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第九章傳授技巧改名夢苑

“怎么樣了呢?各位姐姐,我沒有騙你們吧!”我沾沾自喜地說。其實我也沒做些什么,只是讓玫瑰以真實的面貌示人,再為她化些淡妝,把她本身的氣質表露出來,雖然是我為她精心裝扮,也要她本身是塊可造之材才行呢!
  “蕭少爺,我也要,我也要變得好像姐姐一樣那么漂亮,那么靈氣動人。”一個身穿大紅輕紗的女子搶著道。“我也要。”“我也要。……”
  大堂上驀然像熱鍋里的水驟然沸騰起來,眾人一個個爭先恐后地搶著說話,生怕說慢了半拍,慕容雪就不會答應似的,簡直和之前對慕容雪的態度相差十萬八千里,難怪說女人變臉的速度比吃飯還快,真可謂是天淵之別。
  看著一大群女人拼命地往自己的身旁擠過來,我真希望自己暈倒算了,四周的空氣一下子充斥著濃濃的胭脂水粉味,嗆得我呼吸不暢,連打幾個噴嚏,幾乎缺氧,差點兒窒息。何況那些女人沒有半點羞恥之心,一個個都如狼似虎的,往自己的身上蹭個不停,想起來都覺得惡心死了。真是拜托啊!我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女人,沒有什么特殊的嗜好,讓她們這樣胡搞一場,幾乎讓自己雞皮疙瘩都要掉到地上。
  “你們,你們不要再逼過來了,再逼過來,我恐怕連明天的太陽也看不見了。你們大慈大悲,菩薩心腸放過我吧!我可不想做第一個呼吸不到清新的空氣,而被嗆死的人。各位大美女,我人格保證,會幫你們全部都變一變,好不好啊!”慕容雪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艱難地吐出這句話來。
  “你,你,還有你,全部都不要再逼過來了,你們看看都把蕭少爺擠得面色都變青了,你們還不趕快散開一些,讓空氣不那么混濁。你們都聽見啦,蕭少爺都親口答允,會把你們打扮得和我一樣漂亮,你們還有什么好擔心呢?”玫瑰拿著手絹,輕聲細語的說道。
  一旁的**也有點看不下去,她不是擔心慕容雪的生死,而是記掛著的是,眼前這位少爺是一個活生生的財神爺,如果稍有些許差錯,那就得不償失了,自己的如意算盤又怎樣拔下去呢?
  于是**也在一旁喝止。“好啦!好啦!既然蕭少爺都點頭同意幫你們改裝了,你們是不是應該靜下來,聽聽蕭少爺的安排呢?”
  聽了**和玫瑰的話,姑娘們馬上很有默契似的退離慕容雪的身邊,一時之間,新鮮的空氣讓慕容雪的呼吸開始順暢起來,感覺比剛才在脂粉堆里要好得多了。
  玫瑰上前,有點擔憂的問:“蕭少爺,你有沒有感到哪里不舒服呢?”慕容雪無奈的笑著說:“沒事,沒事,只不過是人氣太密,一時呼吸不暢順而已,現在已無大礙了。”
  “有請各位姑娘輕移玉步,先回房間把那些胭脂水粉都拿出來,如果動作慢的話,可就不要說我,不給你們機會了哦!還有就是……”還沒等我把接下去的話說完,只見眼前人影一閃,原本擁擠喧嘩的大堂,剎時變得寧靜而空無一人,姑娘們都各自回房去里,想必是去把那些胭脂水粉快些搬出來吧!每個人都唯恐落后,便宜了別人。
  “哎!”,我偷偷地松了一口氣,終于都走開了。
  “媽媽,我今天過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幫姑娘改頭換面一番,其實她們都長得不錯,只是平時不會打扮自己而已。其次就是,怡香閣這個名字太過于俗氣,有失大方之意。我覺得應該要換一個,我認為叫“夢苑”比較貼切,媽媽你認為這個名字如何呢?”我帶著征詢的語氣試探。
  “蕭少爺這么好文采,繪畫新穎又有創意,媽媽我乃是粗人一個,不會懂這些優雅之事,一切任憑蕭少爺作主。”**笑呵呵的說道,幸好自己有先見之明,攀上這樣一個財神爺,可謂生財有道。有這位蕭少爺在,自己一定可以衣食無憂,荷包賺得滿滿的。**的面前仿佛擺滿了一箱箱金銀珠寶,閃閃發光。
  “嗯,既然媽媽沒問題,那就再麻煩媽媽一下,明天工匠過來時,請他們也把門匾弄好吧。”**點了點頭,“蕭少爺請放心,這點小事就交給媽媽我去辦吧!”
  一切商量就緒,那些姑娘剛好把慕容雪要的東西帶來了,我也沒有再說什么,開始細心地為她們上化妝課,教給她們一些化妝技巧和竅門,傳授她們如何去上好妝容,怎樣根據各自的性格氣質,把自己打扮得更加嫵媚動人。
  一整個下午,慕容雪抓住重要的環節,以獨特新穎的方式講授化妝技巧,姑娘們全都目不轉睛地聽著我的講解。待我把課全部講解完,看看天色已接過寅時末了。
  “好啦!天色不早,今天的課就先講到這里,只要大家牢記我今天所講的竅門,好好運用,我敢擔保,以后我們這里一定會客似云來,還有更重要一點,那就是我們要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面對那些男人,要學會一技之長,才能抓牢男人的心,不能一味奉迎,有時要有適當的反抗,男人才會覺得非常刺激,對你們興致才會不減,否則時間一長,也會讓人失去興趣,變得索然無味。”
  慕容雪回過頭來,對**道:“媽媽,我還有事在身,先回去了,剩下的瑣碎事,就有勞媽媽你多多操心了。”
  “蕭少爺,你就放心回去吧!這里的一切有我照應。”我微微頷首,帶著滿身的疲憊,步出了怡香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