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4 蜜汁雞扒盤問王安

“奴婢參見太子妃。”慕容雪正呆坐房中,想著南宮傲云臨走時所說的話,這時,一道清脆婉轉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眼前站著的是兩個手捧托盤的小丫鬟。
  “無須多禮,起來也罷,你們有何事?”連個丫鬟都長得這么清麗脫俗,這個太子果然是個種馬一個,看來不出幾年,也會收為侍妾了。
  “回稟太子妃,這些都是太子叮囑奴婢,為太子妃添置的一些新衣和精致的首飾,太子還說,如果太子妃不喜歡的話,可以請宮里專為皇子公主設計服飾的御制閣的人,前來親自為太子妃訂制喜歡的服飾。”其中一個長得比較年幼的丫鬟說。
  “太子妃,這是太子命奴婢送來的,這些都是使臣進貢給我國最好的上等胭脂。”另一個長相較成熟的丫鬟接著插嘴說。
  這個南宮傲云到底什么葫蘆買什么藥,之前勒令自己不能出現在他的眼前,見到自己猶如看見洪水猛獸一樣避如蛇蝎。現在對待自己的態度為什么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到底是良心發現了,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陰謀詭計呢?看來后者的可能性比較大。自己現在在這里不是要為奴為婢,不過有福享,不去享受的話那個人肯定是傻瓜一個,有什么事以后再想辦法。
  “你們幫我把這些物品端進里面的房間就行了。”等兩個丫鬟將一切的物品擺放好后,便有人來侍候慕容雪梳洗一番。接著就看見有人為她端來了豐富可口的早膳和精美的點心,生平首次享受到太子妃的待遇,心情驟然大好。食欲大動的起來,我美美地吃完早膳,馬上有丫鬟上前侍候,換上了一套剛送來的雪白衫裙,質料上乘,一看就知價值不菲,腰間還有同色系的流蘇,行走起來飄逸動人,嬌美三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廚房準備好今晚的晚膳,為了博取那個喜怒無常的太子,我決定做些他從未吃過的口味。
  ―――――――――――――――――――――――――――――――――――――――――――――――
  太子府的廚房
  此刻,慕容雪正挽起衣袖,準備大顯身手。翠紅在一旁看見了,有點心痛地說:“小姐,這些粗重的活兒,由奴婢來做吧!”
  “你們還呆愣著做什么,難道真的要太子妃親自下廚嗎?”翠紅一臉怒氣地瞪著那些目瞪口呆的人。眾人聞言,這才回過神來,有人早已前去稟報給總管知曉。
  聽聞消息,匆忙趕來的王安,看著這個帶著面紗的太子妃,一邊用袖子抹去額頭上的汗珠,一邊慌忙跪下,“太子妃,您這樣做是折煞老奴了,有什么重活就吩咐老奴,讓下人去做吧!”簡直是開玩笑吧!現在整個太子府有誰不知,太子已經將太子妃接回了主殿居住,他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讓太子妃親自下廚啊!萬一出了什么意外,受傷了,太子不斬了自己的頭顱才怪呢!廚房里的其他人看見總管大人不停地跪拜,大伙兒也慌忙跪倒在地,磕頭如小雞啄米般,口中齊喊:“太子妃饒命,太子妃饒命!”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為什么古代的人動不動會因一點小事就求饒跪拜,生長在這個貴賤懸殊的社會,真是不幸啊!
  “你們不用那么緊張,我只不過是想借你們的地方做個雞扒而已。”自己在現代經常一個人獨居料理三餐,自己酷愛雞扒,經常下廚煎制,這也是自己最拿手的一道菜,不過這里沒有那么多材料,就勉強將就將就用現成的。
  “太子妃,還是讓老奴吩咐廚娘做吧!萬一太子怪罪下來,老奴一干人等都脫不了關系,頸上人頭不保啊!”王安戰戰兢兢的苦苦哀求,差點兒要喊爹喊娘了。
  “我不動手也行,我說什么,你們都要按照我的方法去做,還有我問什么,你都要據實回答,不得隱瞞。”我抿嘴一笑,一抹精光一閃而過,我知道這個王安在府中應該待了很長時間,肯定知道許多關于南宮傲云的事情。
  “多謝太子妃,老奴遵命。”
  “王管家,請你命人將這塊雞肉切成幾塊半只手掌大小的方塊形狀,再用慢火把雞肉煎至八成熟,切記要用慢火,肉不能太熟,如果你們掌握得火候不當,煎出來的雞肉就會失去了嫩滑的口感,再另外準備一些上等的蜂蜜分裝備用。清楚了嗎?”我熟練地陳述了制作蜜汁雞扒的全部過程,只是將原來比較繁多的材料,換成現成的材料。
  “請太子妃放心,老奴已經全部記下了。”
  “記下就好了,還有一點就是,這道菜不能過早準備,要等到其他的菜色準備好了,在上菜前半柱香的時間才能動手制作,過早烹制冷卻了就會失去其鮮味。”王安不住地點頭稱是。
  “接下來我要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實話實說。”
  “老奴遵命。”
  “太子是一個怎樣的人。”
  “太子雖貴為太子,對待下人極好。”
  “哦!”看來你是想讓我親自下廚了!還不從實道來。”
  “太,太子冷酷無情,喜,喜怒無常。”王安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回道。
  “太子前后總共有多少個老婆,啊!我的意思是他有過多少女人。”我問得臉不紅氣不喘。
  “這……”“你還想要隱瞞嗎?”我橫眉怒目的瞪著他。
  “回太子妃,老奴是在,是在數數呢!”
  良久,“回,回太子妃,老奴也記不清,好像有近半百左右吧。”王安小心翼翼的說,眼偷偷地瞄了瞄慕容雪。
  “什?什么?”我差點兒咬到自己的舌頭,我撫著自己的胸口,待心情慢慢地平伏下來。近半百,想到這個就令人作嘔了,古代也沒有那些避免病毒的“工具”,那個他不是臟得很嗎?不知有沒有粘上什么傳染病,什么不治之癥了。我此刻雖然在心中責罵著這個**的太子,但在心底深處,隱隱升起一股連自己也不明白的擔憂。
  “太子妃您沒事吧?”王安生怕剛才的一席話,刺激了她。
  “沒事,沒事。”自己是個現代人,早就司空見慣了現代人那些**韻事,只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還是有點激動罷了。
  “太子到現在有沒有子嗣?”
  “回稟太子妃,太子十四歲就納妾,至今都未曾有過子嗣,我們做奴才的怎能說主子的事呢?只不過……”王安沒有把后面的話說完,不過只要有點腦子的人一想就知。
  我一臉鄙視,看來他是因為有太多的女人,夜夜笙歌,一定是縱欲過度,不知節制,造成身體負擔不起,變成不ju了。
  王安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盯著了我。后知后覺的我才意識到自己沖口而出地說出了最后的結論。一旁的王安仍然困在呆愣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我沒有聽到,我沒有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