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6 挑dou的夜萌芽的愛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分明是有意制造出令人錯愕的假象,我唯有氣惱的跟在他的身后往主殿奔去。
  剛走了幾步,身邊突然飄過一陣刺鼻的胭脂香味,抬頭便瞧見一個柔弱的身軀順著這邊走來,輕移蓮步,xing感liao人。
  “妾身見過太子。”嬌滴滴的聲音有如蜜甜。
  “雙兒,這么晚了你怎么還過來。”南宮傲云順勢將來人攬入懷里。
  “妾身想念太子,看見書房的燈還亮著,想必太子還未歇息,因此在這里等候太子出來,難道太子不掛念雙兒嗎?”一邊說一邊往他的懷里磨zeng,眼神有意無意地瞄向一旁的慕容雪,帶著濃濃的挑釁意味。
  “雙兒只是來看看本太子的嗎?那現在已經看到了……。”他帶著ai昧的眼神,雙手在她的yao身上不停地游移,眼里染上了濃烈的yu望之色。
  “太子,你好壞啊!還取笑雙兒。”她不依地掄起火粉拳捶打他的xiong膛。
  南宮傲云哈哈大笑,猛地將她打橫抱起,向著自己qin殿的方向邁步走去。
  “你,你們……。”我氣呼呼地站在原地呆望著遠去的兩人,他們去主殿恩愛chan綿,那自己怎么辦了?
  “真是發情的種馬。”我嗤之以鼻的抱怨著。無可奈何之下,唯有到書房里一宿。
  我一回到書房,剛剛躺下,就聽見隔壁傳來一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呻yin聲。
  “有沒有那么夸張嗎?想讓人不聽見也難了。”我把臉躲進被子里,雙手唔著耳朵。幸好聲音不是持續很長時間,看來那匹種馬果然有缺陷。“嘿嘿!活該。”終于安靜了,我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另一邊的寢殿里
  無雙全身chi-luo地半坐在**榻上,滿布紅潮,yu-求不滿意地埋怨道,“太子,您怎么了?”她早就發現南宮傲云分心,以往只要自己這樣挑dou他,他早已yu-火feng身,纏著自己了。但今天她已經這樣賣力地討好他,他還是那么漫不經心,一點興致也提不上,難道是為了那個女人嗎?她早已聽聞太子將那個女人接回了主殿,但沒想到那個女人生得這么丑陋,太子還對她這么上心,難道自己這花容月貌已經xin引不了他的興趣,他反而喜歡上那種尊容,一定是他貪一時新鮮,過不了幾天他就會討厭她的。
  “雙兒,本太子忽然想起還有些要事去辦。”南宮傲云穿上衣袍跨出門外,臨走時不忘又說:“在本太子回來之前,你已經離開這里。”說完便消失在夜色里。
  他剛才故意接受雙兒的挑dou,想籍此把慕容雪身影趕走,但當他真的把雙兒ya在身下時,腦海里出現的不是眼前這張花容月貌,而是另一張臉容,這個想法連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他不想深究其中的原因,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想馬上找到慕容雪,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安心。
  發現慕容雪不在院落里,南宮傲云有點失望,難道她在書房里?他又走向書房,推開門,果然看見她靜靜地睡在**榻上。他緩緩地走到**榻邊,眼里流露的深情連他自己也未察覺,只是chichi地凝望著她,溫柔地把她抱在懷里,向自己的寢宮走去。
  回到寢宮時,無雙已經離開了,他把她輕輕地放到**榻上,動作非常輕柔,沒有弄醒睡夢中的她。南宮傲云坐在**榻邊,出神地凝望著她的睡顏,望著她臉上的疤痕,雖然已經知道了她的秘密,但現在這疤痕不但沒有給他帶來難看的感覺,反而覺得為她增添了一股惑人的魅力。這疤痕遮掩了美貌,讓別人不能窺探,她是只屬于自己的,他的心中暗自慶幸著。
  看著她的睡容,一股無意識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地俯身,慢慢地吻上了她的唇畔,在她的唇上不停地來回gou勒舔yun。
