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41 驚艷全場皇宮赴宴(四)

我驟然覺得眼前出現幾條黑線,一個玉倩公主也就算了,現在還半路殺出一個北辰風,對方還不是普通的角色,連鄰國的太子也來插上一腳,看來自己怎樣也逃避不了這趟渾水。
  “父皇,母后,既然太子這么抬愛,那么兒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請容兒臣獻丑獻上一曲,不過兒臣我想要清唱。”無奈之下,我唯有拿回主動權,不想再節外生枝。
  在得到南宮傲天的默許下,我緩緩走到宴席中央的場地上,宛如出谷黃鶯的聲音慢慢地從我的嘴邊流瀉而出,隨著歌聲響起,我的身形也開始輕輕地舞動起來。廣袖襯出纖細白皙的手臂,在這星光璀璨的夜晚,更加襯托出那膚賽白雪。每一個動作,既恰如其分地做到了位,又不讓人感到生硬,動作優美靈活。這一曲醉春風,舞如其名,舞姿飄然搖曳,看似簡單易跳,實則挑戰度極大。給人的感覺,有如沐春風一般,溫暖怡人,沁入心扉。
  乃至于,當我一曲飄然舞畢時,宴席中的眾人,還身不由己地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儼然如同全身被春風輕輕吹拂過一般,是那樣讓人忍不住淪陷在那片溫暖之中。直到不知是何人首先打破了難得的寂靜,接著眾人才如大夢初醒般,傳來的便是此起彼落有如震天的鼓掌聲。
  這樣的一曲,在今夜震驚了宴席上的所有人,就連那向來以冷漠著稱的南宮傲云,也露出了驚艷的目光,神情復雜的凝望著她。
  與此同時,在南宮傲飛和北辰風的心里,所受到的震撼亦不比其他人少。
  “不知太子覺得雪兒所表演的舞曲是否還算滿意呢?”南宮傲天故意詢問,其實從對方的臉上早已看出了端倪,只是想親耳聽到,親自證實罷了。
  “本王簡直滿意極了,本王自問欣賞過無數的歌舞表演,從未見過像太子妃這樣的才女,不但才華橫溢,就連舞蹈身姿,亦是美得有如仙女下凡,讓人看過一遍后,有種終生難忘的感覺,真可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舞場中的慕容雪,則是在眾人掌聲響起的那一刻,才從舞蹈的陶醉中回過神來。
  我向眾人施禮后悄然回到座位上。接下來,宴席繼續歡慶,我總覺得有幾道視線時不時地盯著自己看,讓我有點坐立難安,雖然不是怕了他們,但自己也不想招惹哪些無謂的糾纏。
  “太子,這里有點悶熱,我想出去走走。”
  南宮傲云看了看我,然后點了點頭,于是我帶著翠紅,離開了位置。
  “哎!還是外面舒服得多!”我走到御花園,不由得嘆了口氣。
  “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翠紅有點擔憂的看著慕容雪。
  “我只是覺得在里面實在是太無聊,所以想趁機出來透透氣而已。”我興沖沖地對翠紅說道,然后往遠處的涼亭跑去。
  “哎呀!小姐,等等我!”翠紅趕忙追了上去。
  我在石凳上坐下,“翠紅,宴會什么時候才結束啊?”
  “小姐,按照往常來說,再過半個時辰,宴會應該結束了。”“哦!那樣,我們就在宴會快結束前回去,你去拿些水果過來吧!”
