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74 當面調情慘遭狼吻

侍婢?!他竟然說我是他的貼身侍婢?!慕容雪的心里不知將他罵上了千萬遍,可還是跟著進去了。他們被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鴇領進二樓一間優雅別致的廂房,房間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不由得讓人陶醉其中。也公這子。
  層層帷幔后,款步走出一抹倩影,所謂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真是嬌哆入骨,就連身為女人的自己也受吸引。“湘兒拜見公子!”一襲鵝黃色衫裙的絕色美人來到南宮傲云身前盈盈一輯,俯身時,大片的春光一覽無遺,抬首時,竟然是一張迷惑世人,妖媚的臉龐,性感中帶著幾分狂野,皮膚雖然沒有南寧國女子的白嫩,卻像綢緞那般光滑,褐色的秀發下是一雙褐色的眸子,真是一個天生尤物。
  “湘兒姑娘不心多禮!”南宮傲云將她扶了起身,她竟趁機投入他的懷抱里,而他也非常享受地馬上摟住她的纖腰,而她的手亦已經伸進了他的衣襟里,旁若無人般開始挑逗著他。
  我不用想也知道接下來他們會做些什么?腦海里又閃過那次自己撞見他與柳月媚在他的房間里歡愛的一幕,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以為不在乎的畫面,卻像生了根似的烙印在我的心上。我恨不得上前拉開黏在一起的兩人,但是自己可以用什么身份去做呢?南宮傲云女人多得有如天上繁星,現在竟然連青樓女子也全單照收,自己只是他的掛牌太子妃,若不是那次自己誤中媚毒,他不得不碰自己外,他對任何女人都溫柔似水,唯獨對我卻忽冷忽熱,現在卻當著自己的面前與別的女子調情。屈辱的淚水不斷地在眼睛里打轉,我卻倔強地不讓它當著他的面前滑落,或者他早已忘記了我的存在,自己不由得搖頭苦笑,笑容里帶著無限的心酸和嘲諷,我轉身靜靜地走出了房間,不愿再看見眼前這令人刺眼的一幕。
  “公子你生得真是俊俏的,讓湘兒來好好侍候你!”說著,青蔥玉手輕輕地解開自己胸前的盤扣,那一片美好的春光展露無遺,白皙的手臂勾上他強健的臂膀,整個身體坐到他的大腿上,她十分清楚來香滿樓的男人一向都喜歡那些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
  南宮傲云俊美的臉上浮起邪魅而又不耐煩的笑意,大手掠過她的秀發,捏住她的脖子,溫熱的薄唇發出的是令人沁入心扉的寒氣。“湘兒姑娘請自重,不要挑戰本公子的耐性,這對你毫無好處可言!”他滿心滿眼都是那個剛剛離去魅惑自己的女子,已經再沒有絲毫的耐性與毫不相干的女人繼續糾纏下去,幸好自己一向都對女人有憐憫之心,否則早就扭斷了她的脖子。
  唔!公子……不要……啊——!”這時,門外的慕容雪清楚地聽見房里的傳來那女人嬌媚惑人的聲音,“公子!讓湘兒好好侍候你吧!”接著又傳出一聲聲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唔!公子,不要,啊——!”
  我忽然感到天旋地轉,熟悉的情景在我的腦海中略過,同樣的嬌吟聲在自己的腦海里一閃而逝,自己曾經也在他的懷抱里,因為他而發出過相類似的聲音。一種透徹入骨的涼意從腳下直沖而上,原來是這樣的。現在我才清楚知道,在他的眼里,自己也像其他女人那樣,只是他無聊時玩耍的玩具而已,他陪在自己的身邊,只不過是剛好沒有其他女人在身邊,只要有美人投懷送抱,哪怕是妓女,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把自己推開。曾經自以為是,他給自己的柔情,現在看來,那不過是他對待每一個女人慣用的伎倆而已。原來自己在他的眼中根本是微不足道,連一個妓女也比不上,他寧愿碰一個妓女,也不理會自己,想到這里,我終于收回了一直停留在房門上的目光,輕輕地閉上雙眸,屈辱的淚水如綿綿春雨般滑落下來。有點蒼白的唇角固執地勾起一個弧度——也許是我先喜歡上你,但我會先忘了你!深深地吸了口氣,強逼自己壓抑心里的苦楚,無聲無息地轉身向一樓走去,茫然地掀開走廊中的垂簾,在掀起的一瞬間,我的心好像也撕裂了。jrte。
  踉踉蹌蹌的走下一樓,昏暗的燭火顯得格外刺眼,身邊經過的那些調情的男女以及那些行為放蕩的影像漸漸變得模糊不清。
  房間里,南宮傲云懶散地看著湘兒悻悻的扣好盤扣,眼底充滿著厭煩的意味,他來這里只因慕容雪的幾句嘲諷的話語,激起了他滿腔的怒意,而當他摟住湘兒的時候,他清晰的瞧見了雪兒眼底的怒意。一時之間,他非常好奇雪兒是不是如他那樣在乎,那般在意他,于是故意在雪兒的面前與別的女人公然調情,但當他看見雪兒毫不在乎的轉身離去,他的心也沉了下來,原來就算自己和別的女人調情也無動于衷,一點兒也不在乎,他的心猛然跌倒了谷底。
  “哼!這個媽媽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收藏起這么美的大美人,不讓本少爺好好享用,回頭看本少爺怎樣收拾她!”一個五官還算上等的的男子輕佻地勾起我的下頜,哪怕自己現在帶著面紗,卻仍然掩藏不了那出塵脫俗的氣質和婀娜多姿,尤其是我那雙靈動,帶著霧氣迷蒙的美眸,更讓人對面紗后的容貌有一探究竟的沖動。
  “公子,請自重,我不是這里的姑娘!”冷冷的語氣從我的口中躍出,現在我已經十分疲累,不管是精神上還是心理上,我有點頭重腳輕,模糊的淚眼讓自己的視線變得朦朧一片,現在恨不得身邊有一張床讓自己躺下。
  “本公子最喜歡的就是那些冷冰冰的美人,來,讓本公子親一口,保證讓你快活過神仙!”他十分粗魯地抓住我的手臂,使力一帶,順手扯下我的面紗,看見了那絕美容顏后,迫不及待地對我施以狼吻。
  原本已經頭暈目眩的我被他使力一扯,撞上了那人硬邦邦胸膛,一個閃神被他狠狠地吻住,濃烈的酒氣嗆得我咳嗽不已,自己快要被他熏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