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93 驚聞消息囂張側妃


  晨曦初現,一夜的不停需索,并沒有給南宮傲云帶來多大的疲倦,反而讓他整個人更加顯得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的。俊眸微瞇,看著懷中的人兒熟睡時毫無防備,那張越發絕美的臉龐因剛剛的激情纏綿,散發出誘人的氣息,雪白如嬰兒般的肌膚,帶著點點淚光,嬌艷欲滴的唇瓣,還有全身淡淡的酒香……
  南宮傲云一陣心神蕩漾,想起菲兒因他而嬌羞火熱,因他而熱情迎合,簡直讓他如癡如醉,欲罷不能,如此嬌小瘦弱的身子竟然要承受住他的強悍,對菲兒來說簡直就是一種高難度挑戰。看菲兒的眼神慢慢軟化,流露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寵溺之色,昨晚菲兒一定被自己累壞了。低頭在嫣紅的唇瓣上輕輕地印下一吻,算是安撫了自己的難忍,這才翻身下了床榻,和衣后離開了房間。
  次日清晨紅在剛太。
  床榻上,我已經坐了起身,宿醉的滋味讓我仍然感覺到頭痛欲裂,重新躺回床上,眸光無意間瞥見榻下散落了一地的衣物,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全身chi-luo。身上那讓人無法忽視的紅痕,都在無聲無色的透露著昨晚的一切,我不由得伸手撫上眉心,甩掉混亂的思緒,努力拼湊出昨晚所發生的一切片斷。漸漸地腦海里出現一連串零星的片斷,一襲大紅禮袍,帶著迷惑人心的身影,他如天神般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耳畔還隱隱約約回響著他的低喃質問——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是誰?……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大吃一驚,我怎么會和他那樣?昨晚本應該是和他的新婚妃子洞房花燭夜,還是自己喝醉酒而做了一場春夢而已?不敢肯定的再次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紅痕,那清清楚楚確實存在的吻痕,切切實實地告訴自己這并不是一場春夢!昨晚他的確來過這里,不想去追究他為什么拋下新婚嬌妻而來自己這里,自己只能認定和他只是酒后亂性,并無其他感情存在的因素。
  想開口呼喚翠紅,這才發覺嗓子沙啞干澀,喉嚨猶如火燒一般難受,只好自己下榻倒杯水喝,怎料雙腿剛剛著地,腳下一軟,又跌回榻上,不由得咒罵起來,這可惡的男人昨晚難道獸性大發,要不然自己怎會全身如此酸軟無力。
  “小姐,小姐……”,剛巧翠紅一臉焦急的跪進來,臉上還帶著幾分憤恨神色。我連忙拉過薄被蓋在自己身上,還不忘示意她繼續未完的說話。
  “今天清晨,太子勃然大怒,命家丁把所有的妾室統統都趕出太子府,現在那些妾室正在前院哭哭啼,要生要死的!”
  什么?”我驚恐的呼叫出聲,聲音沙啞難聞。翠紅連忙倒了一杯清水,遞給我,又繼續道:“昨晚太子——昨晚太子——大婚”,話說到這里,翠紅偷偷地瞄了瞄我,看見我一臉無波才敢繼續說下去。“聽聞昨日所有的妾室都為新封的側妃送了賀禮,但是今天側妃身邊的人發現禮物中有一盒胭脂水粉里,混合了過量的麝香,后來稟告了太子,太子懷疑有人想害側妃不能生育,查問過后,所有妾室都無人肯承認,所以太子一怒之下,要將全部的妾室逐出太子府。
  翠紅的一翻驚人說話,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淋下,把我心中剛升起的一絲暖意徹底粉碎,我動了動嘴角想說什么,結果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一陣苦澀劃過心頭,原來他居然可以為那個柳月媚做到這樣的地步,自己不想和她為伍,也做不出獻禮這種虛假的手段,所以沒有向她獻禮,假如自己昨天也一樣獻禮,大概就和那些可憐的女人一樣,被他趕出府外,亦或者將自己再次打入冷宮。誰說南寧國的太子風流多情實則是無情,只要是人都會動真情,現在終于出現了他命中注定讓他心動的女人,那是不是代表著他愿意放自己離開呢?我的心已經被他折磨得麻木不仁,冷漠的心再次冰封起自己,不會因他的事再次被傷得體無完膚。jrte。
  “翠紅,快幫我梳洗。”凌亂的思緒幸存一絲理智,我一定要跟他講清楚,讓他放自己離開。離開了冷宛,穿過迂回曲折的走廊,又經過一段長長的路,真可謂是九曲十三彎過后,我終于來到南宮傲云的主殿,剛跨進主院,正好碰見最不想見的人。“咦!這不是太子妃姐姐嗎?”一陣刺鼻的香氣傳過來,伴隨著一聲酥麻入骨的女音,我不用回頭也猜到是那個剛剛新婚燕爾的柳月媚,那個花癡的女人,想躲既然躲不掉,唯有坦然面對。
  “柳側妃剛剛大婚,就能這么早起床?”話剛脫口而出,我就后悔得狠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平常人都聽得出話里那么明顯的酸味,看來都是飲酒惹的禍,但話已出口,豈有收回之理,唯有靜觀其變。
  “哎呀!妹妹差點兒忘了,太子妃姐姐應該還沒領會過太子的雄姿,不過——太子對妾身一向寵愛有加,昨晚更是溫柔體貼,憐香惜玉。”說完,她還故意挺起胸來,手中的玉扇刻意地在身前來回扇著,露出了頗低的領口處那些深淺不一的嫣紅。
  我悠然看見她身前那清晰的紅印,那些紅印明明就是新印下的,加上這個花癡的女人在這里大放厥詞,氣焰囂張,絕對不是一個新婚之夜獨守空閨的女人所表現出來的,除非她是一個非常好的演員,演技已經到達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就是一個攻于心計,危險萬分的人。看她那花癡的模樣,應該是屬于前者罷了。想到這里,我突然打了一個冷顫,難道——難道南宮傲云昨晚先后碰了自己和她兩個。我的胃猶如滔天巨浪般翻滾,只覺得喉嚨仿佛咽下了一百碗苦水般,無法忽視的惡心感如翻江倒海般襲擊而來,讓自己差點作嘔。強下壓下想吐的沖動,下意識地伸手拉緊頸項邊的衣領,不想讓自己身上那些羞恥的紅印落入她的眼中。
  “如果柳側妃沒有其他特別的事情,我還要去找太子有事,恕不奉陪到底了。”我有點惱火地轉身,不想繼續再與她糾纏下去。
  “太子妃姐姐不用去了,此刻太子不在殿中,太子一大早把所有的妾室趕出府,然后進宮見母后去了。”花癡女輕擺玉扇,再次踱到我的身邊,“妾身正準備入宮向母后請安,如果姐姐有急事,不如就讓妹妹代為轉告吧!”她一臉的高昂,那樣子好像她才是太子府的正妃。
  “不用妹妹操心了,等太子回來時,姐姐我再親自和他講。”心,已經支離破碎,我轉身昂首闊步而去,不想讓她窺見我的失落,一陣微風迎面拂過,發絲飛揚,暴露了耳畔下一記醒目的紅印。
  ps:各位親親,真不好意思,因為昨天是小菲的小叔結婚,小菲去接新娘子的時候暈車,嘔吐不止,回家就馬上沾床睡覺,所以昨天沒有更新,望原諒,今早起床還有點頭痛,勉強奉上一更,下一更可能要晚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