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8 悉心妝扮皇宮赴宴(一)


  次日,慕容雪一大早親自端了些清淡的粥和些許小點心到西宛探望青兒。她的傷勢已經好轉了不少,在慢慢康復中,但還未能下床走動,看來還須一段日子才能完全康復,唯一讓自己可以安心的是,她的胃口還算不錯,今日自己送去的食物,她已吃去大半。
  回到主殿時,剛過晌午,吩咐翠紅備好熱水,沐浴更衣后,讓翠紅為我梳好發髻,烏黑的秀發上挽起,斜插著一淡黃色簪花,與自己所穿的鵝黃色衫裙極其搭配,清雅且端莊大方。看著自己臉上那塊丑陋的疤痕,我靈機一觸,拿起梳妝臺上的毛筆,點上胭脂,在疤痕的地方略添幾筆,一只栩栩如生,躍躍欲飛的七彩斑斕蝴蝶便躍于臉上,真是一箭雙雕,既掩蓋了臉上的疤痕,又增添了幾分性感迷人,我不由得佩服起自己神來之筆。
  “哇!小,小姐,你好漂亮啊!”翠紅睜大雙眸看著眼前謫仙般的人兒,發自內心的贊嘆。
  我審視著銅鏡中的自己,眉心微皺,自己頸上那抹淡淡的嫣紅還未退盡,這如何是好?總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南宮傲云臉皮厚,自己還要臉見人。我不停地在房中踱來踱去,腦海里突然靈光一閃,想起在21世紀時,在時常雜志上看見過的潮流彩妝,若有所悟地拿起一支毛筆,沾上少許淡淡的胭脂,在自己的頸項處輕輕描繪,寥寥幾筆,一朵朵約隱約現,璀璨奪目的玫瑰便盛開在自己的頸間,那些曖昧的痕跡,勾勒成飄落的玫瑰花瓣,我又捋起一束秀發垂落于胸前,讓那些玫瑰隱去,只有在微風吹拂時,那朵朵玫瑰才會顯露于人前。
  我重新審視了自己一遍,滿意地微微頷首,將丫鬟們眼中驚羨的目光盡收眼底。眼看酉時將至,我起身走到房門口,剛跨出門檻,迎面而來了個小廝模樣的男孩,一瞧見自己當即呆愣在原地,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全然忘記了過來的目的。
  “小兄弟!”我嗤笑一聲,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他才回過神來,此時早已滿臉通紅,他戰戰兢兢地跪下請罪。
  “是太子要你來找我嗎?”那個男孩微微頷首。
  于是,兩人連同翠紅一前一后地向大門的方向走去。
  當我三步并作兩步快走到前殿時,已經隱隱約約聽見不少女人的嬌笑聲,走到門外時,所上演的一幕正是眾妾爭寵的好戲。
  看來南宮傲云的侍妾妃嬪全都齊聚一堂,環肥燕瘦,婀娜多姿,讓我差點以為自己誤闖青樓了。這時在太子府門口屹立著一抹修長挺拔的身影,正是這場好戲的男主角——南宮傲云,他身穿一件暗藍色的華服,僅僅只是那一雙妖孽的雙眸,讓人只瞧一眼就會身不由己地沉淪其中,他的懷里正左擁右抱著兩個美人兒。
  這兩個美人兒各有千秋,左邊的那個是艷如玫瑰的姜婉儀,右邊的那個是純潔如白蓮的無雙,在他的身邊還在一個更耀眼的女人,看來應該是他的其中一位側妃吧!看得出來,其他的女人都對這三人有所顧慮,沒有那么明目張膽,只是正在你推我擠的暗中較量著。
  “太子妃到!”我暗中示意翠紅喊話,若不是這樣,看來擠到日薄西山,也休想走出這太子府的大門。
  原本喧雜的院落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轉身瞥向我。
  我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翹,唇畔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我輕移蓮步朝著那群女人走去,渾身散發出一股高貴的氣質震懾全場,讓在場的所有人下意識地自動退開,從中間讓出一條路來。我冷冷地掃視了她們一眼,真是嫵媚動人,各有秋千,看來南宮傲云也不過是一個食色性也的人,想到這里,我的心里有點溜溜的,一股莫名的氣憤驟然涌上心頭。
