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3 慕雪求情為他穿衣

當慕容雪正在思索著:南宮傲云因何事而改變了對自己的態度時。一旁備受冷落的他忍不住輕咳一下,成功地截斷了慕容雪的深思。我強行收回凌亂不堪的思緒,換上了淡然的神色,“太子,您的姜側妃命人打了我的丫鬟青兒三十大板,又把人關進地牢里去,我想請太子高抬貴手放她出來,她身上有傷,我擔心再不快點救她出來,她可能會死在牢中。”我心急如焚地道,時間拖得越長,對青兒就越加危險。
  “本太子覺得婉兒這樣做一定有她的道理,奴婢犯錯受罰,這里理所當然的事。”他說得云淡風輕,不以為意。
  “奴婢也是人,也有父母生,縱使有錯,也罪不至死,更何況無憑無據,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見他視人命如此輕率了事,我有些微怒,但依然保持良好的態度,今天自己有求于他,絕對不能把他惹怒,否則他一怒之下,遭殃的就是青兒了。
  “那太子妃的意思是,婉兒濫用私刑,徇私舞弊咯?”南宮傲云話中有話挑著眉反問。
  “我從來沒有那樣說過,我只是想太子把她放出地牢,然后找人為她醫治。”他說得那么理直氣壯,只不過想袒護他的女人吧了,這事自己管不到的,難道青兒就應該受這無妄之災嗎?我的心有點忿忿不平。
  “如果那個丫鬟真的犯了錯,本太子就這樣把她放出來,豈不是姑息養殲,難以令人心服嗎?以后誰還服從命令呢?”南宮傲云有點咄咄逼人。
  “太子,在這個太子府里,太子你算了就算數,只要太子你肯開口,誰又有那個膽量說不呢!更何況青兒只不過是一個小丫頭,又怎會這么輕易傷害到高高在上,前呼后擁的姜側妃呢?還請太子明察秋毫。”
  “對側妃不敬,論罪當斬。”他出口雖輕,但語氣冰冷至極點。
  “太子到底要怎樣,才能把青兒放出來。”這簡直就是在草菅人命,還有沒有王法啊!氣憤中的慕容雪早已忘了,王法就是他家定出來的。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你憑什么要本太子放人呢?”南宮傲云故意百般刁難,就是想要看慕容雪出丑,在他的觀念中,沒有人會誠心誠意,甘愿付出自己所有,去救一個對自己毫無利益可言的人。
  “只要太子答應放青兒出來,我愿意為奴為婢,任太子你差遣。”無計可施下我不得不向他俯首低頭。
  “為奴為婢。”這實在是個不錯的主意,南宮傲云重新審視了她一遍。在言語之間對慕容雪又有了新的發現,自己迎娶的真的是那個老家伙的女兒嗎?那個心思縝密的女人,亦或者又在自己面前演戲,想博取自己的好感。
  “你認為一個從小就嬌生慣養的相府千金,能夠干好下人的活兒嗎?”南宮傲云有點冷嘲熱諷的反問。
  “未試過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自信地抬起頭,不就是打掃衛生,洗衣做飯嗎?自己在現代生活了那么多年,向來什么事都是自己親自料理的,而且作為一名出色的特工,基本上可以說得上樣樣精通,這些根本就只是小菜一碟,大材小用罷了,又怎會難倒我呢?
  “好,既然如此,從現在開始,只要你做得令本太子滿意,本太子馬上放人。”
  “沒問題,只要太子守信承諾,不要食言而肥,但是青兒的傷必須馬上診治。”我不忘補上一句。
  “青云,馬上傳個大夫去地牢,為太子妃的丫鬟料理傷勢,務必小心照料。”南宮傲云對門外的侍衛吩咐好,然后轉過身來,望向慕容雪。
  “這樣你應該滿意了吧!”
  “慕容雪在此謝過太子。”我那蒼白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微笑,我忽然間覺得這個男人也不是那么冷酷無情。突然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在那冷酷無情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熾熱的心,只是恐怕受到傷害,以此來掩飾罷了。
  “還不快點過來為本太子更衣,本太子馬上要進宮上早朝。”南宮傲云馬上擺出一副主人的架勢。
  “啊……。”慕容雪聞言,將剛剛對他的好感馬上收回來,一開始就要自己為他更衣,**果然是男人的代言詞,不就是穿衣而已,就當是給個種馬穿衣服就是了。
  “還呆在那里干什么?”南宮傲云眼里閃過一抹精光,他忽然興起逗弄慕容雪的念頭,終于讓他發現這個外表沉穩冷靜的女人,也有害羞的一面,這正好是唯一對付她的武器。
  “雪兒,你是要本太子自己脫衣服嗎?”南宮傲云故意調侃。
  聽見他那魅惑人心的嗓音,居然這么親昵地喚著自己的名字,又用那么惑人心神的語氣調侃自己,我突然心生警惕起來,自己什么時候和他變得這么親密,總覺得他有什么陰謀詭計,等著自己跳進去,但眼前形勢,由不得自己多加選擇,唯有見招拆招罷了。
  “額,這就來了。”我走近他身邊,眼一閉,視死如歸似的拉開他腰間的腰帶,剎時一件皇袍墜地,驀然露出他那白希強壯的身體。我不敢多看他一眼,只是不停地在心中默念著,“只是一匹種馬而已,一匹種馬而已,不用驚慌,不用害怕……。”
  我匆匆拿起**塌上早而準備好的衣袍,他十分配合地適時抬起手臂,我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將這件衣袍穿到他的身上,遮住了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地方,這才略微松了口氣,再用那雙有點顫抖的手幫他系好扣盤,時間仿佛變得很漫長,一顆,兩顆,為什么古代的衣服都這么麻煩。我紅著臉,不敢迎視他那雙探究的眸子,經過幾番苦戰,終于扣好了,順手轉身去拿另一件。
  “雪兒,原來你喜歡**外穿,先穿外袍的嗜好。”南宮傲云戲謔的說著。
  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明知他是有意這樣說的,也懶得與他計較,手上的動作也迅速了很多,而他也非常配合的抬起腿,很快衣褲都穿著好了,再為他綁好腰帶,終于完成了這煩人的活兒,我馬上跳開離他幾步以外的安全范圍,這才平復心中的緊張,心神略才平靜。
  接著他又喚人進來為他梳髻,剎時整個人看上去精神抖擻。
  “從今天起,你就搬來主殿,方便本太子喚你時隨傳隨到,晚膳時我要嘗一嘗你的手藝如何,”話剛說完就走出了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