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23 冷嘲熱諷路見不平

“難怪人們常說:天下烏鴉一樣黑,男人全都是色中惡鬼,真是名副其實的色胚,這里就有兩個了,讓我遇見真是不幸啊!”我有點嗤之以鼻的低喃著。怎料我那如螻蚊般的譏諷聲,卻恰好落入了其中一個男人的耳畔。
  “站住,你說誰是色胚啊!你好大的狗膽!”南宮傲云橫眉怒目咬牙切齒的道,一副狠不得想把我生吞活剝的神情。
  “哦!我只是說有兩個色中惡鬼在這里,我有說是誰嗎?你們有聽見我指名道姓嗎?真是莫名其妙了,這位大爺這么激動,難道大爺承認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色中惡鬼嗎?認為我說的是你們,故此這么生氣嗎?”我一派云淡風輕言笑自若的譏諷著。
  “你!你!……”本來是想借題發揮,以顯示自己的威望神圣而不可侵犯,怎料對方簡簡單單且短短的一句話,就能扭轉乾坤,自己被他反將一軍,南宮傲云當場啞口無言,“你”字出口后,再也答不上半句話。不是答不出來,依照話里的意思擺明就是含沙射影,意有所指。如果自己再這樣對他怒目相向,不就當場承認了自己真的是色胚一個嗎?那簡直就是在自打嘴巴,自己為難自己,可真是自找麻煩。可是就這么輕易地放過他,自己胸中的那股怨憤實在是難以平息,想自己堂堂一國的太子,何時受過這樣難堪的侮辱,又怎能就此忍氣吞聲,咽下這口怨氣呢!南宮傲云自小以來都是眾星捧月前呼后擁的,哪有受過這種冷嘲熱諷的話來,此時的南宮傲云,猶如一只怒氣沖沖的獅子找不到發泄的地方,氣得兩眼瞪得像銅鈴那般大。
  我第一次真正見識到南宮傲云的怒火,心中雖然有點不寒而栗,但是自身倔強的性格,不容許自己有半分退縮,還大有挑撥的意味。
  春花,秋月看見這劍拔弩張的氣氛,連忙陪笑著道:“大爺你莫要生氣,蕭少爺怎會是這個意思呢!況且大爺你長得如此英偉俊逸,氣度不凡,怎么看都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美公子,大爺你就莫要跟他計較了,還是讓我倆來侍候大爺吧!”
  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找不到對方的弱點,南宮傲云縱有滿腔怒火也無從發泄,只好借此機會不再去理睬慕容雪,直接忽視他的存在。
  “都是美人最體貼本大爺的心,來,讓大爺我來親一下。”話還未講完,南宮傲云的薄唇便吻上了春花的臉頰,還露出一個迷惑人心的笑靨。
  我瞥見南宮傲云居然能夠在轉眼間壓抑下心中那股熊熊的怒火,還能夠佯裝若無其事,旁若無人的與姑娘公然**。雖然傳聞他本來就是花花公子,喜歡流連于煙花之地,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親眼所見又是另一碼子事了。
  盯著眼前這刺眼雷人的一幕,我的心中猶如被銀針狠狠的刺了一下,胸口驟然隱隱作痛,一股說不上來的苦澀倏然涌上心頭,令自己渾身不自在。不想再繼續看他們嬉笑**下去,我趁著無人注意的時候,悄悄地溜出了夢苑。
  出府前那春風滿面的神情早已蕩然無存,我踩著沉重的步伐,走在大街上竟然有種心不在焉,無所適從,就連平時最愛欣賞的美景,這會兒也變得索然無味,整個人如在云端夢里般,飄渺而又有點不踏實的模樣,與平時的自己簡直是判若兩人。
  不知不覺間,慕容雪已經來到大街中,最為繁華熱鬧的黃金地段——京津街。這條街不僅商鋪食肆林林種種,還是全京城最大最寬的一條的街道!在我前方不遠處,一大堆人正把前面的路圍得水泄不通,隱隱約約還傳來呼天搶地的呼喊聲和吆喝不斷的怒罵聲。
  禁不起心中的好奇,我快速疾步上前一探究竟。只見在大路旁邊,跪著一個看起來頂多只有十一、二歲的女孩,她穿著破爛不堪的衣裳,身形瘦削,嘴角還掛著一絲絲已經干涸的血絲。在她的身邊站著一個看起來就一副賊頭賊腦,長相平庸的中年男人,正在對著地上跪著的那個小女孩大呼小叫地厲聲吆喝著。大伙兒都圍觀在四周看熱鬧,人人都是在看戲的意思,沒有一個人挺身而出阻止那男人的惡行。慕容雪對比自己弱小的人受到了欺負,從來不會坐視不理,好奇心作祟,驅使我上前一探緣由。
