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86 劫后重逢兩人斗嘴

晚霞越來越濃,一大片又一大片的火燒云,把湛藍的天空編織成一幅五彩斑斕的錦緞,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真是一幅瑰麗無比的奇景啊!不知是誰不小心泄露了風聲,南宮傲飛收到南宮傲云受傷的消息。南宮傲飛聞訊后便匆匆忙忙的趕過來。
  當他抵達太子府時,青云正在大廳中用膳,看見他跨步進來,青云連忙上前迎接,“青云見過三皇子!”
  “青云不必禮!皇兄在哪里?皇兄為什么會受傷?究竟中途發生了什么事?……”南宮傲飛焦急的連珠炮發的追問。
  “太子,若不是三皇子得知消息匆忙趕來探望你,大夫又怎會能夠及時為你輸血,說到底,三皇子可是功不可沒呢!”青云忍不住插嘴為南宮傲飛辯解。
  “不用了,雪兒!”他的手無力至極,但仍然努力地緊握著那雙不安的小手,柔軟的觸感,讓他感覺到是那么真實的,雪兒沒有離開他,就在他的身。就在墜崖的那刻,他真的以為雪兒會離開他,所以他不顧一切地沖上前,毫不猶豫地跟著跳下去,竭盡全力將雪兒護在懷中。他十感謝上天,讓他代替雪兒,讓雪兒得以平安無事。
  “我就在這里,哪兒也不去!”我微微翹起唇角,凝望著他,眸中帶著擔憂,淚花閃爍。
  南宮傲云挑了挑眉,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青云一眼,“那個就很難說,我的行情向來好得很,外面還有很人排著隊等我點頭呢?你要是走了,我馬上找其他人!”有了數次與慕容雪對峙的經驗,現在的他對于慕容雪的脾性,簡直是了如指掌,慕容雪現在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太子妃,太子暫時還承受不了你的力道,請你輕一點。”為了太子少受些苦楚,一旁的青云不得不打斷兩人的劫后重逢的溫馨畫面。一個好好的重逢氣氛,就被青云這樣硬生生的從中破壞掉了,慕容雪拿眼尾狠狠地瞪視了他一眼,青云只好尷尬的把頭別開。
  “雪兒!”他略帶沙啞的聲音低聲輕喚了一聲。慕容雪欣喜若狂的奔上前擁住南宮傲云的脖子,激動得整個人快要撲了上去。
  聽到他的呼喚,剛剛還瞪著青云,滿臉怒容的慕容雪在頃刻間煙消云散,忙轉過頭來憂心地看著他,“怎么樣了?是不是背后還很痛?有沒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來看看?”我焦急的想察看他的傷口,他受了那么重的傷,讓我的心糾結在一起,比他更難受,自讓他受了這么嚴重的傷,真是該死,我在心中暗暗地自責著。
  南宮傲云沒料到雪兒會這樣問,剛想要反駁時,門外突然走進一個人來,把他想出口的話堵了回去。
  “皇兄不必介懷,兄長有難小弟理應相助,何況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南宮傲飛說得不以為然。
  青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當時太子恐怕沒有想那么,一心一意只想著如何搭救太子妃,哪還會管這么,按他們的陳述,當時在那種情況下,根本就不允許人有思考的時間!”
  我一聽他說話又變得不正經,明知道他在安慰自,但還是忍不住反駁,我一把抹去眼角的淚水,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沒好氣的道:“還說我,你看你現在可是比我丑得了,以后就算不要,也是我不要你,而不是你不要我!”我昂首挺胸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洋洋得意的宣示著自的主權。
  “雪兒!”南宮傲云慘白的唇中輕輕地吐出了一句低嗔的聲音,他偷偷地笑了一下,經過這一次,他更加堅定了慕容雪對他的重要性,這個小女人性命比他自的命還要重要得,不管雪兒怎么想,他從今以后絕不可能再這么輕易地放雪兒離開。
  “那就讓青云讓管家帶三皇子到客房吧!”zVXC。
  “皇兄!你也太大意了,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也不讓皇弟知道。”南宮傲飛埋怨地說。
  因為趴著的關系,他不能把雪兒擁入懷中,只能用自的大手握緊那雙小手,將自的力量和心意傳遞給過去。雖然頭仍有些暈,他仍努力支撐著,不讓自暈了過去,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惑人的弧度,不忘調侃慕容雪,“你看你,哭花了,快要變成丑八怪就不美了,小心我以后不要你哦!”
