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50 母子密談心之選擇

南宮傲云離開房間后,原本想到書房處理一下近段時間因受傷而擱淺下來那些堆積如山的奏折,還未走到書房,就看見一家仆匆忙前來稟報,“回稟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有旨,請太子立即進宮面見!”南宮傲云微微頷首,但心中不由得警惕起來,母后遲不宣,早不宣,偏偏這個時候宣召他入宮,難道是……
  皇后娘娘寢宮
  “云兒,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連自己的性命也置之不理,萬一你有什么三長兩短,你叫母后以后怎樣過,你真是令母后大失所望了!難道你已經……?”皇后泣不可仰地指責著,美眸中全是椎心之痛。
  “母后,兒臣只是怕慕容雪受傷了,慕容天那個老家伙就更加有籍口與兒臣作對而投向老二那一方。”南宮傲云違心地說。
  “就算真的是為大局著想,也不能不顧自己的安危,你老實告訴母后,你是不是喜歡上慕容雪!”她為了他用盡心思,暗中收攏朝中的大臣,與其他妃子之間的明爭暗斗,機關算盡,她這么多年的苦心絕不能因一個女人而付諸東流。
  “母后,你看著兒臣長大,應該很清楚兒臣的脾氣。兒臣喜歡流連花叢,何曾對哪個女子動過心呢?如今這樣做,只因慕容雪是兒臣的一顆棋子。何況這劍傷何謂是一舉兩得,一方面可以讓慕容雪死心塌地跟著兒臣,甚至愛上兒臣,另一方面也可以乘機安撫慕容天,讓他有所顧忌。”南宮傲云又何嘗不了解自己的母后,假如讓母后知道了自己對某個女子動心了,那個女子一定心死無疑。母后自小就教導他,成就大事者,不能因兒女私情所牽制,如果有了心愛之人,那就是暴露了自己的弱點,就會讓敵人給自己致命一擊。
  “云兒,母后就相信你這一次,希望你不要再讓母后失望,母后就只有你一個兒子,母后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南寧國的將來就全靠你了,如若讓母后知道你今日所言非真,你應該知道母后會怎樣做了。”皇后鳳眼微瞇,眼中帶著不容抗議的狠絕。
  “兒臣謹遵母后教誨,請母后放心!”也罷,天色不早,你傷勢初愈,早點回去休息吧!皇后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
  “兒臣先行告退!”,南宮傲云正要退出身后又響起了一句,“記住母后剛才和你所說的話。”他只是微微頷首,便退出了殿外。
  晚霞不知不覺又降臨天際,閃爍的星星懸掛在夜空中。
  寢室里一片漆黑,燈火全無,有宮女來報早些時候皇后娘娘傳召了南宮傲云,在不久前他已經獨自回府了。我一直坐在地上沒有移動過,我一直在沉思著什么,連晚膳也沒用過。我一直思索著自己和南宮傲云的一切、一切,思良了很久,最后我終于有了決定。我要去見南宮傲云,自己終于明白了自己的心,南宮傲云確確實實走進了自己的心里,自己不能逃避退縮,更何況南宮傲云舍命救了自己,而他的傷勢還未完全痊愈,自己有照顧他的責任和義務。
  太子府大殿內
  大殿內,兩角紅燭忽明忽暗,那紅光里躺著一具昂揚的身軀,一襲火紅的長袍,胸前半敞,如墨的青絲隨意散開。那放浪的的姿態不由得讓女人失聲尖叫,在這昏暗的光線下看不清他的容貌,卻給人帶來了一絲絲神秘,僅僅是那一雙冰綠色的眸子便讓人一見**其中。
  倚著旖旎燈火,只看見許多婀娜多姿的身姿,僅穿薄衣。如蟬翼的紗衣正舞得正歡。在他的懷里還躺著幾個衣衫半退的女人,不停地在他的懷里摩蹭著。
  南宮傲云慵懶地隨手一指,對著面前其中一個舞姿十分放蕩的侍妾勾了勾手指,“你,過來,吻本宮,”那名女子聽了,兩眼像撿了金子般閃閃發光,馬上飛身撲到他的懷里,無限嫵媚地獻上她的朱唇。
  南宮傲云眉頭緊蹙,不對,不是這種感覺!“滾開,”一聲低吼,他將剛才那個女子毫不留情地推開,接著又要另一個女人吻他。這一幕被剛到大殿的慕容雪撞個正著,雖然心中早知他妻妾成群,而又**成性。但如此不堪入目的一幕被自己親眼目睹,還是深深地刺痛了自己的心。
  我無奈地抿緊薄唇,心里升起了一絲絲苦澀,手里拿著一碗他的傷藥,視若無睹現場的**氣氛,筆直地向他緩緩走去。
  這時的南宮傲云似有所覺的驀然睜開雙眸,所有的目光都射向我所在的方向。“哦!我還以為是那個不要命的女子,原來是姐姐來了,”一個靠在南宮傲云懷里的女人首先開口,眼神帶著絲絲的得意。“姐姐,太子早就命人不準進入,”另一個靠在他懷里的女人也趁機來參上一腳。
  “太子,現在你該吃藥了!”慕容雪對那些女子的挑釁不哼一聲,只是怒目而視地瞪著那個美人在抱的南宮傲云。
  “本太子的事什么時候輪到你來管,快些滾開!”南宮傲云一手摟著一個侍妾的纖腰,一手毫不避嫌地隔著薄薄的衣裳,挫揉女子胸前的翹挺。
  一股強烈的妒意溢滿我的胸間,我終于忍不住沖口而出,“你們全都給我滾出去!”
  “太子……。”眾侍妾全都把目光投向南宮傲云。
  “還不快滾!”我不再給她們有開口求救的機會,驀然怒斥的大吼,那威嚴的氣勢讓那些女子當場愣住。眼見那些女人死賴著不走,我干脆放下手中的藥盅,捲起衣袖,對著他懷里的女子扇了一個耳光。
  南宮傲云冷冷地看著我,語氣猶如冰冷的利箭一般射向我,“慕容雪,你竟然連本太子的愛妾也敢打,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你叫我不打,我偏偏要打給你看!我就是要打你的愛妾!”啪……,啪……,啪……,”她手起掌落,轉眼間又打了他的幾個女人,那些女人礙于她的身份只能死瞪著她。
  “慕容雪,你……,”南宮傲云忍無可忍,推開懷里的女人,站起身一步步地向我逼近,揚起手準備對我就要揮出一掌。
  最終,這掌在看見我璀璨的眸子里閃動著水光流動時,如何也舍不得落下,他從來都對女人呵護備至,從未打過任何女人,只有慕容雪總是一次次激怒自己,一次又次因他而受到傷害。唉!他的心中無奈地嘆了一聲,轉過身不忍去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