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48 傲云心思霸道索吻

次日
  天色微明,萬物初醒,一縷溫煦的陽光透過窗隙照進殿內,斑駁閃動的光暈給人帶來了點點溫暖。
  南宮傲云緩緩地睜開雙眸,目光不由得落在伏在桌子上那張甜美的睡顏上,他那干燥的嘴唇浮起了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慕容雪的睡顏已感到心滿意足。他現在不得不承認自己對雪兒的感情,昨天看見雪兒有危險,他還來不及作出考慮就已經挺身而出,他寧愿自己受傷,也不愿看見雪兒有絲毫的損傷,他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上了,但到底自己有多喜歡呢?連自己也未曾確定。現在唯一清楚的是在自己未曾完全了解這個女人是否喜歡上自己之前,絕對不能讓她知道自己對她的情愫。人一旦有了牽掛,有了依賴,就會變得失去自我,在宮中看多了那些虛情假意的女子,為了榮華富貴可以拋夫棄子。在他的觀念中始終相信女子都是水性揚花,見一個愛一個,只會攀龍附鳳,沒有一個女子能夠忠于自己的感情。正如自己府上的侍妾一般,都只是看上了自己的俊俏的外貌和特殊的身份,妄想有朝一日飛上枝頭變鳳凰,得到人人稱羨的權利與顯赫的地位。真正與自己知心的又有幾人。為此他一向不相信愛情,不相信有從一而終的愛,為了麻痹自己,刻意終日流連煙花場所,侍妾無數,讓人以為他是一個無心無愛,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為的只是不想自己輕易受到傷害。南宮傲云從未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為了一名女子,甘愿不惜一切,哪怕陪上自己的性命,也甘之如飴。就算事后,自己也不曾后悔過,這實在讓自己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你醒啦!”我剛剛醒來,就對上了他那雙熱切的目光,“口渴了嗎?”他不語,只是點了點下頜。我轉身為他倒了一杯溫熱的清茶,“受傷了不適應喝濃茶,你就將將就喝些清茶吧!”我那溫柔的語氣,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這樣平心靜氣地對待他。
  他欲要伸手接過我手上的茶杯,卻不小心牽扯動了身上的傷口,他緊蹙眉頭,我看見這樣,不由得感同身受,連忙將茶杯送到他的嘴邊,喂他喝下。
  南宮傲云料想不到,自己為了救她而受傷,卻換來她如此優厚的待遇,不但在態度上變得溫柔可親,而且言行舉止也變得體貼入微,儼然如賢妻良母一樣。能夠得到她的溫柔對待,南宮傲云倏然覺得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是非常值得的,他想要得到她更多的溫柔。
  他指著自己的胸口,故作難受,“我的胸口很痛!”
  “是不是傷口又裂開,快讓我看看!”我小心翼翼地揭開他身上的棉布,露出身上的傷口,幸好傷口并未再次裂開,懸掛在半空的心才稍微安心一些。
  “幫我想上些藥,我不想留下傷疤,否則我就不再是人人稱羨的俊美的太子了!”他勾起性感的嘴角邪魅一笑。
  我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都什么時候了,他還在擔心自己會否破相,真是臭美了。但表面上還是溫順地拿出藥膏,輕輕地為他抹上藥。
  我的指尖透過絲絲沁涼感覺滑過他的胸口,那感覺讓他舒服極了。上完藥后,我吩咐翠紅讓仆人把準備好的早膳端上來,本想讓他自己自個兒吃,怎知他又說胸口痛,想到他為了救自己而身受重傷,不由得心軟下來,一口一口地喂他吃下。
  一個月的時間彈指而過,為了方便照顧南宮傲云的傷勢,一大群太醫都留在太子府上隨傳隨到,一日三次的藥膳,以及一大堆調養內息的靈芝,人參,供應不斷。為了讓他吃藥,可就苦煞了我,每次都要我想盡千方百計才能哄他把藥吃下,有時我覺得受傷后的南宮傲云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像個小孩子那樣,愛耍賴,愛撒嬌,尤其對自己十分依賴。正如現在那樣,“乖!把這碗藥了,太醫說明天你就開始可以下**走動!”他的外傷已好得七七八八,只是還不能運功動氣,卻還要讓我喂藥。
  “你沒聽過苦口良藥嗎?快張嘴把它喝了!”我耐著性子哄著他,猶如變成一個啰啰嗦嗦的老太婆一般。
  “本太子說過很多次了,本王不用內服的藥,只用外抹的就好了!”他干脆整個人轉向**里側。
  “你就不怕在你的身上留下丑陋的傷疤,使自己變得不完美嗎?”我故意蟄他最在乎的事來糗他。
  “穿上了衣服誰看得見呢?而且有誰敢說本王不俊美呢?”他高傲的自述著。
  “你……”,我將碗狠狠地往桌上一擱,想把他從里側拉出來,怎知我的手剛碰到他的肩膀,他一個利落的轉身,翻身,壓下,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下一秒鐘,我們的位置互逆,我目瞪口呆地看著躺在身上的南宮傲云。
  “本太子說過,本太子的身體已經康復了,不用再喝藥了!”他撐起了上半身,俯視著懷中的人兒。
  “太醫說過再過兩天才能停藥!”我掙扎著想起身,無奈被他壓在身下動彈不得,又不敢太過用力反抗,怕他的內傷還未復完。
  他的身上未著寸縷,只除了上身綁扎傷口的那條棉布,這樣親密的姿勢太過**,讓我的呼吸開始有點喘不過氣來。
  “想本太子喝藥,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雪兒……”南宮傲云的呢喃著噴在我的臉上,縷縷青絲不自覺地與我的糾纏在一起,空氣中彌漫著**的氣息。
  “什么意思,”我猜測著,不會以為為了我受傷,要我以身相許吧!
  “雪兒,本太子是你的夫君,要一個吻不算過分吧!”
  南宮傲云詭異一笑。“這,這……,”我左右為難,不知所措。
  “看來雪兒連個吻也不肯答應本太子,本太子也不介意行使丈夫的權利,不過那就不是簡簡單單一個吻啰!本太子已忍了很久,算算日子也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沒碰過女人了……,”他那邪佞的氣息緩緩向我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