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73 初到北冥來者不拒

一行人在客棧用過早膳后,又繼續上路,只是這一路上慕容雪總感到南宮傲云刻意回避著自己,他大多時間都是在外面騎馬護衛在馬車的左右,經過的路上沒有客棧,他們只能在車內睡榻上將就睡上一晚,而他卻總等到我入睡后才睡在我的身邊,第二天又趁著我醒來前,先行離開。我也不打破這幾日難得的安寧,盡情地享受著這份偷來的清閑,只是在心里暗暗地謀劃著離開的機會。可是一路上侍衛都嚴密守護著,而自己卻因風寒過后,身子變得有點虛弱,暫時打消離開的念頭,看來還是等過些日子,身體康復,再另行打算。
  ―――――――――――――――――――――――――――――――――――――――――――――――
  車外漸漸吵鬧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掀開繡著蓮花的車簾,原來馬車已經入了北冥國的城門,進入了繁華熱鬧的街道。回過頭來看了看他的方向,只見高頭大馬上,他一襲紅袍加身,如墨的秀發在半空中隨風飄蕩,眉間隱藏著不容忽視的威嚴和霸氣,那雙顛倒眾生的的桃花此時正微微瞇起,凌厲的目光定定地落到我的身上,嘴邊掛著慣有的慵懶和邪氣的淺笑。被他當場逮住自己偷看他,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大概已經有五六日沒有真正“見過”他,本來對自己刻意回避的那抹身影,在再次看見他時,讓我悸動不已,我的心里卻因再次見到他而有點喜出望外,我匆忙撇開臉,甩掉心里突然涌現的、那些令自己心煩意亂的想法。
  這時馬車突然停下,原來已經到達了北冥國皇宮大門前,北冥國派出了使臣前來迎接。南宮傲云從馬上跳下來,上前跟他們攀談了幾句,然后朝著我的方向而來。
  “雪兒,下來!”他那白希的手掀開車簾的一角,一只厚實的手掌伸到慕容雪的面前。
  稍微猶豫了一下,我伸出小手柔順地放進他那溫暖的大掌之中,我早就想下車在這條熱鬧的大街上走走。而他馬上握住我的柔荑,然后輕輕一帶,我整個人就讓他從車上抱了出來,他的另一只手順勢攬上了我的腰肢,一個轉身,我就貼在他的懷里,穩穩當當地落地了。
  當我走下了馬車后,所有的祝壽賀禮就隨著使臣緩緩向皇宮而去,只剩下我和他兩人。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保持著這么**的姿勢,令我極為不自在,我的臉頰緋紅,剛落地時我就急著想逃離他的懷抱,而他也十分配合地放開了我。
  不同于南寧國的擺設,街道兩旁各具特色的小攤販即時吸引了慕容雪所有的注意力,剛才的害羞也讓我一一拋諸腦后,只剩下滿心的喜悅和濃濃的好奇。這里就像過節趕集般熱鬧非凡,我驀然如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般,翩然的身姿在大街小巷來回穿梭,惹來了不少男人的矚目,無論是平民布衣,還是達官貴人,都被我身上的氣質容貌所深深迷住,尤其是我臉上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更讓人迷戀三分。而被眼前的新鮮事物所吸引的的我,根本沒有注意到四周的騷動,我隨手又拿起了身邊小攤販上擺放的臉譜玩具把玩著,小攤販上的年輕人望著慕容雪絕色之姿,當場呆在原地。
  “雪兒!你真頑皮!”南宮傲云俊眉微挑,用陰險如冰的目光將那些對我有非分之想的的一一扼殺!他走到一個小攤販面前,隨手丟下一錠銀子,順手拿起一條淺紅色的絲帕來到我的面前,扳過我的雙肩,動作無比溫柔地為我系上絲帕,只露出那雙如星子般璀璨的水眸,然后攬著我的腰身來宣誓著他的主權一般。
  我有點疑惑他的奇怪舉動,隨后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原來他不愿讓其他男人看見自己的容貌,由此看來,他應該是有些在乎自己的,我的心里宛如喝了蜜糖般甜滋滋的,并沒有掙開他的禁錮,而是乖巧柔順地貼在他的懷抱里。
  “好俊俏的公子啊!”
  “公子,請到這邊來,我們香滿樓的花魁可是北冥國數一數二的大美人!”
  “是啊!是啊!公子,保證讓你一見傾情,再見傾心,終生難忘!”一群艷抹濃妝,打扮得嫵媚動人的女人,買力地向南宮傲云拋媚眼,見他并無拒絕之意,馬上就像蜜蜂看見蜜糖般粘了上去,我被眼前這群如饑似渴的女人擠到一邊去。
  看著他一副來者不拒的模樣,我的心里即時涌上了一股怒氣,猛然想起他一向流連于花叢中,在南寧國是個出名的花心太子,女人多到數不勝數,鋪天蓋地的怒火侵襲著我的胸口,說出來的話酸味十足,“那公子就不要推卻美人的一番好意,就進去看看這北冥國的花魁吧!如果合公子的意思,那就干脆娶過門吧!反正公子一向都慷慨大方,對于女子都是來者不拒的!”
  “說得好!”南宮傲云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魅笑,大步向香滿樓走去。
  慕容雪當場呆愣在原地,這個可惡的男人只是幾天未碰女人,連這些**女子也不放過,我冷著一張臉跟了上去,自己也想看看這北冥國的大美人,到底如何令人傾心難忘。但我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女人一旦朝爭風吃醋的那方面靠攏,最終受傷的往往是自己。
  “姑娘,我們這里是不招待女人的地方!”一個黏在南宮傲云身上的女人,嬌聲嬌氣的阻擋住了慕容雪。
  “這是本公子的貼身侍婢,就讓跟進來吧!”南宮傲云丟下這么一句,頭也不回地向里間走去。
  侍婢?!他竟然說自己是他的貼身侍婢..?!慕容雪的心里不知將他罵上了了千萬遍,可還是跟著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