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30 兩人對峙據理力爭

我原本以為無雙遭受委屈離去后,一定會到太子那兒哭訴告狀,乘機挑釁是非,自己會有一場硬仗要打,早已做足萬全的應對措施,可是出乎意料之外,**都相安無事,朦朦朧朧間已到第二天清晨了。
  我習慣了早睡早起,雖然整晚睡得極不安寧,但在醒來的那一刻已經了無睡意。此刻,我正坐在**畔邊,翻看著讓翠紅好不容易找來的一些古代書籍。
  突然,由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伐,緊接著就聽到屋外的青兒低呼一聲:“奴婢叩見太子殿下!”
  “起來吧!太子妃起來沒有?”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嗓音冷冷的響起。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已經起來了,待奴婢進去通傳一聲。”青兒戰戰兢兢,顫栗著聲音小心翼翼地回答。
  “哦!本太子要見自己的妃子,還要你去通報,是不是有點令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笑話!”南宮傲云冷笑著道,神情更加冷酷,讓人驟然感到周圍百米的范圍內尤如冰凍三尺。
  “奴婢,奴婢……”青兒說話驀然變得結結巴巴的,想不到自己一句無傷大雅的說話,會被太子扭曲了本來的意思,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奴婢,對方可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就算踩死自己,也像踩死一只蟻那么輕易而舉的事,青兒當場啞口無言,真是‘啞巴食黃蓮,有苦自己知’。
  屋外的對話一清二楚的傳入我的耳畔,從這幾句簡單的對話中,隱約可以聽出南宮傲云在故意刁難,青兒面色慘白,驚惶失措的場面。看來真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要來的遲早要來,避也避不了!他還未看見自己就這樣令自己的丫頭難堪,擺明了就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一個警告,用權勢來壓制和打擊自己吧!
  我無何奈何地嘆了口氣,該來的始終于都來了,逃避也不是辦法,看來自己那風平浪靜的生活將要徹底被打破。
  這時的慕容雪千算萬算也預料不到,因今天自己的強出頭,而徹底改變了南宮傲云對她的看法,從而一掀三尺浪。
  我佯作不知,繼續低頭翻看手中的書籍。
  這時,房門被人用腳狠狠地踢開,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杰作了,“嘭”地一聲門向兩邊彈開,可見踢門的人力度之大,非比尋常。
  接著南宮傲云的身影便躍入了我的眼眸。我故作不解,一臉驚訝地抬起頭來,目光迷茫地看著來人:“太子,你不是有很多公務纏身嗎?今天吹的是什么風,居然會有這樣的閑情逸致到我這里來呢?”我說得云淡風輕,輕描淡寫的,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態,一點也不把南宮傲云的怒氣放在眼里,絲毫沒有因他的突然到訪,而變得手足無措。
  “哼!本太子倒也不想來,倒是因為有些人不肯安分,想在太子府里惹事生非,讓本太子不得安寧。”南宮傲云含沙射影的怒道。
  “哦!竟然還有這種人?誰人這么大膽包天,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竟敢惹太子你生氣?”我明知故問裝傻道,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
  “大膽慕容雪,你還要假裝到什么時候?昨天發生的事,你真的以為本太子一概不知嗎?”南宮傲云橫眉怒目地盯著慕容雪,再次見到慕容雪,連南宮傲云自己也未注意到,雖然她長得依然很丑,但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一種其他女人都不能比擬的氣勢,自己的視線居然舍不得離開她的身上。
  我依然一臉淡漠,嘆了一口氣,不疾不緩地回道:“既然太子已經知道了,太子才智過人,想必能夠理解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吧!”慕容雪也不回避,毫不畏懼地直視著南宮傲云,頗含深意的反問。
  “哦!按你的講法,好像本太子冤枉了你,不要講本太子不近人情,不講道理,現在本太子大發慈悲,給你一個自己申訴辯解的機會,如果說得有理,我恕你無罪,如果說得不對,休怪本太子反面無情,饒不了你。”南宮傲云語氣凌厲,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的話,慕容雪早已被凌遲處死多次了。
  “既然太子對我如此厚愛,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慕容發泰然自若地笑道。
  “想請教太子一下,在這太子府中,除了太子之外,還有誰能夠負起督促和管理下人的權利呢?”慕容雪與他玩起了‘明知故問’的游戲來。
  “這個,不用說理所當然是太子妃才能享有這種特權!”南宮傲云心有不愿地說出口來。
  “太子言之有理,既然如此,臣妾身為太子妃,管教那些不守規矩,恃**而嬌,過分僭越自己本分的妾室而已,根本就沒有錯吧!”我得理不饒人,也不管對方是太子爺,直言不諱的道。果然,慕容雪也不是省油的燈,即使面對任何人都不會有半點退縮。
  “哦!但我聽聞并非常如此,無雙本來想來給你請安,但是你的丫鬟對卻對她諸多阻攔,你身為太子妃管教不嚴,所以無雙才會出于關心,幫你管教管教而已。”
  “關心我,幫我管教而已?”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得讓人感受到絲絲寒意。
  “身為侍妾,隨意在本妃的地方打我的丫鬟,古語有云:打狗也要看主人面,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更何況她這打的不是狗,而是人呢?應該管的本妃自然會去管,但是某些不相干的人,又是憑什么去管呢?為了太子,更為了維護太子府的聲譽,臣妾不得不出此下策。太子,你話臣妾這個理由是否可以說得通呢?”慕容雪鏗鏘有力,斬釘截鐵反問。
  慕容雪的話鋒果然厲害,即使南宮傲云想籍由這件事借題發揮,但卻被她的話堵得無從發泄,雖然心頭滿腔怨憤,但不得不心悅誠服。南宮傲云越和慕容雪相處,越感覺到眼前這個面容丑陋的女子,她的身上散發出一種吸引人的致命氣質,讓自己的眸光不經意地留連在她的身上。雖然在外人的眼中自己向來酷愛美人,但實際自己并不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現在心中隱隱透露出不安的情緒,讓自己向來冷漠的心牽起了漣漪,不知這是幸還是不幸。
  南宮傲云強行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神態,借此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既然你說得頭頭是道,道理分明,本太子也不會故意刁難,這件事就當作沒有發生過一樣,以后我希望不會再有人提起來。本太子還有很多事務纏身,也不宜久留了。”南宮傲云故作大方,瀟灑地翩然離去。
  “臣妾恭送太子!”慕容雪目送南宮傲云的背影,傲然揚起了下巴,抿嘴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