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5 探問傷勢親送晚膳

我一下子詢問了許多自己好奇的事,大多數都是關于南宮傲云的私隱,如果在現代,自己都可以做那些八卦記者了,問完了所有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后,看看離晚膳還有一段時間,我決定去地牢里打探一下青兒的傷勢,雖然不能進去,但是詢問一下應該沒有問題的。
  不知地牢在哪里,也不知自己繞了多少路,總之就是逢路就走,見人就問,幾經艱辛終于站在地牢的門外,果然守衛森嚴,連只蚊子也不能飛進去,我終于體會到書上所寫的“插翼難飛”是什么意思了。
  “敢問這位大哥,昨天押進地牢里。那位太子妃身邊的丫鬟傷勢怎樣了呢?”我問了守在那里當值的侍衛。
  “昨天太子已經吩咐了大夫過來治療過了,再過幾天就能痊愈了,沒有十分大礙。”侍衛看著眼前這個帶著面紗,又身穿華麗衣裳的女子,能在府里自由走動,想必定是府中的某位主子,也不敢怠慢,恭敬地回道。
  “你可不可以幫我個小忙,把這些糕點交給她呢?”知道青兒每天都要喝那些苦得要命的湯藥,我特意在廚房里拿來的。
  “好吧!這里是地牢重地,閑人不宜停留,還望夫人盡快離去,不要為難在下。”侍衛對她有禮地俯身。
  我看了看天色不早,晚膳時間快到了,也沒有再難為那些侍衛,憑著剛才的記憶回到廚房。
  “王管家,太子的晚膳做好了嗎?”
  “回稟太子妃,剛剛做好了。”
  “那有勞王管家,派個人幫我一起端到太子的主殿去。”
  “這是老奴的份內之事,太子妃不用這么客氣。”
  不一會兒,五菜一湯和一道特制的主食擺放在鋪有精致花紋的檀木桌上。經過煎制而成的雞扒淋上蜂蜜,散發出陣陣的肉香,其他的菜式是平時再普通不過的菜色,遠遠及不上這道慕容雪花心思烹制的獨特風味。
  過了大約半盞茶的功夫,還未見南宮傲云回來,從丫鬟那里知道,他已經回府了,此刻人正在書房里,我決定親自送到書房,因為這雞扒一定要趁熱吃,否則待冷了后,口感就差得遠了。如果不能讓他滿意,今天自己就白忙一場了。
  我帶著翠紅,來到太子的書房前,只見兩名侍衛守在書房外,翠紅連忙上前,“麻煩兩位侍衛大哥通傳一聲,就說太子妃為太子送來了晚膳。”其中一名侍衛微微頷首,轉身走進去通報,接著便聽見南宮傲云慵懶的聲音,“讓她進來吧!”
  “太子,我為你送晚膳來了。”我十分不習慣巴結討好他,但今時唔同往日,為了救青兒,也只過認了。
  “沒有人告訴你,書房不是你們女人能夠隨便出入的地方嗎?”南宮傲云埋首桌前,看也沒看一下我一眼,語氣冷漠如冰。
  “太子說得有理,確實沒有人告訴我。”我面不紅,氣不喘,對答如流。“我只不過是拿吃的給你,你既然不喜歡,不吃就算了!我就拿給守在門外的侍衛大哥吃,他們也辛苦了,免得浪費食物,也算是慰勞他們。”白天還說要吃自己燒的菜,晚上就冷酷如冰,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難怪下人都說他喜怒無常,心理不全的男人都有點BT,我喃喃自語的暗道,說著轉身欲離去。
  “回來,東西放下,你才出去。”南宮傲云聲音更加冰冷,他的心中升起了絲絲微怒,就算是他不想吃的東西,也由不得她隨意轉贈其他男人。
  我不情愿地白了他一眼,最后還是將盤子和筷子放在他的書桌上,然后退出了書房。
  書房內
  南宮傲云緊緊盯著眼前桌子,桌上擺放著一個盤子,里面盛著淋上了蜂蜜的雞肉,他微微的蹙著眉頭,這可以吃嗎?南宮傲云拿起筷子,挾了一塊放到嘴邊聞了聞,一陣肉香撲鼻而來,他順勢咬了一口,蜂蜜甜而美味,肉質滑而不膩,蜂蜜掩蓋了雞肉的熱氣,另有一番風味,沒料到相府千金居然能夠做出一道自己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菜式,而且味道甜而不膩,令人食欲大動,他開始細細地品嘗起來。
  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人,如果不是與慕容雪一模一樣的容貌,他肯定會把她當作另一個人看待,她的前后變化是本性還是偽裝呢?如果是偽裝的,一定與那個老家伙有關。她到底只是那個老家伙的一只棋子,還是鋤強扶弱的女俠,還是公于心計的女人呢?滿腹的疑團令南宮傲云變得心緒不寧,向來沉穩冷靜的他也有心慌的時候,這個女人真的是徹底引起了自己的興趣。
  這時,一道宛如天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進來,”不用看也知道進來的是誰。還未等我開口,南宮傲云就搶言,“為何去而復返?”
  “額,我只是想問一聲太子菜式還合胃口嗎?”我變得有點小心謹慎起來,邊說邊偷瞧他的表情。
  “唔!本太子對你的廚藝還算滿意,所以想給你一個特別的獎勵。”說著俯身將唇湊近她的。
  “不要!”見狀,我大吃一驚,他說的獎勵不會是要吻自己吧,我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嘴唇,不停地搖頭。
  南宮傲云一臉殲詐,看見慕容雪的表情,戲謔的道,“原本我想告訴太子妃你,從今天開始不用為奴為婢,既然你不愿意,舍不得離開本太子半步,那就繼續留在主殿侍候本太子吧!”他一臉精光,轉身走出書房,還不忘回頭對她說:“還不快點跟上本太子,是想要本太子抱你回去嗎?”接著就聽見他一陣洋洋得意的笑聲在外面響起,門外守候的侍衛以為自己眼花,從來不懂笑為何物的太子,居然有開懷大笑的一天,不由得用手捏了捏自己。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分明是有意制造出令人錯愕的假象,我唯有氣惱的跟在他的身后往主殿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