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71 意外落水莫名恐慌

看著南宮傲云細心呵護柳月媚,慕容雪頓覺一口氣壓在胸口喘不過來。對于看得太多古裝劇集的我來說,自己十分清楚,男人通常會有著所謂的正義感來保護他認為弱小的那一方,當然也不會追問她到底是對是錯,心中的憐惜之意會隨著女人的依賴感愈趨上升,就以當場的局勢而言,我就正處于下風,不過柳月媚會裝可憐,難道我就不會裝嗎?論到演技我敢拿第二,無人敢拿第一,既然她想演戲,自己就來陪她玩一玩!
  “原來太子是這樣看待臣妾的!”我低垂著頭,輕咬下唇,淚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轉,忍淚吞聲,雙肩微微抖動,那強忍淚水的模樣讓人心酸至極。當然,沒有人發覺到慕容雪那只偷偷拎著大腿的手。
  “雪!慕容雪!”南宮傲云忍不住差點脫口而出,幸好及時打住。看著慕容雪那強忍淚水的模樣,令南宮傲云心里一陣陣擰痛,他多么想立即把雪兒擁入懷里安慰一下,礙于柳月媚在場,他只能假裝無動于衷的站立一旁,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又有誰知道他的心此時此刻正在滴血呢?
  我一聽見南宮傲云叫自己,如豆大般的淚珠即時滑落下來,像個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媳婦般,“既然太子認為錯在臣妾一人身上,太子這么喜歡妹妹,自然不希望臣妾在這里礙眼了,那臣妾生存在這個世上又有什么意義呢?”說完還故意往湖泊邊靠過去。
  “姐姐!不要啊!”原本還呆在南宮傲云懷里的柳月媚不知何時已來到我的面前,看似想拉住我的雙手,但在拉扯之間,我的腳下一滑,她以極不雅的姿勢向前滑去,柳月媚也不能幸免于難,我在滑行水時本能地抓住了她的手,在柳月媚的尖叫聲中兩人紛紛落水。
  “雪兒!”看著慕容雪失足落水的一幕,南宮傲云心不由得慌亂起來,一種莫名的恐慌索繞著他。他腳下輕點地面,一躍而起,掠過微波粼粼的水面,待身邊的人看清楚時,南宮傲云臂彎里已經抱著全身濕透的慕容雪。而身旁的侍衛也把一同落水的柳月媚救上了岸,此刻柳月媚已經昏迷不醒,但南宮傲云卻視而不見。南宮傲云小心翼翼地把我平放在地上,一邊替我擠按出腹部里的水,一邊說:“快去把隨行的無塵叫來!快!”眾人忙作一團,有的去喚太醫,有的忙著準備毛巾……
  “咳咳!”我微微咳嗽了一下,睜開眼望見南宮傲云緊蹙眉心的模樣,張開嘴,想說些什么,卻沒說出來。頭一歪,眼一閉,又暈過去了。
  “讓無塵在馬車旁等候!”南宮傲云拋下這句話,抱起慕容雪消失在湖泊邊。被遺忘在一旁的柳月媚被侍衛隨后才抱了回去。
  南宮傲云抱著慕容雪回到馬車,一手掀起馬車的門簾,他把慕容雪放到馬車里的**榻上。“裝夠了沒有?現在四下無人,還不快點給我起來!”南宮傲云坐在**榻邊對著慕容雪說話。沒有任何動靜,只有四周隱約傳來的鳥叫聲。“還未醒是嗎?那這身濕衣服就讓為夫親自為你換掉啰!”南宮傲云說完就要伸手去幫慕容雪解開鈕扣。
  我一個鯉魚翻身,迅速地坐了起來,打掉南宮傲云伸過來的魔爪,揪住自己的衣領,一副別人想對自己有所意圖的樣子,“你想干什么!不要靠近我,你要是再敢亂來,小心我抽你的一頓!”
  “哦!是嗎?我倒要瞧瞧,我的太子妃究竟有多兇!”南宮傲云慢慢地靠近我,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自己怎么又去招惹這個喜怒無常的男人呢?
  “你在什么時候發現我是裝暈的?”我在南宮傲云漸漸逼近時隨便胡扯一通,想要借此轉移他的注意力。
  南宮傲云無動于衷,慢慢地向我逼近,把我困在墻壁與他自己之間。
  我揪著自己衣領的手越來越用力,馬車里一片寂靜,我驟然覺得身邊的空氣猶如被抽干一般,滿臉通紅,心跳加速。
  南宮傲云俯下身去,我緊張得閉上雙眼,腦海中一片空白。
  “雪兒,你以為我會做什么呢?胡思亂想的女人,原來你是這么**的?”南宮傲云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出一句,然后退離**榻后朗聲大笑,“哈哈哈哈!……”
  后知后覺的慕容雪,如同煮熟了的蝦子一般,對著南宮傲云咬牙切齒:“可惡!你竟然敢耍我!”
  “是你自己在一廂情愿、胡思亂想的!”南宮傲云笑得有點前仰后翻,他掀開馬車的門簾,“趕緊換了這身濕衣服,不然感染風寒就麻煩了,呆會兒我會讓無塵過來看一下你,要是下次再有機會,夫君我再親自幫你換吧!”說完他就甩開大步離開了馬車。
  “南宮傲云你這只可惡的大沙豬!”慕容雪氣呼呼的抓起**上的枕頭往南宮傲云離去的方向拋去。枕頭碰到門簾悶悶地落到地上,如同慕容雪的心那樣,悶悶的。
  “太子妃身體并無大礙,只是因落水感染了些風寒,臣待會讓人煎幾副藥給太子妃喝下,過兩天就沒事了!”無塵邊說邊寫著處方,“太子妃要注意保重身體,出門在外,諸多不便,臣最近可能事務繁忙,很難抽空幫太子妃把脈。”
  慕容雪收回手,疑惑不解的問:“怎么?發生了什么大事?”翠紅將一杯上等的龍井奉上,無塵微笑地接過茶杯,順手把方子交給翠紅,“有個消息不知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無塵在打著啞謎。
  “哦!此話何解?”我聞言心中一頓,直攬著眉。
  “剛才臣來之時,聽另一位太醫所言,柳妃娘娘也不慎落水,除了感染風寒外,還有了喜脈。”無塵輕輕呷了一口茶,繼續說道:“而在今天,聽聞你打了一巴掌,還……。”
  雖然無塵沒有把話說完,但是慕容雪已經明了他的意思,“別對我用不敬的語氣,我不喜歡聽!”我拈了一塊桂花糕放進嘴里,好似沒有聽見無塵所說的話,沒有比現在更壞的處境,我干脆對她們視而不見。
  “身在皇家,是非之地!我也是時候要走了,請娘娘多多保重!”品茗完那杯香茶,無塵起身便告辭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