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2 難得溫柔美人出浴

太子府書房門前
  “太子妃請留步”總管王安恭恭敬敬地向慕容雪行禮,“小人是太子府上的總管王安,太子進宮還未歸來,現在不在書房里”。
  “你認識我?”我不由得打量起這個看似四十出頭,一臉精明的管家。
  “小人是太子府上的總管,管理一切府里事務,府內上至主子,下至奴才,小人都全部認識,更何況是太子妃呢?”言語之間謙恭有禮卻又不失圓滑,難怪能夠扛起太子府里的大小事務。
  “太子何時才回來!”
  “回太子妃,小人不清楚,請太子妃先回去歇息吧,待太子一回府,小人馬上通知太子妃。”
  “不用多此一舉了,既然我已經來了,就在書房等他吧!”萬一這個人說得好聽,但做不到,今天自己豈不是很難見到那個男人,青兒就會更加危險了。
  “但是太子吩咐過,他不在的時候,任何人等都不得進入書房里。”王安有點難為地回道。
  “好,既然如此,我就在外面等他。”我也不想留難他,他也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
  “太子妃請便。”
  我不知自己等了有多久,坐在院子里的大樹旁,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夜深人靜,南宮傲云才回到府中,近來朝堂局勢動蕩,老二南宮傲揚私下想拉攏當朝宰相慕容天,也就是慕容雪的父親,自己所謂的岳父大人。
  慕容天乃我朝元老,門生弟子不下百人,大部分還是朝中大臣,雖然無實在兵權,但是只要他一聲號令,足以讓朝綱動蕩不安。雖然按常理來說南宮傲云才是慕容天的女婿,在情在理都應該幫南宮傲云,但是因慕容雪不得寵,慕容天的眼線頗多,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的女兒備受冷落,對南宮傲云存在著極度不滿,南宮傲揚不知從何處得知這個消息,趁機想籠絡人心,不擇手段也要達成目的。
  南宮傲云表面上對朝堂之事漠不關心,實則心里憂心如焚。所以這幾天自己都在宮中,與父皇商量朝中的事,為父皇分憂解難。他自己非常清楚,他是當今皇后嫡出,戰功彪炳,如無意外將會是下任的儲君,也正因如此,也成了那些對皇位虎視眈眈的同父異母兄弟的眼中釘肉中刺。
  剛踏入院子里的南宮傲云,一眼便瞧見了樹影下有一抹純白的身影,遠遠望去,她雙手垂放在身前,頭整個靠向樹身露出白皙的頸項,微風輕輕地拂過,如墨的發絲有點搗蛋的在胸前擺動著。他走到慕容雪的身前蹲下,看著近在咫尺的睡顏,看著她臉上那塊丑陋的疤痕,他沒有露出厭惡,避而遠之的表情,如果讓人瞧見這一幕,就會驚訝萬分,向來對于喜愛美人的的太子來說,破天荒沒有推開眼前的丑女,反而對睡夢中的她展露柔情的一面,真的讓人跌爛眼鏡,有點不能讓人置信。但有誰知道南宮傲云為了在皇宮里生存下去,為了擺脫皇后的監視,為了不再受制于人,而掩藏了自己的真實性情,故意出入煙花之地,侍妾成群,不得不營造一個風流太子的形象,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一個貪圖美色之人,如果遇到心意之人,無論對方相貌如何,都會愛得義無反顧,死心塌地的,只是身在皇宮,對一切的人或事都不能輕易動心,唯有偽裝成對一切都異常冷漠,才能夠更好地保護自己不受半分傷害。
  南宮傲云就像受到誘惑似的,不由自主地伸手輕撫上她的臉頰,當指尖不經意地觸及那一片冰涼的肌膚時,才回過神來,以為只是自己的手冰涼,伸手再撫上她的手上,仍舊是一片冰冷沒有一點溫度。
