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46 生死關頭不離不棄

那名纖瘦的人影輕功上乘,轉眼間就追上了慕容雪。
  “主子有命,你就認命吧!你要自己了斷,還是要我動手呢?”話剛落下,一把透著寒光的匕首呼的一聲,擦過我的面容,直直釘在我身后的那棵粗壯的大樹上。
  “你們的主子是誰?因何要殺我?”既然逃不過,我也不打算再逃避了,那也不是我的作風,不過我有點好奇,到底是什么人非置自己于死地不可。從這些人的衣著裝束來看,應該是不像南寧國人,而自穿越過來后,自己雖然偷偷出過幾次門,但從未與他人發生過事端紛爭,奕無惹下仇怨,還是那種不死不罷休的仇怨。
  “誰叫你是南宮傲云的妃子,還是正妃呢?主子與你的仇怨大得很,所以殺了你一點也不冤枉,怪只好怪你自己倒霉,什么人不嫁,偏偏要嫁給南宮傲云。”那名纖瘦的人影全身黑衣黑褲,頭上帶著眼罩,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隱約聽出是名女子的嗓音。
  “就算是那樣,就算你真的要殺我,也要讓我死得明明白白,你說是不是呢?”我一邊說話,一邊向那纖瘦的人影緩緩靠近。
  不過那名纖瘦的人影大概仗著自己是個武藝高強的高手,對自己的武功信心十足,絲毫不把我的小動作放在眼里。
  “你這么說只是想在拖延時間,好讓南宮傲云前來救你吧!哈哈!你的想法實在是太幼稚,如今的他恐怕早已被我們的人帶走了,今生今世你恐怕也不能再見到他了。”那名纖瘦人影得意忘形的道。“剛才如果你能自行了斷,我還可以留你一個全尸,但現在嘛!你就到地獄里去問閻王吧!”纖瘦的人影話間剛落,他的雙手置于胸前,變幻成一道詭異的光圈,陡然間,連空氣也產生了奇異的波動。“受死吧!”只見那纖瘦人影大吼一聲,凝聚了內力的光圈正欲朝我的方向射來……
  黑衣人的聲音響徹云霄,在不遠處的南宮傲云也感覺到不安,他猛然預感到慕容雪有危險,手中出掌的招式更加干脆利落,招招都是兩敗俱傷的狠招,完全抹殺了他以往的風格。
  “南宮傲云,真沒想到,有朝一ri你竟然也會為了一名女子,焦急如焚,如果讓主子知道了……。”圍繞在南宮傲云身邊的人好像認識他,說起一些莫名其妙,讓人摸不著底的話。
  南宮傲云冷冷地輕哼一聲,并不回答。從衣袖里抽出一根細小的針線,扎于頭上的某個穴位,頓時一股強大的真氣自丹田似海水般噴涌而出,沿著經脈迅速地灌注到他的右臂上。在那一瞬間,他驟然感到一股無窮無盡的力量凝聚全身。連他身邊的人似乎也察覺到,這股讓人不容忽視的力量。
  “南宮傲云,你居然會用到這一招!”黑衣人有點難以置信的驚吼。
  南宮傲云其實是在下了一招險招,用這種方法雖然能在短時間內陡然增加數倍的功力,但是后遺癥也是明顯可見的。即使到了山窮水盡,生死關頭,大多數人也不敢去用這一招,所謂傷人者必自傷之,可以說的是如果運用得不恰當不但會反噬自己,甚至會同歸于盡。
  “去死吧!”南宮傲云那雙冰綠色的眸子散發出嗜血的光芒,妖冶邪魅,手中的軟劍宛如靈蛇出竅,呼嘯如風直接向眼前的黑衣人刺去。
  面對南宮傲云驟然如有神助般源源不絕的力量,黑衣人絲毫沒有招架之力,他的全身被軟劍從上至下切開兩半,五臟六腑噴薄而出,殷紅的血濺得四處都是。
  “南宮傲云,你自尋死路……,”另一名黑衣人兇狠的一拳砸在背部破綻大露的南宮傲云身上。
  “哧――”快如閃電間南宮傲云反手一劍,似有靈性的軟劍在另一名黑衣人的頸項處劃下了一道微細的血痕。
  他帶著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南宮傲云,然后往地上一倒,真是有點死不瞑目。
  南宮傲云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直接躍起朝著慕容雪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此時的他,還未意識到自己對慕容雪的在乎,已經遠遠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了。
  等他趕到那里時,入眼的情景幾乎讓他難以置信。因為他看到慕容雪居然平安無事,而且那個纖瘦的黑衣人早已倒在血泊之中,待他上前細看,才發現黑衣人的喉嚨上插著一根造型精致的銀針。
  “嘿嘿!”慕容雪詭異一笑,收好藏在衣袖中的銀針,輕輕松松地拍了拍手,然后蹲在黑夜人的面前,直接給了他一拳,“去死!現在看去死的是哪一位了!”我有點囂張地回道。
  “主子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他一定會為我等報仇的。”黑夜人用盡最后僅剩的余力詛咒著。
  “是嗎!真讓人期待他會怎樣對付我,不過現在,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他究竟是何許人也?”
  “哼!”黑衣人悶哼一聲,再也不能動彈。
  “真可惜!什么都盤問不到。”我無何奈何地嘆口氣,喃喃自語。
  南宮傲云站在我的身后,還有些心有余悸的擔憂,“你沒事吧!他有沒有傷到你了?”
  “你放心吧!我一點傷也沒有,不信的話你看……,”我在他的面前繞了幾圈,臉上笑逐顏開,對著他的胸前就是一拳,“沒想到堂堂當今太子,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里,打敗了兩名不相百中的高手圍攻,真是人不可貌相,了不起!”我豎起大拇指衷心的稱贊。
  南宮傲云悶哼一聲,緊接著響起了一陣陣難以壓抑的咳嗽聲。
  “你怎么了?受傷了嗎?”我的眼底閃過一抹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