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29 主仆對話驚聞震怒

看著無雙狼狽離開的身影,我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眾人瞧見太子妃那前后判若兩人的神情,不禁十分迷茫。
  我遣散了大伙后,才親自扶起翠紅,安撫了嚇得大驚失色的青兒。待兩人回過神后,才后知后覺的嚷道:“小姐,大事不妙啊!素聞無雙是太子最**愛的一名侍妾,假如她向太子哭訴,扭曲事實,捏造是非,太子一定會信以為真,到那時,太子一定會來興師問罪的,怎么辦?怎么辦?”兩人慌亂成一團,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在房中不停地踱來踱去。
  “停!”看著兩人那驚惶失措的模樣,我無可奈何的嘆了口氣,趕緊出聲制止。
  “拜托你們兩人,不要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看得我頭昏腦脹,那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都不怕了,你們兩個不用怕得那么夸張吧!天大的事,有我來撐著。”我拍了拍胸口,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其實我的心里一點底子也沒有,只不過自己向來喜歡挑戰難題,一直以來太過平淡無波的生活教人過得有點索然無味,適當找些事來消遣消遣,才能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加充實,更加有趣,日子才會樂而不厭。
  “小姐,我覺得小姐的心思越來越難以觸摸,照理來說,太子爺文武雙全且驍勇善戰,又是未來的儲君,雖然有點**,但人無完人,而且太子長得年輕英俊,實乃許多女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小姐難道一點也不動心嗎?”翠紅小心翼翼地試探著。
  我一派悠然自得地回答,眼前浮現出那張令人難以忘懷的俊臉。“死丫頭,是不是惷心動了,想嫁人呢?連小姐也敢來質問?”我拿翠紅來開玩笑,為此驅散一下僵硬的氣氛。
  “其實我很替那些爭**的女子感到可悲可憐,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兩個女人搶一個男人,就已經可以爭得你死我活了,更何況這里不是一、兩個女人,而是一大群,將來他真的當上了皇上,那時就真的是幾十個,甚至是幾百個女人去搶一個相公,就算他長得再英俊、再好看,也只是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罷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還是沒有那份勇氣,可以為了這樣的他去拼命,”我不由得有感而發。
  翠紅忽然捂住嘴巴,聲音也變得十分低沉,“哎呀,小姐,人家說隔墻有耳,我們這樣在背后評論別人的是非,而且那人還是……,會不會被有心人聽到,傳到他的耳邊啊!”翠紅到現在才后知后覺,雙眸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到處窺探,恐防有什么風吹草動。
  “那不是更好!”我含著笑擺擺手不以為意。
  “反正無論如何,我這副尊容,他都不會對我感興趣,若真的被他聽到了,說不定會更加疏遠我,在這府中其他的難求,但是‘冷落和清靜’這幾個字是最容易求的。”
  聽了小姐與平常人不一樣的論調,翠紅只有搖頭的份兒,誰叫自己有個思想奇特的主子呢?
  (殊不知她們主仆的對話完全落入別人的耳中。)
  “她真的是這樣說?”南宮傲云派去監視慕容雪的暗衛據實匯報,恰巧南宮傲飛正與他商討一些事情。南宮傲云聽聞慕容雪竟然敢在自己背后議論,臉色難看得一陣青一陣白。
  “皇兄,你也不要太過生氣了,她這樣說不過是有口無心,在府中私底下說說解悶而已,別無他意的。”南宮傲飛連忙勸解。
  “你什么時候這么為他人設想,什么時候倒戈相向成了她們的人,還替她辯白呢?”南宮傲云橫眉怒目,一副想要把他生吞活剝模樣。南宮傲飛驟然感覺到周圍溫度猶如多變的天氣一樣,前一刻還置身在如沐春風的春天里,下一刻如置身在滴水成冰的冬天一般,讓人不寒而栗,下意識地連退數步。
  “皇兄,我只不過是就事論事,皇兄怎可以這樣冤枉我呢?”南宮傲飛滿面委屈,一臉氣憤,猶如一個受了委屈的小怨婦一般。
  南宮傲云震怒道:“敢在本太子背后議論的人確實有不少,不過這個慕容雪,身為太子妃,居然說本太子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這種話實在是罪不可赦!慕容雪!慕容雪!難道你自持是宰相千金,以為有那個老匹夫的撐腰就可以胡言亂語,口出狂言,真的以為我不敢教訓你嗎?既然你這么想要得到我的冷落,我怎能就這樣如你所愿呢?”南宮傲云說得咬牙切齒,滿腔怒火無從發泄,殊不知心底里,驟然閃過一絲不為人知的刺痛。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對慕容雪的興趣越來越濃而未有絲毫察覺,還錯認為只因慕容雪目空一切,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而生悶氣。
  “皇兄,看來這個慕容雪也不是空花瓶一個,只可遠觀不可近看,可惜的是臉上的胎記,如果沒有了,肯定是一個絕色罕見的大美人。”南宮傲飛不怕死地又在添油加醋,還不知火燒眼眉,災難驟降。
  “皇弟,看來近來你或許太過空閑,所以無所事事,如果是那樣的話,皇兄有件好差事,就交由你去辦吧!”南宮傲云冷著臉,出口的說話,字字冷如冰珠。
  “皇兄,別要開這種玩笑,皇弟我可是事務纏身,先行告遲了。”說完,也不等南宮傲云的話,就一溜煙地逃得無影無蹤了,可見他已經察覺惹火了一頭怒火中燒的獅子,還是趁早抽身,于是開足了十萬火力溜之大吉。
  “替我盯緊慕容雪,有什么異常立即回報”南宮傲云冷聲對旁邊的暗衛下達指令。暗衛一聲領命后,就隱身而去。
  “慕容雪啊!慕容雪!你那么求之不得要本太子的冷落,本太子我又怎能讓人稱心如意呢?本太子一定要好好地**幸你,才不會辜負你這番體貼入微的心思。”南宮傲云對于慕容雪的丑顏已經毫不在乎了,唯一的意識就是把她當作一項無懈可擊的挑戰,想要獲取勝利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