  “那……,那如果我沒擁有這一切,你還會跟著我嗎?”他的這句話問得異常詭異,原本嬉皮笑臉的模樣被冷漠嚴肅所取代。空氣中籠罩著壓抑的氣息,這句話壓在我的胸口,他為什么會有此一問呢?我覺得他意有所指,我微微思索了一下,突然眼珠一轉,不答反問,“那你是想讓我離開你呢?還是想讓我跟你走呢?”我將問題又丟回給他。我想讓他親口對自說出心底的話,自不想再猜測他的心思。
  “不用麻煩了,我就在大廳里歇息一晚!”南宮傲飛十堅持。見他如此堅持,青云也不便言,就讓他留在大廳里。
  “皇兄!你終于醒了!”原來是昨晚留宿的南宮傲飛。“哦!原來是三弟!什么風把你吹來我這里?”南宮傲云戲謔的揶揄著他。
  這些話,讓一旁的青云暗暗佩服,他實在是勇氣可嘉,膽敢挑戰太子妃的極限。他開始為太子擔憂,以后太子妃不知如何修整太子呢?不知到時太子會否避過這劫難呢,想到這里,他不由得一額冷汗。
  青云看了看床上的南宮傲云,鄭重其事的對他說:“聽陪同太子前去賀壽的侍衛說,太子在回國的中途,由于某事讓太子妃誤會了太子,而太子妃有機會有意逃離之時,太子妃便被來歷不明的黑衣人擄走,然后誤墜山崖,太子為了挽救太子妃,以置生死于道外,將太子妃緊緊地護衛在懷中,不讓太子妃有絲毫受傷,因此太子的全身被石子劃破了!”
  傲飛看了看兄長一眼,微微頷首。“皇兄,小弟也在府上叨嘮了整晚,小弟先行離去!”
  “青云,替本太子送送三弟!”
  青云眼看實在隱瞞不下去,唯有無可奈何地長嘆了一口氣,眼神掃了一下太子寢室的方向,示意他向里面去。
  南宮傲飛聞言甚為十震撼,想不到一向以來,以風流自居的皇兄,竟然也會有為了一個女人做到如斯地步的一天,真的讓他不得不對慕容雪另眼相看。
  “那為兄就先記下三弟這份恩情了!為兄的傷勢希望三弟能夠代為保守秘密,我不想讓有心人士趁此興風作浪,動搖朝綱!”南宮傲云提醒他。
  “是這樣嗎?”剛才還十憂傷的慕容雪,一下子蕩然無存,我微瞇著雙眸盯著他,他那副不以為然,吊兒郎當的表情,令我嗤之以鼻,“南宮傲云,你行情很好嗎?依我看來人家看上的只是你這副臭皮囊,除了這光鮮的外表和這太子的封號及所擁有的權勢外,還會有哪個真心喜歡上你的呢?”慕容雪的一席話,讓南宮云的眸子深邃下來,他的雙眸緊緊的盯住慕容雪那雙水靈靈的美眸,許久后不動聲色,看得慕容雪在點招架不住,剛想移開視線時,他卻猛然開口。
  經過一個時辰的忙進忙出后,南宮傲云的情況才稍微穩定下來了一些。“三皇子,天色已晚,不如今晚就在府上暫宿一宵!”青云有點疲憊的提議道。
  當我跑到床榻前,南宮傲云仍然昏睡在榻上。我一直在南宮傲云的榻前靜靜地守候著,我緊緊地凝望著他的臉,不時留意他的表情變化。終于在南宮傲云的睫毛動了幾下時,我的心臟緊張得快要崩出來。我馬上握住他那寬厚無比的大手,搖了搖他的手,溫柔的低喃,“云,云,你快些醒醒吧!”我小心翼翼的問,害怕剛才看見的只是幻覺而已。
  “哦!這樣看來皇兄還欠了三弟一個天大的恩情呢!”南宮傲云隨即恍然大悟。
  時間悄悄地流逝,等慕容雪醒來時,天色已黑。自驀然想起隔壁的南宮傲云,于是匆匆忙忙地套上衣衫,下了床榻,就這樣跑出房門,三步并作兩步的向著隔壁的房間奔去。
  南宮傲飛甩開大步飛奔而去,當他剛走到門口時,一股濃重的藥味撲面而來,他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回頭凝望了青云一眼,頗為擔憂的詢問,“皇兄他到底怎樣了呢?……”
  南宮傲云仿佛聽見了慕容雪的呼喚,原本混沌不清的世界,倏然緩緩地變得清晰起來,背后的疼痛讓他不自覺地緊蹙眉心,他慢慢地睜開眼睛,便看見那慕容雪張焦急萬的小臉,慕容雪的眼瞼深深地陷了進去,整個人看起來十憔悴。
  南宮傲云一笑置之,“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勞師動眾呢?若弄到人心惶惶,那就是我的罪孽了!”他一副云淡風輕的口吻,仿佛講的事情與他毫無瓜葛似的。
  “你是說,皇兄誤墜山崖,皇兄不是會武功,又怎么會……”南宮傲飛有點難以置信的反問。
  “這樣也好!我也不放心大哥的情況,趁此良機我順便留下來方便大家互相照應!有什么事你就馬上來通知我吧!”
  “皇兄、皇嫂,三弟暫且告別!”慕容雪點點頭,小手仍然被南宮傲云握在手里,動彈不得,讓我困窘不已。
  “三皇子,請!”在青云的相送下,南宮傲飛離開了太子府。
  PS:不好意思,因昨晚工作太累,未能奉上二更,這章是補上的章節,三千字大奉送!然小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