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64 強忍苦痛勸他立后

“菲兒,你怎么了啦……!”南宮傲云發現懷中的小女人異乎平常的舉動,輕柔地抬起菲兒的臉,一雙惑人心扉的俊眸,帶著滿滿的關懷,細細地把眼前這張臉的每一分的表情盡收眼底……
  “云,我沒有事,可能是睡得太晚,有點餓而已!”我本來欲馬上開口勸他立別人為后之事,可是被他抱在懷里的這一刻,到嘴邊的說話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輕啟粉唇,無力地吐出幾個無關緊要的字來,看來我還未有充足的時間來調節自己的情緒,整理好那股失落之意。
  他那深邃無波的眸子里滿含笑意,在我的耳畔輕聲訴說著,“那你就和我一起用膳吧!”沒過多久,別院里的丫鬟已經奉上幾款精致的美食,南宮傲云拉著我的手坐下,我無聲無息地拿起筷子,可是一點胃口也沒有,云卻十分體貼地為我布菜端碗,卻不知我的心里已經是波濤洶涌,思潮起伏。jrte。
  “乖!看看你這么瘦,一定要多吃些!先把這些吃掉……”南宮傲云順勢又挾起了一塊沒有骨頭的魚肉送都韓菲雪的嘴邊,我本能地張開嘴,那塊魚肉入口即化,就如同我的心情一般,在他的深情注視和萬分寵溺之下,已經柔情如水般。
  “菲兒,你一定要多吃點,我要將你養胖一些,才會有力氣為我生個小太子!”他又為我夾了一塊無骨的魚肉話進碗里,十分霸道的道:“菲兒,你要把這碗里的飯菜全部吃光,一點都不能剩下!”
  我抬起頭來,雙眸不自覺地迎上了他的視線,凝望著他那灼熱的目光,我終于抵抗不住而垂下了頭來,無聲無息地咀嚼著那如小山般的菜肴,水眸里已經溢滿了水氣。
  ——一頓晚飯,在兩人各懷心事下吃得極慢!手捧著懷中的香茗,我想得入了神,直到南宮傲云呼喚,才收回了所有的心思,目光投射到他的身上,伴隨著屋里哪些忽明忽暗的燭火,把他原本就俊美無雙的臉頰映照得更加傳神,如童話故事里的王子般令人迷醉。
  飯后,他伸出一雙修長有力的大手,把我抱坐到他的大腿上緊緊地環住他的腰身,如矩的目光,“菲兒,明天隨我回宮去,兩天后我就會立你為后。”
  我在他的懷中微微一顫,完全沉浸在他所給自己的震撼之中,絲毫沒有察覺到,此時此刻,這個如天神般的男人眸子里,那份無限的關愛與寵愛。“云!應允我一件事情,好嗎?”我強行壓下心中的酸澀,把臉貼到在他的懷抱里,盡情地呼吸著他那特有的檀香味,小手緊緊地摟住他的頸項,仿佛一松手,他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似的。
  “菲兒,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會答應你的……”如雕琢般微薄的唇邊蕩起一抹優美的弧度,他的眼眸里溢滿了深深的寵愛。
  “云,我希望……我希望……你能夠立將軍之女為后。”我不敢直視他的雙眼,唯有將臉深深地埋進他的懷里,話剛說完,才發覺自己的眼前漸漸模糊還帶著一片濕意。
  南宮傲云未能看見菲兒的臉,輕輕地挑起那滿是蒼白的小臉,有些微慍而堅定地說:“菲兒,不論你剛才聽到什么,我都不準你胡思亂想,我不是對你說過,今世今世我都只會有一個女人,亦只會要一個女人,那個人就是你!”
  我那些靈動的眼眸里的霧氣更加濃了,不僅僅是因為感動而已,還滿含著濃濃的幸福感,在這一刻中,假如他不是當今皇上,假如不是因為立將軍之女能夠幫上他的忙,我肯定會毫無顧慮地撲進他的懷抱里,說自己愿意,說出自己也很愛他,說出自己愿意和他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誓言,哪怕是上刀山落油鍋,哪怕是死,自己也要跟在他的身邊……
  可是,現在自己不能這樣做,自己不能這么自私,為了江山社稷,要顧全大局……心中千回百轉之間,全都被我硬生生的壓抑下來,如夢囈一般的聲音低低地吐出幾個艱難的字來,“云,假如你真的愛我的話,就聽我這一次,立那將軍之女為后……”
  南宮傲云俯首,凝望著完全貼在自己胸前的菲兒,彌漫著霧氣的雙眸流露著萬分的依戀和濃濃的憂愁。粗糲的大手溫柔地抬起那張令他眷戀的小臉,指腹無比柔軟地拭去那眼角流出來的淚珠,低醇醉人的嗓音夾雜著一股警告的意味:“菲兒,這樣的說話我不想再聽見第二次,你就安心,乖乖地等著做我的皇后。”
  我低垂著臉龐掩去了眼眸中那些浮現出來的霧氣,拼命命令自己忍下所有的心酸和苦澀之情,心里不斷地告告誡著自己,如果現在忍不住,那就真的一點忙也幫不上他了……
  “云,作為皇上,對國家,對所有南寧國的子民,你都有不能推卸的責任與義務,你也知道我一向都不會在乎那些頭銜的稱號,只要你的心中有我存在……唔……”
  如說來是。下一刻,他倏然雙臂一收緊,輕易而舉的把我困在他的懷中不能動彈半分,一個毀天滅地的熱吻鋪天蓋地的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唇,肆無忌憚的啃噬著那柔軟而又有些冰涼的粉唇,霸道的舌尖毫無預兆地撬開那毫無防備的玉齒,直搗黃龍,仿佛在懲罰著我的冷漠與欺騙之意。直到我的呼吸幾乎窒息,他才不舍地放開了我,他有點慍怒地道:“菲兒,不要想欺騙我,如果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話,為什么你會痛哭?”他輕撫著韓菲雪的秀發,無何奈何地嘆了一口氣,“菲兒,不要把我推開,你這樣做,只會讓我覺得你不是那么在乎我的!”
  他的話剛說完,我驀然感覺到呼吸為這一窒,自己怎么會不在乎他呢?就是因為太在乎他,不想讓他左右為難,也不想把他置于危險之中,自己才會忍住那噬血般的苦楚,說出違心之論,親手把他推給了別人,天知道在自己說出那些話時,我的心已經變得支離破碎,變得麻木不仁了……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