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81 危險逼近被人擄走

慕容雪一逃命,一不時地回身向后四處張望,深怕南宮傲云會發現了自逃離的事而馬上追趕而來。我匆匆忙忙地趕了一段路,發現南宮傲云并沒有一點追來的蹤影,看來自真的已經成功逃離了他的魔掌。我按捺下心中躍起的那份欣喜若狂,也忽略了心底那股約隱約現,莫名的失落情緒,不由得加快腳步,快速地沒入樹林深處。
  這片樹木的周圍長了數不勝數的參天大樹,大樹的樹干上的黑皮皴裂,高高地垂掛著青青的苔絲,一直垂落到地面。蔚藍色的天空被擎天巨樹上,那盤根錯節的枝條切割成一匹匹藍色的絲綢,斑斑駁駁的光點透過茂密的枝葉縫隙間稀稀疏疏地散射下來,只見一陣微風輕輕拂過樹枝,樹葉在微風的吹拂下搖曳擺動著而變得有點忽明忽暗。
  我的心中暗討:看來一定要趕在日薄西山前離開這片樹林,找到一個安全的棲身之所。雖然現在還是光芒耀眼的白天,但一旦時間消逝,紅日西沉,夜幕降臨之際,不用細想也可知一個人在這片偌大的樹林就會變得異常詭異寂靜,危險萬,不用說樹林里肯定會有不少的猛獸出沒覓食,想到這里,慕容雪不由得心中一寒,思緒開始緩緩變得有點紊亂起來,腳下的步伐竟然也開始有點凌亂,速度輕緩了下來。這才發現四周的山石樹木大致是千篇一律相類似的,根本沒有可以辨認方向的事物或標記,我走著走著不知不覺間已經迷失了方向,迷失在這片樹木里。我一手扶著身旁粗大的樹干,支撐著我那已經十疲倦不堪的身體,另一只手放在頭頂上暫時遮擋著那刺眼的陽光,呼吸開始有點氣喘吁吁的,心里想著的全是如何從太陽的方向或樹木的方向來辨別方向的問題,儼然不知極大的危險正一步一步地向著自逼近而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衣袖下的雙拳撬得緊緊的,拳頭握得格格作響,可見力度之大,骨節略微發白。他的額上青筋凸起,一雙被怒火灼紅的眸子射出兩道寒光,如利刃般死死的盯著那張紙條。是誰竟敢膽大包天地在他的眼皮底下擄走他的妃子?!真是太歲頭上動土——不知死活!他有成千上萬種讓那個人付出生不如死的代價。點發經也。
  轉瞬間,嗜血的陰冷浮現在絕美的臉上,冰綠深邃的目光燃起了一簇簇可以將人燃燒殆盡的火焰。鐵鉗一般的大掌驀然一擊,“嘭”的一聲,身那顆一丈高的樹干瞬間硬生生的從中間斷裂開來,零星的殘骸伴隨著那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四處飛散。如果讓他把這個女人抓回來,他一定要把雪兒拴在自的身上,一刻也不讓離開半步,他一定會重重地懲罰,讓慕容雪知道逃離他的身將要付出大的代價。
  “太子,我們已經將整片樹林尋找了好幾遍,還是沒有發現太子妃半點蹤影。”侍衛們有點戰戰兢兢的稟報。
  一刻鐘前,慕容雪竟然在他的視線之下消失得無影無蹤,枝葉間只留下了那塊專屬于的絲帕,確確實實地證明了這次的逃離是早有計劃的,陰狠的氣息在南宮傲云的全身漫延,令身旁的侍衛也明顯地感覺到那陣陰冷的氣息。
  南宮傲云眉頭一皺,清晨時,他就已經收到密函,說京城里有事突變,要他小心行事,他已有不好的預兆。而此刻慕容雪卻被人擄走,恐慌帶著一股心慌意亂的情緒,瞬間彌漫了他的四肢百骸,他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忐忑不安,心急如火。如果是雪兒有意躲藏起來,那至少現在還是安全的,但是現在卻……
  “太子,湖畔那我們也已經找過了,也沒有找到太子妃。”
  “來人,你們再去四周給我仔仔細細地再去尋找,任何一個可以躲藏的地方也絕不許放過,在天黑以前,一定要找到太子妃的蹤影,否則,全提頭來見本太子。”一向冷漠而又深不可測的邪眸里,升起了滿腔熊熊怒火。這個可惡至極的女人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在他已經動了心的時候,悄悄地逃離他的身,這個殘忍的女人居然將他的真心當狗肺,狠狠地踩在地上踐踏,而不屑一顧。
  忽然,“嗖”的一聲,一張紙條被一把迎而飛來的匕首牢牢的釘在南宮傲云身旁大樹干之上。南宮傲云快步奔上前去,把紙條展開一看,上面竟然寫著:你的女人,太子妃在我們的手上,想救其性命,今天午時三刻,帶著虎符到東南方向五里之外的峽谷,一個人單獨前來赴約,若發現有其他人,小心那個女人的性命不保。
  雪兒,本太子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你一定要堅持住!顯然易見,擄走雪兒的人應該與京城事變有關,想利用雪兒來威脅自交出兵權,而對自的兵權有興趣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處處與自作對的二皇弟南宮傲揚。這樣一想,南宮傲云的心略微安定,在自還沒有出現之時,至少雪兒還會安全,他對雪兒的感情一向掩飾得這么好,就連慕容雪本人也未知曉,是誰能如此細致入微地察覺到雪兒在他心底的重要位置,他心中隱隱已有幾了然,但如果他猜測得不錯,那個人又為何會與傲揚聯手呢?這真讓他有點百思不解。現在當務之急不是在這里胡思亂想,盡快解救雪兒脫險才是首要問題。zVXC。
  南宮傲云馬上恢復了慣有冷靜,“來人,傳令下去,午時三刻之前,所有人到五里之外東南方向的峽谷匿藏候命!”他急匆匆地對錦衣衛首領囑咐完,腳下輕躍,縱身向峽谷方向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