  在迷迷糊糊間感覺到有一絲濕軟的物體在唇上摩sa著,我半夢半醒的緩緩睜開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放大了的俊臉,還有一張濕潤的嘴唇正吻上自己的唇瓣。
  迷蒙的雙眸瞬間睜大,整個人立即清醒過來,“唔,你……,”剛出口的話被他以吻封緘。他那熟練的舌尖挑dou著,不停地在我的唇上tian弄著,我緊閉著貝齒不讓其入侵,他卻極其有耐心,不停地yun吻著。
  南宮傲云雖然給人一種**成xing的錯覺,但絕不會強迫一個女人,他喜歡征服女人,在他超高強的調qing技巧下任何女人都會為他淪陷,甘心情愿地做他的女人。面對眼前的人兒,他不愿意強行索取,一點也不想勉強,只希望懷中的人兒能夠真心誠意做自己的女人。
  感到自己的心快要mi失在他那溫柔攻勢下,自己也不是青澀少女,在現代也曾有過不少的熱吻經驗,但眼前這個像yao孽一般魅huo的男人,讓自己無法拒絕,他的吻溫柔憐惜,對待自己宛如對待一個玻璃娃娃般呵護備至。他的唇又濕又軟,舌尖帶著陣陣的茶香,自己只覺得渾身su軟無力,理智讓自己要推開他,但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唯有任他不斷索求。
  “可惡的女人,”南宮傲云有點氣惱,他已經賣力地挑dou,而她居然不肯張嘴,他放棄了對嘴唇的挑dou,轉而流連在纖細地脖子上,種下一枚枚斑斑點點的草莓,接著在mi人的suo骨上輕輕地ken咬……。
  “嗯,唔……。”脖子上的濕吻讓我全身輕輕的顫抖,全身猶如被人放了一把火般的zhuo熱難受,我情不自禁地呻yin出聲,在這寂靜的夜晚格外清晰。我猛然被自己的聲音驚醒過來,腦海里驟然想起不久前,另一個女人也是因為這個男人而呻yin不已,我的心里就像喝了上百壇醋般難受,得到自由的嘴不由得對他大吼起來,“你這個死種馬,BT,惡心鬼,快放開我,”手不覺地用力,將他往外推開,走到一旁漱口,還用手不停地擦試著自己的嘴唇。
  “慕容雪!”南宮傲云憤怒地吼出她的名字,聲音大得幾乎整個太子府都能聽見。他簡直要被氣瘋了,這個女人居然在享受完他的吻后說他惡心,還一臉想吐的表情。
  “你竟然這么大膽罵本太子BT,本太子惡心,你想死是嗎?”變臉也沒有那么快,前一刻還溫柔多情的他,后一刻就變成豺狼虎豹。
  我眼疾手快的閃到一旁,不假思索地吼回去,“你剛才不是和別的女人上chuang了嗎?還yu-求不滿嗎?現在還來碰我,你覺得不臟,我卻覺得惡心死了!被你吻了,那感覺好像和一千個女人間接接吻那么臟,那么惡心,想起來都令人恐怖難忘了。”
  聽在南宮傲云的耳里又是另一種意思了,南宮傲云理解成:慕容雪在怪責自己和別的女人上chuang嗎?她的眼神在他看來是女人之間爭風吃醋的最好證明,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絲絲喜悅,憤怒的情緒也緩緩地舒緩下來了,“不知道剛才是誰在那么享受著我的吻呢?”他調侃著她,漸漸地向她靠近。
  我尖叫一聲,馬上跑進寢宮的里面,反手將門關上拴好,把里間能夠拖動的衣柜,梳妝臺等全擋在門上,將所有的窗口關好,然后拿起水杯不停地漱口,重復了無數次,再全身無力地躺在**上。
  南宮傲云看著慕容雪像只受驚的小兔子般飛快地逃跑,眼中充滿了笑意,但當他聽見家具拖動的聲音和她漱口的聲音,不由得又氣上心頭,想要征服她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從來他都不輕易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可是現在,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對慕容雪的防備越來越弱,從未有過的迷茫淹沒了他的感知,他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面對她。只是連他自己也未察覺,萌芽的愛已在再次見到慕容雪的那一刻起暗中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