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58 死而復生一生一世一雙人(大結局)

韓菲雪輕輕地拭去臉頰邊的淚水,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穩定了一下自己那凌亂的情緒,小心謹慎地挪開那環在自己身上的大手,慢慢地起身,再深深地凝望了他一眼,然后頭也不敢回地轉身大步走出了房間,她真的怕自己再多留片刻,自己就真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再也不愿意離開他的身邊了,但理智清楚地告誡著她,自己不能這樣做,自己不能這么自私自利,自己真的不能……
  “咚咚咚!”寧靜的午夜里,一陣陣低低的卻又夾雜著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正在睡夢中的張辰,他有點不耐煩地起身穿上衣衫,在打開門的一瞬間,眼中原有的不悅之色轉眼間被錯愕不已和柔柔情愫所完完全全的代替了。
  “張大哥,真不好意思,半夜三更還來打擾你。”韓菲雪側身閃進了他的房間,有些內疚地凝望著他,模樣十分窘迫。
  “蕭兒!你為什么這么晚了還不睡覺呢?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面對眼前這個依然令他怦然心動的女子,那張蒼白的臉上直直地寫滿了毫不掩飾的心事。
  “張大哥,你帶我離開這里,可以嗎?”韓菲雪滿臉苦澀神色,無可奈何地回了他一記極為牽強的笑意。
  張辰注視著眼前這張小臉,滿臉疑惑不解的詢問:“蕭兒!你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你為什么忽然會……”
  “張大哥,我知道我提出的要求是有些強人所難,但請你答應我,什么都不要問,好嗎?就當是我求你了,請你馬上帶我離開這里,好嗎?”那雙黯淡無光的眸子又添上了一抹惆悵之色,現在的她只想盡快地離開這里,如果再慢一秒的話,自己真的擔心云會醒過來,到時會來找自己,到那時恐怕自己就真的難以離開了。
  “蕭兒,這兒里里外外四周都是皇上的侍衛,正可謂高手如云,插翼難飛,現在想要離開這里并非輕易之事,不過,假若你是想避開皇上一段時間的話我還有一個辦法,別院之中有一間極其隱蔽的密室,你可以先藏匿在那里,待皇上明天走了之后,我再把你放出來也未嘗不可。不知你可愿意?“
  “愿意,我當然愿意!既然如此,就這樣辦。張大哥,我還有件事想請你幫忙,請你代我寫封信給他,還有一點就是,千萬不要告訴他我在那里。”韓菲雪抓著他的大手,眼里滿是哀求之色,現在唯一能夠幫自己的就只有他一個人了。
  “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答應你!你就先在密室里休息一會兒,等天一亮后,皇上一定會四處找你,你就乖乖地待在里面不要聲張,只要你不出聲,我可以保證他絕對不會找到你的!”
  “謝謝你張大哥!真的很謝謝你!”韓菲雪滿懷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只見張辰微微點了點頭,接著他在房間里的一幅壁畫后面找到一個隱藏的機關輕輕一扭,那面墻就從旁邊緩緩地自動分開,露出了里面一間非常寬闊清幽的密室,韓菲雪在他的引領下進入了里間,緊接著密室的墻面又慢慢地合上了,墻面又回復原本的完好無損,好像從未打開過似的。
  次日清晨,當南宮傲云醒來后發現房間里靜得出奇,一股不安感倏然升起,他環視了四周一下,赫然發現桌上擺放著一封信函,不安的感覺更加濃烈了,他微微顫抖的雙手拾起桌上的那封信函,拿著信的手感覺有如千斤重一般,正如此刻他那沉重如鐵的心情一般。他顫抖著手打開信封一看,果然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又再次上演了,他的眸光死死地盯著上面的內容,越看心就越痛,滿眼苦楚之色,握著信函的手因隱忍而抖得特別厲害。菲兒又再一次對他不告而別了,這次的離開竟然是逼他立那將軍之女為后,一想起菲兒居然把他的炙熱深情又一次拋到了九霄云外之中,他狂怒至極,不由得大聲咆哮,一下握緊手中的信紙,轉眼間信函讓他扭個粉碎。此刻的南宮傲云,宛如一只被人激怒的獅子般怒火中燒,差點失去控制要把房屋摧毀。大發雷霆之后來得更強烈的,是從未有過的椎心之痛,不斷地啃噬著他的靈魂,驚惶失措讓他一下子達到了頂峰,強烈的痛苦有如陰霾密布的烏云般,層層疊疊的籠罩在頭上揮也揮不去。現在他唯一所想所做的是,馬上找到菲兒,只想馬上擁住那個令他魂牽夢索的小女人,確確實實的告訴這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可人兒,這個世界上他不會再去娶任何的女人,除了那個——名叫韓菲雪的小女人。
  一直到侍衛前來稟報,昨天晚上到現在,沒有半個人離開的消息,南宮傲云又下令讓侍衛尋遍整個別院,還是未有發現菲兒的半點蹤影,詢問了張辰和全部的家丁,也未能從他們的口出問出半點有關菲兒離開的消息。隨著最后一絲希望被覆滅,一陣酸澀之意實實在在地堵塞在他的胸口。現在回想起昨晚菲兒那異于往常的舉動,菲兒的主動求愛,還有那異于平常的熱情,還有最后望他一眼時那迷茫的眼神,可惡的他,因一時的熱情而忽視了菲兒與以往的異同。菲兒就這樣狠心地再一次離開他的身邊,一顆心宛如突然沉入了深不可測的大海,強烈的心痛如潮水般席卷而來不斷地吞噬著他那顆千瘡百孔的心。他抬首仰望著無邊無際的蒼穹,喃喃低語:“菲兒!你為什么要用這種方法來折磨我,來逼我?難道你還不清楚我有多愛你嗎?難道一定要等我冊封了皇后,你才會出現在我的眼前,那樣才愿意留在我的身邊嗎?”一聲極輕極無奈的嘆息聲,伴隨著心中的郁結難忍,倏然一口血氣上涌,再也控制不住的噴涌而出,高大的身形也不由得微微晃了晃,幸虧身旁的青烈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他,瞬間,御醫侍衛又忙成一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