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76 云的慚悔心中的誓言

“雪兒,雪兒……,”想要說些安慰的說話,卻不知從何說起,欲出口的“對不起,”也因為他尊貴的身份而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唯有輕輕地摟住雪兒那依然顫抖不已的雙肩,溫柔地吻去滿面的淚水,想籍此對自己剛才的瘋狂舉動作慚悔!
  “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此刻的慕容雪就像一只驚恐萬狀,豎起渾身的刺來捍衛自己的刺猬一般,那雙眸子里閃爍著危險的氣息,卻一眨也不眨地狠狠地盯著南宮傲云。此時此刻在慕容雪的眼中,他猶如脫變而成了洪水猛獸一般,傾盡全力想要掙脫他的鉗制。
  南宮傲去動作利落地脫下自己身上的外袍,揚手小心翼翼地把我包裹得嚴嚴實實,隔斷了我那被他撕扯得殘缺不堪、凌亂不已的衫裙之下暴露出來那陣陣的致命吸引力。無雙要是。
  寬大的外袍包裹在慕容雪的身上,更加彰顯了我的嬌小,臉色蒼白如紙,他那修長挺拔的身軀,在暗淡的馬車里,更加顯得俊俏昂揚。
  “雪兒!”南宮傲云有點無力感,又有點無奈,低低地嘆息了一聲,這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懷里的自己極力地掙扎著,反抗著,他的心驀然忐忑不安起來,一股快要失去雪兒的認知彌漫了全身,深入了四肢百骸。
  “放開我,你很臟!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低吼的聲音里夾雜著悲痛之色,雖然微弱但卻也十分清晰地傳入了他那常年練武的耳中。猶如馬車外那喧囂的鬧市一般,在他那厚實的胸膛間炸開了一朵朵名為‘憤怒’火花,眼中漸漸浮現出來的陰鷙頓時無所遁形。
  “你剛才還在和我的面前和別的男人卿卿我我,熱烈擁吻,現在卻反將本太子一軍,竟然罵本太子臟?不知是誰臟呢?是誰令人惡心呢?”南宮傲云無意識地加重手上的力度,極力想控制著欲將再次爆發的怒火,瀕臨著失控的邊緣。
  “你沒有看見嗎?當時我是逼于無奈的,我一個柔弱的女子怎能掙脫一個正值年輕氣盛的男人的鉗制。而你卻是受不了誘惑,毫不避嫌地在我的面前上演親密的戲碼,這些都是你心甘情愿的,沒有人逼你的,你還想抵賴……”我掄起那雙嫩白的小手,粉拳用力地錘打著他那強健的胸膛,那彌漫著水霧繚繚的雙眸,流露出來的是拼盡一切的反抗,是那樣的不顧一切的掙扎著。
  “本太子根本沒有碰過她一下!”情急之下,他脫口而出那急切的底吼,似是對雪兒的解釋。雪兒說是被逼的,他早就應該猜到這一點,以他與雪兒相處了這么長的一段日子,他很了解雪兒的為人品行,雪兒并不是那種水性楊花,見一個愛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但他卻因為一看見雪兒與其他男人親密地在擁在一起,他就不分青紅皂白,被那滔天的妒忌蒙蔽了他的雙眼,被那怒氣沖天遮掩了所有的理智,連那最基本的、最簡單的判斷能力也變得如此此不堪一擊了。
  如同服下了一貼定驚茶一般,我原本茫然無神的雙眸剎那間因他的說話而死灰復燃,猶如寒冬過去,春風輕輕一吹,為大地帶來了無限的生機,到處朝氣朝氣逢勃,眼前一片美好的光景。我驀然忘記了全部的掙扎,緊緊地凝視著他的雙眸,想出的目光中看出他的說話是真是假。但令我不解的是,我確確實實在門外清清楚楚地聽見那個女人因為歡愛而發出萎靡的嬌吟。難道是我自己聽錯了嗎?jrte。
  南宮傲云從我的眼神里看出了那抹明顯的猜疑和不信任的表情。他平生有史以來第一次試著向女人解釋一件事,試著去安慰他人,但這個可惡的小女人竟然一點兒也不相信他,還用那懷疑的目光望著他。他終于親身嘗試到挫敗、氣憤、無何奈何的滋味,猶如那洪水般席卷而來。
  “雪兒,本太子沒有碰她!”——因為本太子心中只有你!一句蘊含情意的說話,不經意地溜出口后,卻不受控制的變成了——“本太子已經有了心上人,其他女人本太子不屑一顧!”
  原本帶著滿心喜悅的慕容雪,在聽到他的解釋后,眼神黯然失色,原來他不碰自己不是因為想到自己,而是因為他早已有了心上人。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身邊美女無數,又有了心愛之人,豈會去碰一個妓女呢?自己竟然傻得以為他是因為在乎她,所以才不去碰那個女人,原來一切都只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他今天雖然沒有碰那個女人,又能說明什么呢?那無雙呢?姜婉儀呢?柳月媚呢?還有他眾多的侍妾?還有他所講的喜愛之人呢?自己到底還在期待什么呢?身心早已傷痕累累,他為了姜婉儀將自己打入冷宮,自己親眼目睹他與柳月媚歡愛,現在又將莫須有的罪名加諸在自己的身上,難道自己還看不透嗎?“我很累了,我想休息一會兒。”慕容雪無力地靠在車壁邊,慢慢地瞌上雙眸,一滴淚悄悄地滑落臉頰邊。
  ——無論他碰過多少個女人,現在對于自己來說,都已經無關重要了。
  看見慕容雪的神情,南宮傲云有點惱恨自己,為什么到口的誓言卻變成傷人的利箭,但自己卻沒有勇氣再說一遍,只是希望冰雪聰明的雪兒能夠體會到自己的愛意。他那修長的手指抬起那張令他眷戀的小臉,薄薄的紅唇柔情萬千的吻上那仍然有點顫抖的唇瓣,長舌輕輕地吸取著其中的甘甜,帶著連他自己與不察覺的寵愛把自己的氣息傳送給慕容雪。
  我沒有再作任何反抗,任由他親吻,又任由他摟在懷里,靠在他的臂彎里,我一直也未曾睜開雙眼,下意識里,我不愿再去面對他,面對他那些看似屬于自己,實際上是屬于無數女人的溫柔,我不想再沉淪在自己的虛擬的夢境里。南宮傲云見慕容雪毫不反抗,以為雪兒明白了他的心意,低頭吻上那白皙的額頭,把頭輕輕地靠在雪兒的雙肩旁,深深地聞著那淡淡的馨香,性感的聲音如誓言般,在心里默默地念道:雪兒,再過些日子,我一定會把一切原原本本地告知你,我一定會讓你心甘情愿的愛上我。
  馬車外天色漸暗,他低聲地對車外吩咐:“立即進宮!”他們還要趕在酉時前,進宮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