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9 遇三皇子皇宮赴宴(二)

待太子府的馬車浩浩蕩蕩地抵達宮門時,已酉時將至。
  慕容雪被南宮傲云扶下馬車,躍入眼簾的是巍峨雄偉的宮殿,那極盡奢華,精致的雕刻,正彰顯著皇族的高雅與尊貴。
  “太子,后面來的好像是三皇子的馬車。”青云上前向南宮傲云稟報。
  “鴻飛也來了,”南宮傲云轉過身來,視線落在剛剛在皇城宮門前停下來的馬車上。
  遠遠的,我就隱約瞧見一抹翩翩的白衣美男從馬車上跳了下來,向著我們這邊走來。
  “大哥,”如清泉般的嗓音從身后響起。慕容雪聽到聲音,緩緩轉過身來,只見迎面走來了一美男,與南宮傲云截然不同,此人眉眼帶笑,皮膚白希,整個人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讓人舍不得把眸光從他的身上移開。
  南宮傲云直視著慕容雪,把她眼底的神情盡收眼中,“鴻飛,這是你大嫂,慕容雪。”他將整個身體擋在我的身前,攔住了我的視線,語氣中有著明顯的火藥味。他伸手將我攬在懷里,表面上是讓我知道對方的身份,但很明顯是在向南宮傲飛宣誓自己的所有權。他還故意撩開我頸間的青絲,露出那些令人遐想的吻痕,親昵地對著我低喃:“雪兒,本太子知道昨晚累壞你了,本太子先扶你入席歇息一下吧!”說完,不等我有所反應,半推半強迫的攬著我向前走去。
  “南宮傲云,你剛才那句話是什么意思?”我怒火地甩開他的手,氣急敗壞的吼著。
  “你當著本太子的面前這樣看別的男人,而且那個人還是本太子的弟弟,現在還那樣理直氣壯的質問本太子,你有沒有羞恥之心?”陰狠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我,雙手緊緊的鉗住我那纖細的手腕。
  “眼睛生來就是看人的,難道我就不能看其他男人嗎?”感覺到手腕處傳來的陣陣疼痛,我咬緊下唇,倔強地不讓自己痛呼出來,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南宮傲云攬著我的腰肢,不再與我多言。
  太陽西沉,燦爛的晚霞如霓裳彩緞鑲嵌在天邊。設宴的宮殿里,到處燈火輝煌,一只只的紅燭照得整個宮殿如同白晝。大殿的兩側,各位皇親國戚相繼入席,我被南宮傲云攬腰邁入殿里,我們的出現,立刻成為所有在場人的焦點。
  雖然南宮傲云花名在外,但是他那與生俱來的非凡身份和妖孽般的俊顏,仍然是席上所有未出閣的少女心中的如意郎君。
  我雖然被他攬在懷里動彈不得,仍然清楚地感受到許多道目光直射而來,有羨慕,有妒忌,有不屑。南宮傲云的長相完美出眾,我雖然走在他的身旁,一點也不會因為他的耀眼而遜色。如果說南宮傲云如同妖孽般迷惑人心,那么慕容雪的出現就是意外下凡的仙子,又如修煉千里的精靈。
  此刻燭光映照著我的臉上,那只斑斕多姿的蝴蝶,更加顯得秀麗動人。席間所有的男賓客都忍不住抽氣聲不斷,我漠視眾人的目光,神色自若地安然入座。
  “皇上,皇后駕到,”一名公公站在一旁倏然喊道。
  只見眾人紛紛起身跪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卿平身。”
  隨著煙花一飛沖天,盛宴拉開了帷幕。婀娜多姿的舞娘正在輕歌曼舞,旁邊伴有悠揚的樂曲,宴席上佳肴美酒,芳香撲鼻,我無心欣賞眼前精彩的節目,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向對面的南宮傲飛,欣賞美男是一件賞心悅目的好事,眼前有如斯出眾的師哥,不欣賞實在是太浪費,但有人的想法卻是背道而馳。
  “慕容雪,你覺得本太子比不上鴻飛的俊美嗎?”她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盯著別的男人看,看她那戀慕的目光,他不由得氣上心頭,滿腔怒火無從發泄,他強硬地扳過我的下巴,強迫我與他對視,眼里升起了暴躁神色。
  “還是因為本太子從未對你**幸,你深閨寂莫難耐了。”他勾起嘴角別有所指的繼續道,出口的話非常露骨。
  “你真的很混帳。”此刻連我自己也不知是害羞還是氣惱,紅霞滿布,狠狠地瞪視著他,這一幕落在旁人的眼里是多么恩愛甜蜜的。
  “太子和太子妃真是恩愛,羨煞旁人啊!”一個大臣奉承地陪笑道。
  “這是當然。”南宮傲云緊緊地攬著我的纖腰,邪佞一笑,用只有我倆才聽得見的聲音低喃,“謹記,你是本太子的太子妃,就算本太子不**幸你,你只能乖乖地留在本太子的身邊,哪里也不能去,心里眼里都不能看別的男人,否則本太子就會對你嚴懲不殆,讓你要生不得,要死不能,比死更難受。”
  我的心滿是震驚,他的話如春風般輕輕拂過,但落在心里猶如一把鋒利的匕首劃過骨肉,自己早已看出他不是善男信女,當他親口說出這樣威脅的話時,即使自己也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但比起他的無情,卻是大毛見小毛而已。
  “不知道太子對這些舞還滿意嗎?”宴席間,皇上南宮傲天帶著無比威嚴的緩緩開口。
  “本王十分滿意,南寧國果然地杰人靈,不但舞跳得如此美,連人也美得如此驚人,”北辰風對南宮傲天施禮后,那雙修長如魅的眼眸竟然光明正大,毫不避嫌的投向慕容雪的身上。
  我驀然感覺到對面有一道灼熱的目光,我毫不畏懼的迎視對方,微微一笑。古代肯定都是盛產師哥美男的,眼前又多了一個,只見此人身穿一件碧綠的長袍,深邃的五官,劍眉星目,眉宇間不經意地流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神韻。他也是那種讓人一見難忘的類型,與南宮傲云同樣是相當出類拔萃的男子,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北冥國的太子也是一個非常有男性魅力的人,可惜現在我幾乎每天都與俊男相伴,即使長得再俊俏,也引不起我的興趣。我收回目光,不再去看他,只是有一下無一下地劃著碗里的菜肴,只是隱約覺得接下來會有什么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