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24 再顯身手盡收眼底

男人有點惱羞成怒,大喝一聲,“五十兩銀子,你是不是想羞辱本大爺,還是當本大爺是乞丐啊!區區五十兩就想打發老子走,想到唔好想。無五百兩就無得商量。”男人一臉囂張地挑撥著,態度十分強硬,一步也不退讓。
  “看來是談不成了,既然如此,休怪我手下無情,你準備連一兩銀子也收不到了。”慕容雪不再和他辯論,拉起小姑娘的手,轉身準備離開。
  “想走,無那么容易,問過我的拳頭先。”男人伸手攔住我的去路,看來不動武是解決不了眼前的狀況。
  雖然我沒有內功,但是卻有一身不尋常的功夫,空手道,柔道,槍枝射擊等各種防身術無一不精,這也是拜特工培訓課所賜,所以一般人不是那么輕易能夠接近我的身邊。
  男人不由分說地,突然抬起前腿向前一掃,我眼疾手快的把小女孩推到一旁,接著一個閃身,輕輕松松地避開這突如其來的一腳。
  “真是陰險小人,居然想來偷襲,既然是你動手在先,我就不會再對你客氣了,反正我的手正癢得很,正苦無人來練拳,你就來當活耙吧。”我義憤填膺的怒罵。
  話音剛落,一個回旋腿就把男人狠狠的掃在地上,力度之大,讓他一時半刻站不起來,唯有坐在地上,但他仍不甘心還在逞口舌之能。
  “你,你這個多管閑事的人,還敢動手打人,我,我要去官府里告你,告你傷人兼想搶人。”男人一臉殲詐的道,想借此恐嚇慕容雪。
  “哈哈哈!去官府告我,好啊!我還要告你誘拐未成年少女呢?快些去啊!我就在這里等著你!”我沒有因絲毫因他的說話顯得驚惶失措,反而一派云淡風輕的模樣,看上去還巴不得他早點去報官似的。
  我那氣定神閑的樣子,令男人望而卻步,原本只想嚇唬一下他的,現在恐嚇不萬,反而令自己感到忐忑不安,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無意之中招惹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時之間當場啞口無言,只有呆呆地坐在地上。
  望著男人一動不動地呆坐地上,我不由得有點急躁,天色已不早了,自己要趁早趕回太子府,免得被人發現,不能再在此和他磨磨蹭蹭了。
  “既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不去報官啦!那么人我就帶走了。”我反客為主的發話。
  慕容雪的話終于拉回了男人的思緒,馬上反應過來,急切地道:“算我怕咗你啦!真的去官府十分麻煩,老子也不屑去那些霉氣的地方,所謂‘生不入官府,死不入地獄’,算老子倒霉,那就一人讓一步,一口價二百兩,沒得再殺價!”男人的語氣開始有點軟化。
  還想殺價,看看對象是誰呢?“既然你肯讓步,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大家退一步海闊天空,就一百兩,這是我的最高底線。”我又豈能讓他如愿以償,一定要挫挫他那目中無人的銳氣,才能解心頭之恨。
  “你!你!你不要三分顏色上大紅,得些好意須回首,做事不要那么絕,山水有相逢啊!”男人咬牙切齒的道。
  “我的時間非常寶貴,沒那么多空閑和你在這里胡扯浪費時間,快點講出你的決定。”我先發制人的大聲吼道。
  男人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又無計可施,眼前對自己很不利,打又不夠人打,講又不夠人講,唯有自認倒霉罷了。“好吧!一百兩就一百兩!”男人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實。
  我眼見對方妥協,也不再與他糾纏,馬上從懷里掏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口講無憑,就請在在場的鄉親父老做個見證,從今以后小姑娘與你再無任何瓜葛,現立此憑證,你可愿意簽名。”男人環視一下四周,見眾人不知何時都站到了慕容雪那一邊,無可奈何只得點頭應允。
  白紙黑字簽好后,男人拿著那張一百兩銀票,垂頭喪氣地走了。
  “多謝恩公搭救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愿意終身侍候恩公,今生為奴為婢,也心甘情愿。”
  我連忙扶起她,“小姑娘不必多禮,所謂路見不平,撥刀相助這是很平常的事,況且只是舉手之勞,何足掛齒,現在姑娘自由了,可以回去找尋親人吧!”
  “恩公有所不知,青兒自小父母雙亡,從小就和奶奶相依為命,三年前因家鄉鬧饑荒,奶奶被活活餓死,而青兒卻遭遇不幸,被人拐賣,又受到那個人的虐待,如今幸得恩公仗義相救。青兒現在已經是無家可歸,還望恩公收留。”小姑娘一邊訴說著自己可憐的身世,一邊和著淚懇求。
  看來又是一個孤若無依的可憐人,好吧!既然今日我插手了這件事,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好啦!你就不要再傷心了,從今以后就跟著我吧!你看你把眼睛哭得像核桃那么大,就不好看了,快些擦干眼淚,不然我就要嘲笑你是個熊貓眼啦!”我半真半假的跟她開玩笑。青兒不由得破涕為笑。
  “好啦!你看看你笑起來宛如陽光那么燦爛,以后要多笑,人也漂亮些。耽誤了不少時間了,有什么話容后再說,現在先隨我回府吧!”青兒微微頷首,然后隨著我離開了。
  剛剛上演的這一幕,被匆匆離開夢苑,尾隨慕容雪而來的南宮傲云盡收眼底。難道真是無巧不成書嗎?
  非也!非也!剛才在夢苑時,南宮傲云早在第一眼時,就被慕容雪的舞技深深吸引了,但礙于對方是個男的,而且還敢出言不遜地對自己冷言冷語,含沙射影,因而被氣得滿腔怒火,料想不到自己竟然會不由自主受到一個男人所吸引。不自覺間對慕容雪的一舉一動密切留意。待慕容雪離去后,自以為是只是自己的一時沖動,怎料美色當前,自己竟然一反常態,無動于衷,反而不知不覺尾隨他而來。意料之外,讓自己看到如此纖瘦男子,居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兩三下就打發了那個**地痞,讓自己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也因此對他掀起了莫大的興致,難道自己有斷袖之癖?
  南宮傲云暗中招來侍衛,低聲吩咐“馬上跟著剛才救了那名女子的那個人,小心行蹤,不能讓對方發現,看看他的落腳點和暗中調查一下那人的身份,速來回報。”侍衛領命而去。
  “大哥,你什么時候開始,對男人有興趣的,莫不是喜歡上男人了?怎么小弟一點也不知道呢?如果讓父皇知道一定會激到吐血了。”南宮傲飛不怕死的添油加醋著,還不知道大禍臨頭。
  “南宮傲飛,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南宮傲云猶如一頭被觸怒的獅子般怒不可遏,對著他咆哮著。
  “大哥,我只是跟你開開玩笑而已,我先行回去了。”南宮傲飛見形勢不妙,馬上溜之大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