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第五章夜趕草圖改頭換面(上)

當我匆匆地離開了怡香閣,溜回宰相府時,寅時已過,卯時剛至。幸好我早已吩咐了翠紅,閑雜人等都不準進入,而且聽聞我那位父親大人國事繁忙,每天不是上早朝,就是呆在書房里忙個不停,再不是就會去其他的姨娘那里,一年中最多只會有一次與他碰面的機會,那就是在母親的忌日上,兩父女才會坐在一起吃上一頓飯。想到這里,不由得讓我憶起翠紅說過的話,母親大人在我八歲的時候,不幸身染重病藥石無效,不久就去世了,雖然我對這位素未謀面的母親不存在任何印象,但是也替這個身體的主人感到有點可憐,自小失去母親,父親又不理不睬的對待。
  一回到房里,我便命翠紅傳來晚膳,狼吞虎咽一番后,就讓翠紅為我準備紙、筆、墨、硯。
  幸好我在現代因為任務的需要,組織早在最初就給我們特訓,基本上,上至槍械訓練,跆拳道、空手道等;下至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可謂是文武雙全,要是在古代女子都能夠考狀元的話,不是我夸下海口,一定可以做個文武女狀元了。
  不知不覺間,我又憶起了現代的生活。看看時辰,一晃神已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自己的時間不多,得趕快動手畫草圖。時間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流逝,房里一點聲音也沒有,靜得就連一根針掉到地上也聽得清清楚楚。窗外一片漆黑,窗旁的桌子上,燃起了明亮的燭光,照得整個臥室一片明亮。桌子上一張張雪白的紙上染上了一幅幅令人心動的設計,那一張張大膽有創意的設計,那一套套獨特清新的服飾,如讓人窺見可想而知會贊嘆不絕,真想問上一句,是誰想出這樣的構思,那純熟的手法,沒幾下一張令人驚艷萬分的成稿就躍現紙上。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最后一張終于大功告成,我差點兒要大聲高呼:成功了!揉了揉有點酸痛的手,我收拾好桌上的草圖,拖著有點疲憊的身軀,躺到**上,沒過多久,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當清晨的一縷晨光穿過窗子,溫柔地灑落在身上時,**上的人兒還在甜甜的熟睡呢!細心留意的話,你就會發現她的唇畔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昭示著主人這刻正好夢綿綿。
  突然,原來還在熟睡的人兒“咻”的一下坐了起來,原本還緊閉著的眼睛倏然睜開,那一雙仿如寶石般的眼眸有點迷迷茫且帶著些許濕潤。忽然,驀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神慢慢變得明亮起來,里面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宛如那初升的太陽,越升越高,越照越亮。
  “啊!對了!今天我還要去怡香閣呢?差點兒就把這件事忘掉了。”
  “嗖”的一聲,我已經跳到地上了,急忙喚來翠紅,為自己更衣,一陣忙碌的漱洗過后,隨便吃了些早膳,帶齊昨天晚上畫好的草圖,便借逛街為名急急忙忙地奔出了宰相府。
  當我來到怡香閣時,辰時將過,雖然我與媽媽約定在巳時相見,但是我想盡快與媽媽搓商,把這件事早日定下來。要想比以前生意更加紅紅火火,單靠外部裝修是不夠的,內在美才是最至為關鍵的。看著仍然緊閉的大門,我無奈之下唯有上前敲門擾人清夢了。
  “扣扣,扣扣……”一陣陣的敲門聲,在這個寧靜的早上顯得格外響亮,我唯有不厭其煩地繼續敲門。我心里非常清楚,古代的**大多數都是在晚上才會打開門來做生意的,如果大白天開門,也是人影也不多見一個。這就好像現代的夜總會歌舞廳一樣,在寂寞的夜晚,人們潛伏在心底深處的**,經過一整天的工作、勞累、壓抑,到了晚上,在夜色的掩藏下,人們的利欲薰心才會表露無遺。但是我堅決相信,在自己的努力改造之下,怡香閣從今以后都不會再有這種情況出現。
  在我敲了不知多少次門后,在我幾乎要放棄的時候,從里面隱隱約約傳出夢話般的聲音:“誰啊?一大早就在這里大呼小叫,讓不讓人睡覺啊!不知道老子我昨晚很晚才睡覺嗎?”抱怨聲悠然響起,話音剛落,大門打開了一點點,從里面鉆出一顆頭顱,半睜著還滿帶睡意的雙眸,咆哮著吼道。
  “這位小哥,我和你們這里的媽媽早有約定,只要你進去通報一聲,就話昨天晚上那位公子要找她談生意,到時媽媽自然會讓你放我入去了。”
  那位小哥畢竟也在這里打滾幾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也依稀看出眼前這位公子舉止大方,談吐不俗,衣著十分華麗,不用說非富則貴,也不敢再怠慢了,于是十分客氣地道:“請這位公子在這里稍候片刻,我立即去通知媽媽。”說完,大門又再次關上了。
  我無可奈何地搖搖頭,難道這就是他們的待客之道嗎?這一點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一定要讓他們徹底改掉,現在唯有等下去。
  大概過了一刻鐘左右,門再次打開,只見**還是涂著那厚厚的脂粉,拿著手絹扭著纖腰向我走來,那嗆鼻的香水味,嗆得我幾乎要打噴嚏。
  “哎喲,公子你來得這么早啊!媽媽我真是有點怠慢不周了,還請公子你大人有大量,莫要見怪,快快請到閣里坐!”媽媽陪笑著說,不敢得罪眼前的大財神,討好地獻媚道。
  我也堆起虛偽的笑意:“呵呵,媽媽你言重了,是我自己早到,又怎能算是媽媽的錯呢!草圖我昨晚已經畫好了,現在只等木匠過來就可以動工了。”
  聞言,**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訝的神情,又帶有點興奮的道:“哇!公子還真是厲害啊,這么快就畫完,可不可以讓媽媽我瞧瞧呢?”
  “媽媽你說的是那里的話,媽媽你也是其中的一份子,當然可以看看。”我一邊笑著說,一邊從懷里掏出那疊草圖遞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