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第四章左擁右抱洽談生意

房間內不時傳出一陣陣嬉笑打鬧聲,我談笑自如的左擁右抱,一點也沒有半點女子的矜持。“來,春蘭,給公子我笑一個。”輕浮的撩起了左邊女子的下巴,我邪魅的說道。
  “公子啊!你真是壞了!只喜歡春蘭!難道秋菊就長得不好看嗎?”右邊的女子輕移玉步地踱過來,整個身體貼到我的身上不停地磨蹭著。
  美人溫香軟玉,投懷送抱,我又豈會有拒之千里之理呢!伸手輕輕一拉,秋菊就順勢跌進我的懷里。我壓低聲音,魁惑的嗓音輕輕吐出口:“怎么會呢?秋菊美人兒這么風情萬種,我見猶憐,看得公子我心神蕩漾。來,給公子我來香一個。”
  難怪幾千年來許多男人,哪怕家里有如花似玉的**美眷,都會忍不住往這種地方跑。美人軟玉溫香在懷,嗲聲嗲氣,嫵媚動人,又有幾個男人真正能夠抗拒得了這種致命的you惑呢!怪不得從古至今,都有這樣的一句印證: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的,男人總是貪圖新鮮,喜歡尋求刺激的享受。特別在這個時代,女子的地位極其低踐,就算出身顯赫的家世,也只是化作父母攀上皇權,有利可圖的一枚棋子吧了!套句這個時代的話——女子生來只是男子的附屬品,可有可無。想到這里,有時不免替那些可悲的女子而感到痛心疾首。
  我穿越到這里來,即將面對就是這樣一個時代,換成其他人,可能只能默默地認命,但對于一向不信命運,一向我行我素的韓菲雪來說,從這一刻起忘掉以往的身份,以慕容雪的名義重生,但我要用自己的雙手來扭轉乾坤,用自己的雙手來開創新的人生。在與春蘭,秋菊的玩耍調笑間,我恍悟到這一點。
  看看時辰差不多,我從懷里掏出兩張一百兩的銀票,放到兩人的手上:“你們先出去,幫我備些酒菜,順便幫我叫媽媽過來。”
  兩人拿了錢,笑容可掬的離開了房間。沒過半刻鐘,房外傳來**的聲音,“請問公子啊,奴家可以進來了嗎?”一個嬌聲嬌氣的聲音傳來,那聲音令我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媽媽,進來吧!”
  **甩著手絹,扭著腰肢,蓮步輕移的走了進來。“公子啊!你喚媽媽來有何吩咐?是不是姑娘哪兒侍候不周,讓媽媽我再去叫兩個漂亮的姑娘過來吧!”**試探的詢問。
  “媽媽你別忙,你先坐,春蘭,秋菊兩人侍候得不錯,只是我有點私事,想找媽媽商量一下,所以先讓她們離開。”
  “哦!那敢問公子找奴家來所謂何事?如果奴家能夠辦到的,一定會竭盡所能幫公子一把。”**一臉虛偽的笑著,客套地說。
  “呵呵!那我先在這里謝過媽媽了!講到幫我的忙,倒不如講是我幫媽媽的忙呢?”
  “公子你此話怎解?”**神情有點不悅,卻仍然堆滿虛假的笑容探問。
  “如果我講,可以有辦法讓你這間**的生意紅上百倍,甚至是千倍的話,你說怎樣了呢?”我滿面笑容的道出下文,就不怕你不上釣,誰不想賺錢越賺越多,特別是對于勢利的小人,視錢財如命,誰又會嫌錢多呢?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聽到能夠掙上比現在多上百倍的利潤,**的雙眼一閃而過了那貪婪的神情,哪個人不想餐餐吃的是大魚大肉,穿的是綾羅綢緞,戴的是金銀珠寶呢!
  “公子啊,你是在尋媽媽我開心嗎?你是在跟媽媽我開玩笑吧!”**不以為然的笑道,完全把他的話當作開玩笑。雖然他說得很令人心動,但是媽媽我也不是個蠢材,畢竟這里的**也不只她這一家。**不相信會有這么好的事降臨到自己的頭上,但是還是對他的話有所保留。
  “呵呵!媽媽,我又怎會拿你開心呢!只不過若是成功了,事成之后賺了錢我可要五五分賬哦!媽媽你覺得這樣如何呢?我人頭保證你不會后悔的!”我胸有成竹地說道。
  雖然我沒有做過生意,但是憑著自己的智商,以及現代的先進知識管理理念,我相信這么一點小事是難不道被譽為“天才”的我。
  “公子啊!話雖說得好聽,誰不想多賺點錢帶在身邊,但是媽媽我又怎么知道,你會不會騙我呢?假如到時候虧了,行不通了,又怎么打算?現在我們的生意也算不錯,我可不想中途有些什么節外生枝,反而搞得烏煙瘴氣,到時一發不可收拾,那又如何善后呢?”看著他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雖然說起來好似十拿九穩,但是講是一碼事,做又是另一碼事,后果如何誰又能預料呢?誰人能保證有穩掙不賠的生意呢?
  “媽媽,你所憂慮的乃是人之常情,如果換成是我,我也會有這樣的想法,為了聊表我的誠意,我會出錢把這里重新裝潢,而且我會親自**姑娘們一些虜獲男人的技巧,到時候如果還是虧損了的就全算我的,如果到時賺了,我們就五五分賬,媽媽,你覺得我所提出的方案怎么了呢?”這樁生意聽起來好像是我吃大虧,但是以我那超乎常人二百的智商,才思敏捷,鬼主意層出不窮,我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會真的吃虧,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一點虧也吃不了的。
  天下竟然有這么好糠的事,要是不干的話,那她就真的是傻子了,這可是無本生意,百利而無一害,有賺無虧的生意啊!
  “公子啊!這當中沒有什么陰謀吧!”**不由得重新估量著。
  “媽媽請放心,我只不過是想借用媽媽的名聲掙點錢,絕無半點所圖,如若媽媽還是不放心,我可以先放下一部分的銀票,以示誠意。”說著就從衣袖里掏出一大疊為數可觀的銀票,交到**的面前。
  “既然公子你這么有誠意,要是媽媽我還不答應的話,這就是媽媽的不是了,公子你一入門口,媽媽我就看出公子必定是人中豪杰,風度翩翩,將來一定會大有作為的。”**笑逐顏開地道,表面上是在吹捧我如何厲害,實際上是道出自己有閱人無數的眼光,不忘自吹自擂一番,說話的同時毫不客氣的接過遞過來的銀票,下所謂有錢自動送上門來,哪有不收之理呢?
  “那么請問應該要怎樣做?說出來好讓媽媽我心里有個底吧!”
  “呵呵,這一層媽媽你就不用操心,明天我就會帶裝修的草圖過來,媽媽你只要到時找好木匠,在這里等候,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保證讓媽媽你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既然公子你都這么說了,媽媽我會馬上去找木匠。”
  “既然已經談妥,天色也不早了,公子我也要早點回去畫草圖了!”說完后,我甩了甩手中的折扇,瀟灑的走出了怡香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