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72 同床共zhen溫柔體貼

趕了整天的路,坐了一天的馬車,終于在日薄西山之前趕到一個小鎮上。
  慕容雪一下馬車,就被南宮傲云一手扯著踏入了客棧的大門,朝二樓的廂房走去。“來人,馬上準備熱水,本太子要沐浴!”他對著門外大吼。
  現在還是熱浪滾滾的夏天,他隨手把外袍脫下,上身沒有穿底衣的習慣,僅穿著一條藍色di褲半luo著軀體,赫然映入我的眼前是,那光潔白希的皮膚,完美的曲線,厚實的xiong膛,再配上一張蠱huo人心的俊臉,足以讓任何一個臺上的頂尖男模,或者是世界一流的的大明星也變得黯然失色,全無光彩。
  我暗自略定心神,自從他給自己解毒后,自己好像真的中了他的毒,對他越來越無法反抗,我連忙轉過頭不敢再去看他。但我驟然發覺背后的光線突然被一大片黑影遮去,而且那黑影越來越向自己靠近,我驚慌不已地回頭,“你!你要做什么?”我驚惶失措的望著他,他不會是想……。
  “你以為本太子想做什么呢?”南宮傲云俯近我的耳畔,嘴角gou起了一抹譏諷。
  這時幾名侍衛已經按照他的吩咐備好洗澡水,他轉身走到屏風后沐浴,接著又吩咐侍衛再備一桶水,讓我沐浴。“我要沐浴,請你先出去!”我看他沒有一絲要回避的意思,只好下逐客令。
  “這是本太子的房間,本太子今晚就睡這里!”他已經沐浴完穿好衣衫,翻身躺在**榻上。
  “你睡在這里,那我睡哪兒?你為什么不去柳月媚那里睡呢?”好像自己落水后都未再見到那只狐媚女子了?
  “她身體不適,本太子已經派人先送她回府了。”他擺好姿勢,已經瞌上了雙眸。
  “那你再去要一間房間,我不要和你睡!”原來他只是別無選擇的余地,才勉為其難,纏著自己不放。
  “要開你自己再去開,本太子趕了一天的路,很累了,再吵!休怪本太子立即把你扔出去!”他還在為我與柳月媚爭風吃醋一事而謹謹于懷,只是念在其現今的身子較弱,就暫時放過,以后一定會雙倍的處罰。
  可惡的魔鬼!明知到我現在身無分文還要欺負我,早知如此,當日出發前自己帶上銀子,就不用受他的晦氣。當我聽到他那均勻的呼吸聲,無何奈何的嘆了口氣,走到屏風后準備沐浴,看來今晚,自己必須要和他同**共zhen了。
  我走到屏風后,坐了一天的馬車,我真想立即踏進溫暖的熱水時,洗去滿身的疲倦,但是一想起在同一個房間里有另一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還是個風liu不羈的好se之徒,心生防備。突然我靈機一觸,一個想法躍入腦海里,我將房間里的紅燭全部吹熄,整個房間隨即被黑暗所籠罩,這才小心翼翼地,慢慢地tui去衣衫。我舒舒服服地靠在木桶的邊沿,享受著熱水浸泡全身的塊感,我眷戀著熱水彌漫的感覺,多浸泡一會兒吧!不知道是自己太累了,還是漆黑的環境容易讓人入睡,不知不覺間,我抵不住濃濃的睡意,就這樣睡著了……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穿過窗縫射進來時,我朦朦朧朧間挪動了一下身體,感覺到頭下的枕頭十分舒適,又不似平時所枕的那般堅硬,溫熱中還帶著一絲彈性,令人舒服極了。我挪動一下身子,尋找了一個更舒適的睡姿,想要再多睡片刻,怎知感覺到雙腿間有什么抵著,非常不舒服,我本能地想撥去,當我的手不經意碰觸時,我就讓頭頂上傳來的一陣沙啞的低吼嚇得全無睡意,惺忪的雙眸帶著一絲絲的恐慌,這才清楚地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我正側身躺在一個男人的健壯的手臂上,頭緊緊地貼著男人的下頜,一只手放在男人的xiong膛前,shuang-feng有意無意地摩挲著男人的xiong膛,就算是再無知的女人,也知道那是什么?
  “OH!-NO請上帝寬恕我吧!”不用想也知道那個男人就是我最不不屑的那個好se之徒南宮傲云,但是我竟然對他做出這種xing-騷-擾!這鐵錚錚的事實確實令我有股想死的沖動。我猶如觸電般猛然縮回了手,然后彈跳起來,一手護在身前,一手猛地拉起被子,把自己從頭到尾都裹在被子里,我沒有勇氣凝視他,也不知道怎樣去面對他,我的臉一定紅得如熟透的水蜜桃般。
  旁邊站著一臉鐵青的南宮傲云,青筋突起,眼里盡是忍隱的痛楚和暴風雨來臨前的預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作了什么孽,要承受這種非人的折磨。昨晚,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ya抑下全身的yu火,將慕容雪從木桶里抱出來,放回**上,幫慕容雪擦干身zi,知道其身體不適,還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幫雪兒穿上衣衫,就這樣毫無情yu的擁著這個小女人入睡,這絕對是他一生中對女人史無前例做過的最大奉獻。
  那些只是男人的本能,這個可惡的女人竟然又一次挑戰他的的忍耐極限,他從來沒有這樣苛刻過自己,從不需要估量其他女人的心思,顧全她們的感受,現在卻讓這個可惡的女人三番四次折磨得yu火焚身卻無從發泄,若不是顧及這個女人承受不了,他真想馬上要了,他動作迅速地翻身下榻,穿好衣衫,現在他要馬上離開,恐怕要泡上一個冷水澡才能了事。
  “砰!”的一聲,房門被他用力關上,我隱約聽見他離開的腳步,才從被子里鉆出來,剛剛我才驀然想起,昨晚自己在沐浴時不小心睡著了,應該是他抱自己上**,他必定將自己看guang了,我低頭察看自己全身,十分擔心那個色鬼會對自己不利,幸好身上并無ai昧的痕跡和酸痛的感覺,還一一為自己穿好了衣衫。想不到他堂堂一國太子,居然會為女人穿衣,心底掠過一絲絲甜蜜,原來這個高傲自大的男人也有溫柔體貼的一面,我不得不承認,如果他不發火、不濫情、不處處留情的話,他還算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