  “可惡的女人,到底在這里睡了多久?”他心中暗自咒罵,難道她在這里是為了等自己回來嗎?想到這里,南宮傲云的心底涌現了一股連他自己也不易察覺的喜悅。南宮傲云伸出雙手,溫柔至極地將她抱在懷里,就像捧在心坎中呵護的珍寶一般,朝著書房的方向走去,將她放置在自己常常小憩的床塌上,親自幫她脫下繡花鞋,再細心體貼地為她蓋上一張薄薄的毯子,慕容雪對于這時所發生的一切卻渾然不知,仍然在沉沉地睡著
  。
  南宮傲云伸出食指輕輕地點了點她的紅唇,“看在你在這里等我的情分上,今天就讓你睡在本太子的書房吧!”他的聲音極其細微,好像怕大聲一點就會吵醒睡夢中的人兒,如果她不是那個老家伙的女兒,如果她不是如此深藏不露,如果她能夠以真面目,真性情來對待自己,那一切就會有所逆轉,一切都會變得完美無瑕。可惜這一切的發展都不是自己可以輕易掌控的,他搖搖頭,嘆了口氣,轉身默默地走出書房,向隔壁的寢宮走去,這幾天已讓他疲倦不堪,沒有召人來侍寢,簡單梳洗一下就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早晨
  當慕容雪緩緩睜開雙眸時,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地方,房間陳設簡樸大方,在不遠處的桌子上推放著猶如小山高的信函和奏折,旁邊有一個耀眼的筆架,擺放著琳瑯滿目大小不一的毛筆,墻壁上掛著幾幅山水畫卷,一看就知是一間書房。
  “啊!糟啦!我昨晚明明是在院子里等太子,怎么會睡著呢?不知青兒現在怎樣了?”我馬上跳下床,穿上鞋就往屋外奔去,顧不上追問自己怎會睡在這里,當務之急就是要見太子一面。
  “太子現在身在何處?”我隨手抓住一個恰好經過的丫鬟急切地問。
  “太子現在還在寢宮,不過……你現在不能進去。”那個丫鬟吞吞吐吐的說。
  那丫鬟的話慕容雪顯示未完全聽清楚,她跑到南宮傲云的寢宮時,不加猶豫地推門而進,但未看見他的人影,他到底上哪去呢?正在疑惑不解時,腳步沒有停留,繼續往里面走,一直走到屏風后面,看見浴桶里正在沐浴的南宮傲云,不由得倒抽一口氣。意識到好像自己在偷看美男時,臉上頓時一片潮紅,眼睛不由得移到另一旁,神情尬尷,就是不敢再瞧他一眼。
  “沒想到太子妃有偷看本太子的嗜好。”南宮傲云一臉平淡,只有那微微翹起的嘴角,隱隱泄露了他那愉悅的心情。
  “我,我不是有意偷窺你沐浴的,”慕容雪沖口而出,話剛說出口就后悔了,什么叫偷窺他沐浴?那不是擺明說自己故意偷看他嗎?向來沉穩冷靜的自己,此刻窘迫不已,狠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算了。又有誰會預料到,一大清早,會有人還在沐浴。
  “我,我是有點事請太子幫幫忙的。”說話間已經退到屏風外,還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一大片,猶如一只偷腥的貓兒當場被人逮住似的。
  只聞屏風后一陣嘩啦啦的水聲,南宮傲云跨出浴桶,隨手將掛在屏風上的長袍裹在身上,隨意地系好腰帶,站立在我的面前,一臉深意的詢問,“不知太子妃找本太子所謂何事。”昨晚才看見她沉睡的可愛容貌,早就猜到她今天會再來找自己,自己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昨晚很晚才入睡,按理說今天應該很晚才睡醒,豈知清晨就醒過來,眼巴巴的看著天亮,十分期待她的到來。南宮傲云搖了搖頭,一口否定了自己其實是想見她的,仍然自以為是把自己這一失神的現象歸究成只時一時興致所至。
  我非常驚訝,本以為他看見自己會勃然大怒的,畢竟當初他曾下令,要自己回避他,不能出現在他的視線里。這次要不是為了青兒的事,自己也不想和他有所交集。
  現在的他看見自己,不但沒有意料之中的怒目相向,而且還這樣平心靜氣地稱自己為太子妃,他不是說過不會承認自己是他的妃子嗎?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