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94 皇后刁難破碎的心

心,已經支離破碎,我轉身昂首闊步而去,不讓她窺見我的失落,一陣微風迎面拂過,發絲飛揚,暴露了耳畔下一記醒目的紅印。
  而這枚醒目的紅印卻恰好落入了柳月媚的眼底,狠狠地刺痛了她的眼睛,衣袖下的粉拳緊緊地收攏著,涂抹了胭脂的指甲深深地陷進掌心里,她卻渾然未知。——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自從她入太子府以來,太子夜夜恩寵于她,根本就沒有余空閑的時間去碰其他的女人,難道是……?這個太子妃雖然面上有個觸目驚心的疤痕,但在巧手下,不但不丑陋難看,反而有一種惑人的魅力,眼前這個女人就是自的最大阻礙,她的眼中流露出強烈的妒忌之火,“我決不能讓你搶走太子,他只能是屬于我一個人的!”
  回到冷宛后,我一陣心煩意亂,柳月媚的每一句說話猶如烙印般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頭,任我怎么也揮之不去,直至總管王安的到來,才打破了我那漫天神游的思緒,勉強拉回自的意識。
  皇宮康樂宮
  我一襲白衣跪在康樂宮前,這一跪已快一個時辰,雙膝從疼痛到麻木,到現在已經毫無知覺了,額上布滿了密密麻麻汗水,面色開始有點發青,但倔強的我依然緊咬著牙昂首挺胸,我決不能讓皇后找到借題發揮的機會。
  “太子妃,你可知罪?”高高端坐在鳳坐的皇后,放下手中的白玉盞,終于不疾不徐的開口,語氣溫聲細氣,卻讓人生出一種透徹心扉的寒意。
  “請母后饒恕兒臣不知之罪!”我不卑不亢,繼續低下頭裝可憐樣,早在王安告訴我皇后有急事召我入宮之時,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晉見時一眼就瞧見皇后身的柳月媚,正一臉意氣風發,幸災樂禍的看戲模樣,我就猜到這次皇后突然召見必定和她有莫大的牽連。
  “你先老實地回答哀家,你脖子上的紅印從何而來?”皇后鳳眸緊瞇,毫不掩飾的射向地上那襲雪白的身影,她最不喜歡的就是白色了,這身裝扮更加加深了她的憤怒,眼神更了幾凌厲了,“昨晚是媚兒賜封側妃的大喜之日,是你為了爭風吃醋迷惑云兒去了你那兒?還是你與其他男人有染?”皇后句句凌厲,一出口就給我安插了兩大罪狀。皇后并不是無知婦孺,又怎會輕易相信柳月媚的一面之詞,但是,她倒要趁機看清楚,自的皇兒是不是如她意料的那樣,對柳月媚一見鐘情,對眼前這個女人毫無情意可言。
  我的心中猛然一驚,怪不得她能當上皇后,無論自怎樣回答,會是有罪之人,只是前者罪名稍輕,后者就屬罪大滔天了。“回母后,太子昨晚確實來過臣妾那兒!”
  “你可知帝王家的女人,最忌諱就是爭風吃醋,你這樣霸占著云兒,不識大體,如何配得上云兒,如何做云兒的太子妃?”皇后杏眼回瞪,理正詞嚴,字字不容人反駁。
  “母后!”正當我躊躇不定應該怎樣回答之時,殿外驟然響起了一陣低沉渾厚的男人聲音,來人正好是剛從御書房聞訊趕來的南宮傲云,當慕容雪一踏入康樂宮的時候,暗中已有隱衛向他稟報了,他早已預料母后一定會故意刁難,為避免自所做的一切功虧一簣,他才匆匆忙忙趕來。
  “兒臣昨晚大婚,高興之余難免喝了幾杯,才會寵幸完媚兒之后又到了她的房中。”南宮傲云一跨進殿中,眼尾連瞧也不瞧跪在地上的慕容雪一眼,直接走向柳月媚身,一手環住她的腰肢,一副郎情妾意的恩愛模樣。zVXC。
  “母后,兒臣今早不是向你稟報了,有人想加害于媚兒,為了媚兒的安全,兒臣已經把所有的侍妾全驅趕出太子府,媚兒才是兒臣最在乎的,最愛之人,其他人再怎樣爭風吃醋也是白費心機的。”
  他那輕如鵝毛的的語氣,猶如春風輕拂,但落入我的耳中,宛如那北風呼嘯,讓人置身于冰天雪地般寒風刺骨;又如那狂風暴雨般大雨滂沱,只覺得得心整個被硬生生地扯開了一大道傷口,血流不止!我的心中劃過一抹自嘲的冷笑,早已千瘡百孔的心,再砍幾刀也無所謂了!我緊緊握緊拳頭,讓指甲深深地刺進掌心里來提醒自要認清現實,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道堅強的聲音——不能哭,亦不準哭,你的眼淚,根本就不會有人在乎!眼淚,只會讓人更加瞧不起你!眼淚,只會更加顯得你卑微。
  皇后深深地凝視著自的兒子,這個雖然是自親生,自卻一點也看不透的兒子,想從他的臉上搜尋出些許的破綻。她之所以最終放棄,是因為他那悠然自得氣定神閑的模樣,根本看不出半偽裝。她唯有對他們擺擺手,“你們的家務事,哀家也管不了那么,俗語有云,‘清官難審家務事’,你們就好自為之吧!”看出已母。
  她又轉頭看向一旁的柳月媚道:“媚兒,做帝王家的女人要做到大方得體,不拘小節,你要知進退,懂得寸,應該做的一定要做,不應該做的切莫為之!”皇后意有指的訓示。
  “兒臣(臣妾)謹遵母后教誨!”南宮傲云(柳月媚)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這里沒有你們的事了!你們兩人下去吧!”
  皇后再次看了看仍然跪在地上的慕容雪一眼,越看越覺得討厭,不耐煩地說:“太子妃,你也下去吧!希望你吸取這次的教訓,以后要善盡太子妃的本,不要和其他妃子惹事生非,再有下次,定必重罰!”皇后諾下話來。
  “兒臣定必謹記母后的教誨,不敢忘記!”我唯有忍住心中的酸楚,有點漫不經心地回答。
  “你也下去吧!”
  我帶著傷痕累累的心走出了康樂宮。已經在返回太子府的馬車里的三個人,各有所思。
  南宮傲云不愿正面看慕容雪一眼,但眼神卻有意無意地逗留在雪兒的身上,他當然知道剛才在母后面前的一席話就像一把利劍,深深地刺傷了雪兒的心,但是為了不讓母后發覺自的心思,不讓雪兒置身于險地,他不得不出此下策,“哎——!”一聲無何奈何的嘆聲劃過心底,他發覺自越來越在乎慕容雪,越來越在意雪兒的一舉一動,甚至不惜欺騙自的母后。但是要如何向雪兒解釋這一切,雪兒會愿意相信他的說話嗎?心里一陣惆悵,他攬在柳月媚腰肢上的手下意識地用力,直至懷中女人驚呼一聲,他才回過神來。但他并不知道,今天他所做的一切,卻奠定了慕容雪再次逃離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