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55 栽贓嫁禍反被戲弄


  等慕容雪回到飛絮宛時,早已日薄西山了。
  一見到我的出現,姜婉儀滿臉不悅,一旁善于察言觀色的云梅,立即上前厲聲斥責,“你一整天無影無蹤,分明是存心偷賴?”云梅倚仗著趁機想在自己主子前邀功。
  “就算我現在被迫為奴,你也只不過是個丫鬟而已,什么時候輪到你來管我?”我氣勢威嚴,開口駁斥,想借機欺侮我,想錯你的心了,字里行間透露著不容置喙的語氣。
  云梅本想借機奚落一下,怎知反被我堵得啞口無言,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難看至極。
  “一點小傷而已,何必在這里小題大做,難道你想借故偷懶,還是想趁機讓太子看見了對你泛起憐憫之心呢?!”姜婉儀最終-按捺不住一把揪住了我的手腕,故意嘲諷著。
  “哎呀!,側妃說得甚是,太子就是有點小題大做了,明明只是一點小傷,還要包成這樣,不如你去問問太子吧!”我存心要戲弄姜婉儀,刻意把事實大聲地道出來。
  “什么?你說是太子為你包扎的?”姜婉儀聞言,大為震驚,太子何曾為了一個女人做過這種紓尊降貴的事,能成為這第一個人的竟然是慕容雪,這根本不可能!姜婉儀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臉色有點微變。
  “若然不信的話,你大可以去問一下太子啊!”我故意毫無所謂地聳聳肩,心里不由得偷心,終于讓我爽至極點,心情一下子變得有點歡呼雀躍。
  “你……,”姜婉儀咬牙切齒,滿腹嫉妒,眼神一轉,對旁邊的云梅打了個眼色,收到暗示的云梅立即會意,轉身進入內房,取來了姜婉儀的貼身耳墜,偷偷地藏于袖里。
  “哎呀!姜妃娘娘,不好了!奴婢剛剛進入內室時發現了你最喜歡帶的那副耳墜少了一只。”說話的正是剛從內房出來的云梅。
  “什么,那是太子送給我,也是進貢的貢品,那是價值連城的,快去找找,倘若丟了,一千個你買了也賠不起。”這對主仆二人好像在唱雙簧,一唱一和,要是放在現代,肯定是一流的演員,真夠好演技,可惜啊!可惜啊!這種雕蟲小技也能拿來獻羞,不就是最平常的一場栽贓嫁禍戲碼吧?這種小兒科的伎倆也拿出來丟人現眼,我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處變不驚地看著姜婉儀這場自導自演的好戲,嘴角浮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冷笑。
  “姜妃娘娘,房間里里外外奴婢全都搜過了,還是沒有,奴婢懷疑……,”云梅的話猛然停頓下來,眼神不由得瞟向慕容雪。
  “懷疑什么?”姜婉儀馬上緊張地問。
  “奴婢懷疑是被有心人偷走了。”說話的同時緊緊地盯著慕容雪。
  “你們懷疑是我偷了!”我十分配合地演戲。
  “是還是不是,一搜便知!”姜婉儀對云梅微微頷首,示意她搜身。
  “且慢,你就不怕我早已將耳墜轉移別處嗎?”我不慌不忙地反問,今天自己除了這飛絮宛,還待過南宮傲云的寢宮,我倒要看看這個智障的女子敢不敢去搜他的寢宮。
  “搜完身后,假若沒有,我定會到你待過的地方逐一搜查。”姜婉儀胸有成竹,因為她知道云梅是父親安排在自己身邊的貼身侍婢,暗藏一身武功,要將一只耳墜偷偷地放到一個人的身上,簡直是易如反掌,比吃飯還要平常。
  “既然如此,那好,不勞你等動手,我自己來就是,免得有人有機可乘,栽-贓-嫁-禍。”慕容雪刻意把最后幾個字拖得極慢,說得極為沉重,我才不會那么傻讓姜婉儀的人接近自己的身邊。
  話意剛落,我已經解開衣襟上的第一顆扣盤,卻因手上裹著厚厚的棉布,讓我的動作遲鈍了不少。
  姜婉儀完全沒有料到我會如此配合,自己動手脫身上的衣服,我的舉動讓站在一旁的云梅錯愕不已,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等證明了我自身的清白,我亦希望姜側妃還我一個公道,否則,我定會上奏太子徹查此事,揪出太子府里的真正盜賊,幫姜側妃尋回心愛之物,也免得往后太子府里惶惶不可終日,人人提心吊膽。”我不緊不慢地解著身上的扣盤,一雙美眸閃爍著璀璨的光彩。緊接著,嗖的一聲,腰帶讓我輕輕一扯,一件上衣便翩然落地,自身僅穿淺紅色系頸肚兜,下身僅穿一條長度達大腿根部的**,光滑的肩膀與白皙的手臂驀然暴露在空氣中,這種恰似現代的那種吊帶背心和短褲的打扮,并沒有讓我不自在,我一直微笑以待,“還要再脫嗎?”看著她倆似乎因自己的動作而一臉尷尬,我幾乎忍不住要哈哈大笑。
  姜婉儀和云梅看著我那大膽豪放的舉動,不由得大驚失色,再看著我下身那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想不到這個可惡的女人的身材如此妖艷,怪不得雖貌不驚人,卻能勾引男人,連一向只愛美色的南宮傲云也被有所迷惑。這女人勾引男人的手段,比那些青樓名妓還技高一籌,讓她十分嫉妒。
  我毫不在意地挺起自己胸前的豐盈,緩緩地靠近姜婉儀,執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頸項處,動作曖昧至極,“惹是不放心,不如姜側妃幫我脫又如何?”我莞爾一笑,一臉的戲謔道。
  姜婉儀看著我臉上那詭異的笑,不由得全身感到發抖,她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有“磨鏡”之怪癖,(注:“磨鏡”之癖指是是古代女同性戀者的稱謂。)
  “你們在做什么?”一陣低沉而略帶沙啞的聲音驟然響起。
  ps:求收藏!求推薦!求多多支持!謝謝!小菲已經很用心碼字,有親親說小菲的更新進度太慢,小菲也是無可奈何,小菲只能保證盡量不斷更,還望名位親親諒解本文比較慢熱,想追問的親親最好每隔一周才看一次,謝謝名位親親的體諒。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