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1 青兒遭打姜妃逞威

時已入秋了,瑟瑟的秋風無聲無色的潛進屋里。經過昨天的一場鬧劇,我竟然**好夢,醒來后突然心血來潮,很想吃銀耳蓮子羹,便喚來青兒,“青兒,我忽然很想喝銀耳蓮子羹,你去廚房里準備一下。”
  “是,小姐,青兒馬上去辦,一會兒就回來。”
  但一直到晌午過后,都不見青兒回來,“這丫頭到底去了哪里呢?”我不禁擔憂起來,整個上午自己都感覺到有點忐忑不安,難道發生了什么事?”
  “翠紅,你去廚房里走一趟,看看青兒她到底在干什么,為什么遲遲還未回來。”我有點焦急的吩咐。
  “小姐,你不用擔心,翠紅立即去看看。”翠紅不敢遲疑,說完后即時奔出去
  。
  不過一盞茶功夫,只見翠紅氣喘吁吁地跑回來,面色有點不對勁。還未踏進房門口,就上氣不接下氣地大喊:“小姐,不好了!小姐!……”等翠紅跑到慕容雪的面前時,她已經氣喘得吐不出只字片詞來。
  “翠紅,我說過多少次,叫你們遇事不要慌張,有什么事慢慢道來。”我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語帶不滿的道。
  “小姐,對不起,翠紅一時心急,忘記了小姐的教導。”翠紅有點尷尬的做了個鬼臉,真叫人哭笑不得。
  ‘好啦!閑話免說,我不是讓你到廚房卻尋找青兒嗎?為什么只有你回來,不見青兒?”我瞧翠紅的身后望去,未曾發現青兒的影子,心里有點惶恐不安了。
  “小姐,翠紅剛才已經到了廚房一次,但未見青兒,廚房的人都說今天青兒沒有去過。卻在回來的路上,聽聞幾個仆人在議論什么姜側妃又在欺凌下人。翠紅出于好奇就上前詢問,怎知聽來的消息竟然是,好像在兩個時辰前,有一個丫鬟打扮的姑娘,不知何原因得罪了姜側妃,當場被打了三十大板,打到半死不死似的,后來還被抓進了地牢。”翠紅神色凝重地一一作答。青兒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兩口,又繼續往下說,“據當時在場的幾個家丁透露,有一個家丁認出,那個姑娘應該是太子妃身邊的丫鬟,那不就是青兒了嗎?。”翠紅越說越激動,越說越不安。
  “翠紅,別心急,事情還未弄清楚,不一定是青兒呢?”我連忙安慰她,但是自己的心里半點把握也沒有。
  “小姐,那我們現在怎么辦?”翠紅滿臉期待的瞧著慕容雪,就像落水的人找到救命浮木那樣。
  “先不要急,讓我先去探聽一下虛實,看看青兒究竟是不是被關進地牢里,假如真的是這樣,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絕不會讓人任意欺負她的。”我沉著氣冷靜地分析,咬牙切齒的說。
  翠紅聽了,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隨后我就匆忙奔到廚房查探,證實了翠紅所言非虛。我強行壓下心中滿腔怒火,問清姜側妃所住的院落,帶著翠紅直奔而去。
  我知道自己在太子府里一早就成了眾矢之的,前有侍妾找茬,現有側妃刁難,看來自己想要平平靜靜地過日子,是不可能了。就算自己不去找茬,生活在這種皇家院落,是非之地,麻煩都會自動找上門來,看來為免日后繼續受人欺侮,自己不想爭也要爭,否則麻煩將會一件接一件的接踵而來。看來是時候要去見一見南宮傲云的妃子,履行太子妃的權利的時候了。
  一想到青兒正在水深火熱之中,自己的心底就會升起一股濃濃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故意支開青兒,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姜婉儀,你給我滾出來,”我毫無客氣地大腳一伸,踢開姜婉儀的房門。
  姜婉儀正在歇息,突如其來的吼叫聲嚇了她一跳,“哦!原來是太子妃大駕光臨,我原先還以為是那個潑婦在罵街呢?”看來對方早已料到慕容雪會到來,只是沒想到會來到如此迅速。
  “你就是姜婉儀。”我雖然怒氣沖天,但是不得不感嘆這又是一位天生尤物,怪不得能夠得到某人的**愛,在此作威作福,可嘆的是貌美心狠,真是可惜了一張美人臉。
  “我就是姜婉儀,敢問太子妃公然闖入妾身的寢室,所謂何事。”姜婉儀佯裝一無所知,若無其事的詢問。
  “快說,你到底把青兒怎樣了?”慕容雪不由分說地扯起靠在貴妃榻上的姜婉儀。
  “快來人呀!太子妃發癲了!”纖弱的姜婉儀那里是她的對手,此刻被慕容雪扯著脖子,呼吸也困難起來。聽聞叫聲,院落里的侍衛沖進屋里,阻擋在姜婉儀和慕容雪之間。
  “姜婉儀,有什么事你就沖著我而來,只會耍卑鄙的手段,對付一個無力還擊的丫頭,算什么了不起?”
  “哼!太子妃莫要出口傷人,那賤婢竟敢公然沖撞我,還公然出言不遜,如此牙尖嘴利,我身為太子的側妃,有權處罰她,按照太子府的律例,就以下犯上這一條罪,我就可以當場將她處死,現在只是把她關進地牢里,已經是念在太子妃的情分上從輕發落了”。看見有侍衛攔下慕容雪,姜婉儀的膽子更大了,把話說得理直氣壯的,不知情的人會真的以為,她說的全都是事實真相。
  “我身為太子妃,現在要你馬上放人。”我看她說得這么冠冕堂皇的,只有搬出正妃的身份來壓制她。
  “看來太子妃還不清楚太子府的規矩,人一旦入了地牢,除了太子,其他人都無權將人從里面放出來的。”姜婉儀一派淡定,慢條斯理地盯著慕容雪,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
  “否則,不要說你太子妃的地位不保,那怕是你這條命都變得岌岌可危。”
  我狠不得上前撕爛她那張狠毒的嘴臉,但礙于屋里有這么多的侍衛,不便暴露自己的功夫,只好強行壓下心中即將噴涌而出的怒氣,把雙手交疊到身后,緊緊地撰著拳頭。
  “我現在就去找太子,如果青兒有什么事,我一定不會輕易饒恕你的。”慕容雪惡狠狠的瞪了姜婉儀一眼,憤憤不平地走了。
  PS:最近幾天收藏很少,小菲已經很用心去碼字,求收藏!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