  “是!”翠紅笑了笑,然后就跑開了。
  月色朦朧醉人,柔和的月光溫柔地灑在一身鵝黃色的慕容雪身上,宛如月宮的嫦娥仙子下凡般,出塵脫俗。四周飄散著陣陣的花香,給這個有點清冷的夜里,增添了幾綹暖意。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我不禁想起以前學過的一首詩,與現在的氣氛十分相似,不加思索已經脫口而出。
  “好句!好句!”忽然在寂靜的夜里傳來了一個欣喜的聲音,我忙轉身一看,來人竟然是剛才那個刁難自己的鄰國太子北辰風,此刻正笑瞇瞇的盯著自己看。
  “太子有禮!”我先是一愣,馬上回神行了一個禮。
  “太子妃不必多禮!剛才聽到太子妃的句子,果然是好句!絕句!太子妃堪稱南寧國第一才女!”北辰風滿含贊賞,目光中似乎隱藏著什么。
  “太子說笑了,雪兒只是隨口吟吟罷了。”我裝著謙虛的低下頭,實際上是不想與他多接觸,這個人身份特殊,自己天生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這個男人是個危險人物,雖然不是怕了他,但是在這個是非之地還是少惹為妙。
  “太子妃不用過謙,那句冷露無聲濕桂花,不正是應驗了眼前的光景嗎?不過不知道太子妃這愁緒,是從何而來,難道是南宮太子冷落了佳人嗎?”北辰風說話露骨,意有所指的道。
  我微微一愣,隨即意會,“太子千萬不要誤會,雪兒只是看著這深秋景色,思念起逝去的母親,因此有感而發而已。”說完,無奈的嘆了口氣。
  “哦!真是對不起了,挑起了你的傷心往事,不過沒關系,你現在有太子疼愛,又有這么多親人的關心,過去了的事,不開心的事就不要再想了。”北辰風下意識安慰著。
  “多謝太子關心,今晚太子是主角,還是請太子盡快回宴席,免得掃了太子的雅興了。”我不想再與他多談,唯有轉移話題罷了!
  聽出慕容雪的不耐,北辰風也不多言,帶著意味深長的眼神躬身離去。
  我拍了拍胸口,緊繃的情緒終于稍微放松一下,看來此人絕非善男信女,渾身所散發的皇者氣勢絕不輸給南宮傲云。
  “雪兒,你在這里做什么了?”身后驟然響起了南宮傲云那低沉的嗓音。
  “今晚我真是倒霉透了,剛送走了一個瘟神,又來一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太子,哎!為什么我這么命苦啊!”我用著幾不可聞聲音在喃喃低訴。
  “雪兒這樣說是何原因呢?”南宮傲云滿臉笑容的問道,心里已千回百轉了,眼睛盯著北辰風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我,我在這里休息一下,正好碰見太子。”我猶如做錯事般低下頭回道。這個南宮傲云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好似很生氣的樣子,難道他看見剛才的那一幕,而誤會了什么?”我們只是閑談一下,他也沒有必要生氣啊!啊!,不對!不對!我現在是他的妃子,這樣和一個陌生男子單獨閑談,而且對方還是別國的太子,在這里被人瞧見了,可以說是什么不守婦道的了,何況還被自己夫君撞見,男人其實都是心胸狹窄,不誤會才怪呢?如果傳了出去,輕則招來閑言閑語,重則會有損國體顏面。
  南宮傲云看了看低著頭的我,以為我作賊心虛,怒氣微慍。
  “小姐,我回來啦!真是累死人了,今天御膳房的人都在忙著晚宴的食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些東西,咱們就隨便將……,”翠紅終于瞧見涼亭里多了個男人。
  “拜見太子殿下,”翠紅忙把手上的托盤放下,向南宮傲云行了個禮。
  南宮傲云瞧了瞧桌子上的點心,冷冷的一笑,“太子妃是在這里辦宴席嗎?”
  “不是的,太子殿下,是奴婢……。”“我有問你嗎?”南宮傲云猛然大聲斥責,嚇得翠紅一下子跪倒地上。
  我一看急壞了眼,站起來,也不顧別的什么了,“你這個人到底什么回事,一進來就一副全世界都欠了你似的,現在又拿翠紅出氣。你怎么可以這樣,是我叫她拿些吃的過來,你有必要發火嗎?我只是覺得里面比較悶罷了,有必要活像一副捉奸在床的樣子嗎?真是莫名其妙!哼!翠紅,起來,我們回府”。說完我就氣急敗壞的拉起翠紅,沖出了涼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