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84 歷劫歸來認清心意

南宮傲云,南宮傲云呢?”突然間我整個人清醒過來,自依稀記得,南宮傲云和自一起墜下山崖,現在自卻看不見他,那他去了哪里了呢?一肌不安驟然升起!
  “快告訴我,南宮傲云呢?他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追問。
  “太子妃,請你先躺回去!”青云驚恐的發現,因為動作過猛,太子妃背后的傷口已經有點出血,包扎的繃帶也滲出了血水,那鮮紅的血讓他看得驚心動魄,顧不上禮教的逾越,上前按住她慕容雪的身子,讓其趴回床榻上。
  是我不好,是我的錯,如果自不偷偷離開,黑夜人就不會有機可乘,是因為我的任性,才會害了南宮傲云,如果不是自的話,南宮傲云就不會受到這種傷害。現在我終于認清了自的心,就讓自沉淪吧!不管他是不是想要再納其他女人,只要他能醒過來,我不會再離開他身,“大夫,求求你一定要治好他!我求求你了!”慕容雪突然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在地上嗑頭。
  看見太子的時候,不知道能否支撐得住,恐怕那時候就真的會暈倒,這讓他左右為難。“太子他在隔壁的房間里,不過請太子妃要有些心理準備!”這只得人。
  剛走出門外,就聽見隔壁的房間里傳出的聲音,“刀子!”
  “現在就只有等時間過,只要熬過了明天就有希望了!”大夫臨走前松了口氣,看了看跪在床榻仍然呆滯不語的慕容雪,轉身對青云交待,青云隨即命門外的侍衛隨他前去抓藥。zVXC。
  我伸出顫抖的小手,輕輕地撫摸著南宮傲云蒼白得毫無血色的臉龐,這時的他仍然昏迷不醒,額頭有些微發燙,手腳冰冷至極,這是那個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太子嗎?這是我的南宮傲云嗎?他是為了救自才
  慕容雪的已經疲倦不堪,有點搖搖欲墜的模樣,青云看見了,連忙上前勸說:“太子妃,你先去休息吧!這里有我,我一定會守在太子的身,直到明天!”青云許諾道。
  當慕容雪踏入那間房間時,剛好看見一旁的人把一把刀子遞給大夫。慕容雪的睜大了雙眸,看見趴在床榻上一動也不動的南宮傲云,他的整個背部的肉爛掉了,在地上的那盆水里還有一大堆的石子,天啊!那場面是么讓人心驚膽顫,觸目驚心的啊!慕容雪差點就暈了過去,整個人慌亂地推開身的丫鬟,不知從哪里來的力氣,三步并作兩步的,一下子撲到南宮傲云的床榻。
  聽了青云的話,慕容雪更加張惶失措,步伐變得有點踉蹌,如果不是有丫鬟在一旁攙扶著,有幾次我差點兒跌倒在地上。
  “不行!不行!你現在立即告訴我南宮傲云的情況,他在哪里?我要見他,我要馬上看見他!”不行,我現在就要看見他,我的心神不寧,好像發生什么事,讓我有點忐忑不安。我慌慌張張的爬起來,顧不上背后和全身上下那錐心之痛,吃力地扶著墻壁一點一點的朝門口挪動。
  因為我的出現,讓大夫無法繼續為南宮傲云治傷,站在一旁無奈的拿著刀子。
  讓一旁的青云和青兒也為之動容,青兒也不由得偷偷地拭去了眼角的淚珠。大夫看了看慕容雪,只是搖了搖頭,所謂醫者父母心,他也想把人醫好,那算是功德一場,可總是有人在旁吵著,他也要保住自的性命,現在只希望沒有人再來煩他。好不容易處理好所有的步驟,大夫拿起手帕抹去滿頭大汗,慢慢地起身,南宮傲云的那慘不忍睹的后背終于包扎好了,整個人有點像包粽子那樣,幾乎密不透風。
  會變成這個模樣的,我頓時半句話也說不上來,只能雙手緊緊地握住他那雙冰冷的大手,緊緊的凝視著他的臉。
  慕容雪讓青兒把自
  扶到旁,青云示意大夫繼續,慕容雪在一旁輕輕地抽噎著,淚流滿面的看著南宮傲云,撕心裂肺的疼痛向自席卷而來。
  這時青兒剛好聽聞小姐受傷,匆匆趕來,青云示意,讓青兒將慕容雪扶住,“小姐,先讓大夫為太子療傷,再這樣拖下去的話大夫很難為太子治傷。”青兒在旁勸說著。
  青云無奈地嘆了口氣,便命一旁的丫鬟過來,扶住慕容雪,讓其不至于跌倒。不過他有點擔憂,當太子妃
  看來,太子妃的心里是在乎太子的,青云為此替太子高興,太子的付出果然沒有白費。以現在的身體不適宜過勞累,不過看情形,今天若是不讓太子妃看見太子的話,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有什么閃失,太子追究起來,自也難以承擔,不過現在也顧不上那么。
  慕容雪卻一動也不動,雙手緊緊地抓住床單不放松,我的雙眸一直緊緊的盯著床榻上的南宮傲云,對青云的說話充耳不聞,我艱難地掙扎著爬上床榻,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臉,小手摩挲著他的肌膚,鉆心的疼痛襲擊著我的四肢百骸,痛得讓我差點兒窒息。“南宮傲云!南宮傲云!”慕容雪趴在床榻,我的神情也比南宮傲云好不了少,那張小臉慘白一片,這夜深露重,青云也驟然感到一陣寒氣,自真是大意了,萬一太子妃再受風寒,那就更加雪上加霜,若讓太子知道,自就是辦事不力了,更何況若太子妃有任何差池,自萬死也不能贖罪!“去拿兩件衣服過來給太子妃披上!”他馬上吩咐一旁的丫鬟。
  “是!”那丫鬟轉身進去,不一會兒拿來兩件披風,將兩件披風蓋在慕容雪的身上。現在子時剛過,這磨人的時間也夠長了,現在就只有聽天由命,希望上天保佑太子快些醒來那就好了!青云示意青兒勸勸慕容雪,青兒看了看慕容雪,微微頷首,“小姐,你先去休息,這里由我和青云看著就好了,現在你的身體非常虛弱,不能再熬夜了!”青兒苦口婆心的勸道。
  “沒事!不緊要!”慕容雪虛弱的吐出這句話,費力的在床榻上坐好,俯身凝望著南宮傲云,看著他全身包扎著繃帶,一想到他是代替自受傷,我的眼淚又抑制不止的從眼角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