  “這位大哥,究竟發生什么事,為何在大街上弄得如此哭哭啼啼呢?”我一臉不解的上前試問。
  “關你什么事!誰是你大哥,我只是在教女,有礙著誰嗎?”那個男人瞥了我一眼,一臉不屑,非常不友善的斥責。
  我那是這么容易讓人打發的呢?“這位大哥,女兒年齡尚小,有什么做錯的地方應該平心靜氣,慢慢來教她,犯不著在大街小巷里這樣打罵吧!”我強行壓下心底那驟然升起的火焰,好聲好氣地勸說。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他不是我的親爹。他只是從人販子那里買下我,要我干這干那,稍一不從,就……”那個女孩激動地為自己辯解,還未把話說完就被那個中年男人硬生生地打斷了。
  “你,你這個死丫頭,如果沒有我好心把你買下來,你現在到不知身在哪里了,你吃的、住的、用的全都是我給你的,現在竟然當著外人的面說我的壞話,你不想活了?”男人怒目而視地緊緊盯著小女孩,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剝,嚇得她下意識地縮到慕容雪的身旁。
  只是寥寥無幾的幾句說話,清清楚楚地道出了兩人之間的關系。
  “既然你買下她,就應該好好地對待她,而不應該這樣虐待她。”我十分氣憤的說道。
  “,哦!真是奇怪了?我怎樣教女,是我的事,我就是要這樣教,你又耐何得了我嗎?哈哈哈!”男人不屑一顧的大笑起來,一點也不把眼前這個瘦小男子的話放在眼里。
  看著眼前這人如此猖狂的嘴臉,令我終于忍無可忍,決定采取強硬手段,在現代時,在那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強者才不會受到弱者的欺負,在這個世界,這也是一條不變的生存法則。“這位大哥,我們來打個商量如何?我出雙倍的錢買下這位小姑娘,從今以后,你倆再無任何瓜葛,這位小姑娘就是我的人了。”我先禮而后兵的道。
  聞言,那個男人不由得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輕蔑的說,“哦!你想買下她,那還要看我點不點頭,同不同意呢?我養了她這么多年,在她身上花費的錢又豈止這個價錢呢?”說來說去都只是銀兩在作怪。
  “那你就開個價來,要多少錢才肯放人?”我按捺著性子爽快地詢問。
  “最少也要五百兩銀子啦?”男人獅子開大口的道。
  “你!你!你這個貪得無厭的吸血鬼、惡魔,當初你買我回來也只不過是十兩銀子,現在竟然敢要價這么高,你真是個無恥之徒,貪財的惡棍。”小姑娘壯著膽,憤憤不平的吼道。
  我馬上上前安撫她,“你不用那么激動,讓我和他談。”
  “小姑娘說得一點也不錯,想不到你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這樣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姑娘,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五百兩我是不可能給你的了,最多給你五十兩,就當是小姑娘花費開銷,從今天開始一筆勾銷,從此以后你與她互不相干,互不相識,各行各路,一點關系也沒有。”我抑揚頓挫的話里充滿了剛硬的語氣,一點商量的余地也沒有。
  圍觀的人群越來越多,人們都對著男人指指點點,議論不休。
  男人有點惱羞成怒,大喝一聲,“五十兩銀子,你是不是想羞辱本大爺,還是當本大爺是乞丐啊!區區五十兩就想打發老子走,想到唔好想,天下間那有這么便宜的事?無五百兩就無得商量”。中年男人一臉囂張地挑撥著,態度十分強硬,一步也不肯退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