,不斷起伏的胸膛泄露了自己此刻的情緒,這一刻,自己忘記了對他的怨,對他的恨,心中還升起了一絲絲期盼。時太這自。
  慕容雪身上散發著特有馨香,白皙如玉的肌膚吹彈可破,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紅暈,嬌嫩的唇瓣宛如櫻桃般誘人采擷,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一張精致的小臉更加惹人憐愛。
  南宮傲云心隨意動,為什么自己會越來越受到吸引,越來越在意眼前這個女人。抵不住眼前的誘惑,他緩緩地俯首在那誘人的粉唇上印下他的吻,靈舌肆無忌憚的在的芳香的唇瓣里品嘗著,掠奪著那獨特的甜美。
  我不由自主的嚶嚀一聲,身子如電擊般,全身顫抖,思想隨著他那加深的吻幾乎要變成空白一片。我好不容易抓住最后一絲理智,仰起一只手向著他的臉龐揮去,就在快要碰到他的臉上時,手腕卻被他伸出來的大手鉗制住,禁錮在我的身后,無計可施之下,我毫不遲疑地抬起腿,欲向他偷襲而去,他的雙手摟緊了我的腰肢,一個轉身,就把我緊緊地壓倒在涼亭中的石桌上。他用其中的一只大手把我的雙手牢牢地固定在我的頭頂上方,修長有力的雙腿鉗制住我的雙腿,使我不能動彈。這些動作全都一氣呵成,但他的唇瓣由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移動過半分。
  南宮傲云帶著懲罰的意味不斷啃噬著我口中的甘甜,我被他吻得全身發軟發麻,整個人完全沒有了知覺似的,好像整個靈魂被他吸了進去。任憑我怎樣掙扎也不能動搖他半分,我漸漸地感覺到他的另一只手已經悄悄地伸入了衫里,在我的身上游移著,我又羞又怒,急得抽噎起來。
  直到聽見我的嗚咽聲,以及嘗到口中咸咸的味道時,南宮傲云才回過首來,動作猛然停下,愁眉緊鎖地看著身下泣不成聲的人兒,心猛然揪緊。“菲兒,不要再哭了,是本太子不好,本太子太壞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居然會向一個女人低聲下氣地道歉,脫口而出的話連他自己也驚愕不已。他的動作無比輕柔地吻上我的臉,一一吻去了臉上的淚痕,強行壓下全身灼熱的欲火,把頭埋進我的頸項間,不敢再有任何的舉動。
  “你,你放開我!”我不停地在他的身下掙扎,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自己隱隱約約地聽見他在向自己道歉,難道他有妄想分裂癥嗎?一會兒把自己捧在手心呵護,一會兒又把自己狠狠地打入了地獄的邊緣。
  “菲兒,如果你想本太子就在這里馬上要了你,你就再動動看試試吧!”他本就已經欲火焚身,在我的不斷的扭動下,他悶哼一聲,這個可惡的女人幾乎要把他逼得失去理智,他緊抓住最后所剩無幾的理智警告著,出口的嗓音略顯粗啞急躁。
  身下的我再也不敢亂動,指尖不經意碰觸到他那滾燙的皮膚,一時間僵硬得一動也不動。我惶恐不安地咽下了一口口水,我已經確確實實感受到他的緊繃,我意識到什么,如果他這時想霸王硬上弓,我想自己也沒有半點還擊之力,現在唯有想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我猛然想起他剛才對我的稱謂,倏然一顫,“南宮傲云,你,你剛才為什么要叫我菲兒?”過來這么久,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有聽見別人叫我的真名,讓我覺得自己真實地存在,不再是代替的物品,心中漸漸升起了一股暖氣,給人一種熱烘烘的感覺。jrte。
  “是昨晚你喝醉的時候告訴本太子的,你說你不叫慕容雪,而叫韓菲雪,我不想再叫你雪兒,以后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就叫你菲兒吧!”他幾乎貼到我的耳畔上,溫潤的氣息掠過我的頸項,讓我仿佛觸電似的,一絲電流傳遍全身,身體一陣顫栗。
  “你不是已經心有所愛了嗎?還壓著我這個爭風吃醋的女人做什么?就算你不計較我來自何方,我卻對你這身骯臟的身體不屑一顧,厭惡至極。”一提起昨晚的事,那支離破碎的心又再次滴血,今天在皇宮時,自己親耳聽到他承認昨晚在要了那柳月媚后又碰了自己,我頓覺血氣上涌,胃部難受,真是惡心死了。
  南宮傲云因為逼于眼前形勢要立柳月媚為側妃一事,對于韓菲雪心存歉疚,不知如何面對,因此幾天避而不見。再加上今天在母后的面前說了些口不對心的違心之論,對韓菲雪產生更多的愧疚,看見菲雪哭泣流淚,自己卻有一種心如刀絞的感覺,對于那沖口而出的說話毫不放在心上,知道那只是一時氣上心頭。
  不知道南宮傲云強忍下心中的隱忍,在他吻上我的額頭上時,我瘋狂地地在他的懷里拼命地掙扎著。
  他恨不得此時就要了菲兒,但更怕誤會加深,我感覺他雙臂抱得更緊,溫柔地吻去我的淚水,“唉……,”伴隨著一聲無奈的長嘆在我的耳畔響起,“菲兒,有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等將來一切真相大白,等你甘心情愿做我的女人時,到時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一切一切,現在你只要記住一點,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妻子!”南宮傲云脫口而出,不再以太子身份相稱,而是以我相稱,在不肯定對方的心意時,在不完全確定對方真正的身份時,他不敢輕易敞開自己的心扉,他需要時間去確定菲兒的心意。兇再次溫柔地吻上我的唇瓣,這個吻帶著萬般的呵護溫柔如水。濕潤溫熱的柔軟觸感,伴隨著他那特有的檀香味,竟然令我忘記了對他的排斥,好像有史以來他第一次這么溫柔的對待自己,讓我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被人捧在心尖上用心呵護的寶貝,一直到這一記纏綿的細吻在彼此的急促的喘息中結束,我才從一片混沌中清醒過來,我抬起臉羞憤地瞪著他,有點憤恨的指責道:“在你的眼里,我到底是什么?”——是妻子嗎?是侍妾?還是奴婢?亦或是他寂莫時消遣的玩偶?
  “你當然是本太子的唯一正妃,是本太子的妻子。”南宮傲云俯下頭來,帶著濃濃的深情凝望著韓菲雪,眼中的情意濃烈得灼人。
  “太子的妻子又豈止我一個,太子現在應該要陪的應該是昨天才剛剛新婚燕爾的那位妻子。”我佯裝聽不見他剛才說那句話,但我的心里卻不由得掀起的一絲漣漪,我掙扎著欲要離開他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