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40 鋒芒初露皇宮赴宴(三)

我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他,只是有一下無一下地劃著碗里的菜肴,只是隱約覺得接下來會有什么事發生。
  “雪兒,你果然本事了得,連北冥國的太子都對你興致甚濃”。他有點微怒,扶在我yao上的手不自覺加重力度,我驟然感到腰上一陣疼痛,身體突然無力,剛好趺進他的懷里。“以后不準在人前這樣笑,尤其是男人。”南宮傲云俯下身來,在我的耳畔警告。我皺著眉心奇怪地瞥了他一眼,這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是個幼稚的人,他不是一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嗎?為何今天會有如此古怪離奇的舉動,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在吃醋呢?但我可不是這么認為了,自己既不是傾國傾城,又不是絕色佳人,而且一開始他就早已表明立場,雖然現在對自己的態度有所好轉,但絕對不可能是為自己吃醋,這一點我心里非常確定。在我的眼中南宮傲云就是那種高傲自大的男人,其實占有yu是非常強的,對于將要被人搶走的東西,哪怕是他自己不要的,也會不顧一切地把它搶到手,那只不過是自尊心作祟,與感情無關。一旦沒有人和他爭搶,他就會覺得了無興趣,就會棄之如敝屣,這就像小孩對玩具的心理一樣。
  但是殊不知,什么事都不會絕對的,這一切都只是他在找籍口,尤其是接觸到愛情方面,再理智的人也會失去方寸,凡事都會有例外的。
  南宮傲云滿意地看著慕容雪毫無反抗的靠在自己的懷里,滿眼揶揄的瞟了瞟對面的南宮鴻飛和北辰風,嘴畔不由得蕩出一絲勝利的笑意。
  “今天月色皎潔,不如眾位愛卿,就以月為題,現場比試一下文采如何?”南宮傲天突然詩興大濃。
  “臣等遵旨。”眾文武百官一齊領旨。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闌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氣暖,蟲聲新透綠窗紗。”當下一人首先開口,吟完后贏得一陣陣的掌聲。接下去陸陸續續有數位大臣爭相吟詠……我不由得輕嘆一聲,吟詩作對對于現代的我來說,真是一無所知,簡直可以說得上是一竅不通。雖然自己在現代也是學識淵博,但對于這種文人雅事,自己半點也不想沾上。
  那聲低嘆聲雖然極輕,幾乎毫無聲響,但是對于一個練武的人來說,聽見是一件輕易而舉的事。顯然而見,南宮傲云也察覺到我那細微的反應,攬著我的手絲毫沒有放松,反而給我帶來了一份安心的感覺,我沒有再留意周圍的事,心安理得的靠在他那溫暖的懷里,緩緩地闔上雙眸。
  “母后,倩兒聽聞皇嫂乃是慕容宰相的千金,慕容宰相深得父王的賞識,我想身為他的女兒,才智學識也非凡品,今日不知能否大飽眼福,領略一下皇嫂的才情呢?”坐在皇后身邊的玉倩公主向皇后請旨。
  “聽見慕容宰相”這幾個字,原本正閉目養神的我立時睜開雙眸,掙開南宮傲云的懷抱,心里有一股不安。皇后聽了玉倩公主的話,把目光調向南宮傲云,好像在詢問他的意見。
  我不由得帶著祈盼的目光可憐兮兮地望著他,希望他明白我的意思,但下一秒間,見他毫無所謂的微微含頷首。
  “既然云兒也沒有意見,雪兒你就來吟詩一首,也讓本宮來見識見識,大飽眼福吧!”皇后笑米米望著慕容雪,溫柔地道。
  眼見塵埃落定,我思緒快速轉動,關于月亮的詩句,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那首《靜夜思》。可是這首詩這么出名,不知他們聽過沒有,還是另找一首吧!我繼續地在苦苦思索,倏然靈光一閃,想起另一首也是描寫月亮的詩句,名叫《望月懷遠》,這首詩自己還背過,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好像是張九齡寫的,這首詩的意境卻令我難以忘懷。我揪起南宮傲云的衣袖,試探地問:“你聽過張九齡這個人嗎?”
  竟然從自己的妻子口出吐出一個男人名字,有誰聽了不怒氣沖沖呢?南宮傲云橫眉怒目的瞪著我,氣憤的怒道:“那個姓張的男人與你到底有什么關系?”她過去到底跟多少個男人有過糾纏不清。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快些告訴我到底認不認識紅九齡。”我有點不耐煩的搶道。
  “慕容雪,你這是在挑戰本太子的……。”不等他的話說完,我立即把雙手huai在他的脖子上,踮起腳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吻上他的雙唇。我知道用這個辦法是有點卑鄙,但唯今之計也只能如此,才能讓他心甘情愿說出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雖然時間地點有所不妥,但此時此刻自己無計可施,逼于無奈唯有出此下策,再也顧不上其他了。
  南宮傲云并非第一次被女人主動親吻,但此刻唇上柔軟的觸感,像一道su麻的電流傳遍了全身,這種欲罷不能的感覺是他前所未有過的,yu加深這個醉人的吻時,冷不防被慕容雪推開。
  “快說,你究竟認不認識張九齡這個人?”我有點心急的催促著。
  “不認識,”南宮傲云還沉浸在剛才的吻中,根本無瑕留意她質問什么,隨意回了一句。
  “承蒙母后與公主看得起雪兒,那兒臣就獻丑了,”得到滿意的答案后,我即時站起身,向皇上皇后行禮后,緩緩地背出張九齡的《望月懷遠》。“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怨遙夜,竟夕起相思。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如銀鈴般的嗓音,久久縈繞在大殿之上,同時也深深地震撼了南宮傲云的心。呤完后,我向眾人行了個禮,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這時大家才反應過來,驟然如雷般的掌聲不斷響起。
  “母后,想不到皇嫂的詩詞造詣這么精湛,實在令倩兒羨慕極了。”
  “難怪能夠當上太子妃,文采這么了得,想必歌舞也是一絕,不知本王今日是否有此榮幸能夠一睹太子妃的歌舞風采呢?”北辰風也附和著。
  我驟然覺得眼前出現幾條黑線,一個玉倩公主也就算了,現在還半路殺出一個北辰風,對方還不是普通的角色人物,連鄰國的太子也來插上一腳,看來自己怎樣也逃避不了這趟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