  我無瑕猜測自己的心思,傲然走出人群,與他四目相視,他那驚鴻一瞥,流露出太多的驚訝和欣賞的神情,深邃的目光凝視著自己。我回以一記高深莫測的微笑,就在這時,我感受到身后有三道仇恨的目光如利箭般直射而來,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我早已被她們千刀萬剮、粉身碎骨了。
  南宮傲云的目光仍然緊鎖在我的身上,眼中難掩驚喜和驚艷。今日的慕容雪一身別致的鵝黃妝扮更是令人耳目一新,尤其是原本丑陋的疤痕處,竟然活靈活現了一只燦爛奪目的蝴蝶,不但恰如其分地遮掩了那唯一的瑕疵,還添上了幾分艷麗,是那樣動人心魄。
  “過來,”他輕輕推開懷中的嬌軀,向我伸出手臂。
  我略微遲疑了一下,最后還是向他走去,將自己的小手放入他那厚實的大手里,一陣觸電般的暖流突然傳遍了全身,感覺是那么溫暖,給人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
  他順勢把我拉入懷中,俯身在我的耳畔輕聲呢喃著:“想不到我的太子妃打扮起來是如此的美艷動人,但不知你打扮得像個小妖精,是想勾引誰呢?下次再這樣,小心本太子會處罰你。”南宮傲云的心思確實令人難以揣摩,前一刻還柔情萬千,下一秒變臉比翻書還快,尤如獅子般陰晴不定。
  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還未有所回應,整個人騰空而起被他直接抱進馬車里,還未坐穩,就被他拉到他的腿上坐,雙手緊緊地擁著我的纖腰,一連串的動作快得令人嘆為觀止,看來他不愧是游戲人間情場殺手。
  “你這個色狼,討厭鬼,快放開……,”本想出口的罵語,被他接下來的動作而驚駭不動。
  眼見他的俊臉一寸一寸的越靠越近,那張性感惑人的唇就要吻上自己,我猛然回神,把臉輕輕一偏,挽救了自己的雙唇,卻不經意地送上了自己的耳垂。伴隨著他的氣息,我的耳根一陣騷麻,想要掙脫他的掌控,卻被他禁錮得更緊,雙手被他壓在身下,整個人動彈不得。
  “乖乖的聽話,別動,否則我不能保證……。”吐氣如蘭的哄誘讓我的心不禁漏跳了一下,好像從自己為他送晚膳那晚開始,一切都發生了不可思議的改變。他對自己的態度不止是天淵之別,從最初的避如蛇蝎到現在的糾纏不休,從最不屑鄙視到現在的溫柔體貼,這一連串的變化著實讓自己不知所措,心底殘存的理智警告自己不要掉進他那溫柔的陷阱,否則最后自己會傷痕累累。
  南宮傲云感覺到懷中人兒僵硬的身體,他更加肆無忌憚的,一口含住她那柔軟白皙的耳垂,舌尖溫柔地舔弄著,嘗到她耳后散發出來的清甜氣息,他猶如沙漠中饑渴已久的人,得到珍貴如金的水源,拼命地,貪婪地吮吸著,舌尖把她柔軟的耳垂納入口中輕輕地啃咬著,不由得愉悅地低喃,“雪兒,你真甜”。
  一聲“雪兒,”喚回了我的理智。
  “你別碰我,大色狼,死變態,”我冷冷地看著他,一臉鄙視。
  “別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是本太子名正言順的太子妃”,南宮傲云實在猜不透,慕容雪上一刻還留戀著自己的吻,下一刻就變成一朵全身帶刺的玫瑰,讓人不敢輕易靠近。剛才連自己也沉淪其中,她總是能在自己極盡引誘下保持清醒,很好,難度越大挑戰性就越大,這徹底挑起了南宮傲云的好強之心,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自己的潛意識里希望她心甘情愿愛上自己。
  “
  太子名正言順的女人又豈止我一人,府上有這么多女人爭風吃醋,搶著侍候你的大有人在,每一個都貌美如花,何必把時間浪費在我這個丑女的身上呢?太子若是對府中的膩味了,大可以再多納些美人。”我一口氣把心中的想法說完,沒想到自己聽在耳里是那么酸溜溜的。
  “哦!原來雪兒是在吃醋,好啦!你先歇息一會兒,到了本太子再叫你。”南宮傲云不怒反笑,臉上充斥著喜悅之色,他扶慕容雪靠在自己的懷里,她的表現讓他的心情好轉,知道她并不是毫不在乎自己,他的心如吃了蜜那樣甜
  ?
  我這回倒是乖乖的,沒有絲毫反抗,只要他不要占自己便宜,他怎樣想都與自己無關緊要,心里暗暗嘲諷,“真是一個狂妄自大的男人。”
  ps:求收藏!求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