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55 忍痛勸他為愛離開

韓菲雪那張出塵的小臉上,仿佛那些凋謝的花瓣般離開了花朵,完全失去活力般,變成孤單無助枯葉空落在地面。但下一秒,韓菲雪還是強行露出一絲牽強的淺笑,“張大哥,我不會介意他的身邊會有多少女人,只要他的心里留有我地方,那就已經夠了!”這些話雖然是對張辰說的,但是實際上又仿佛在說給自己聽似的。可是為什么當說這些話的時候,她居然一點也不敢抬頭望著張辰的臉呢?!
  “蕭兒!你已經有了決定,是嗎?”張辰一向沉穩內斂的聲音,在這一刻也開始變得心煩氣燥起來。
  當韓菲雪再次對上他的眼睛時,那一瞬間清清楚楚地看見他眼底的苦楚和心碎之色,她不由得反手握緊他的大手,帶著無限的內疚,輕揚起唇,“張大哥,在我的心里,你永遠都是我至親的親人和救命恩人,假如可以的話,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來補償給你。”
  “蕭兒,我要的不是你的同情之心,如果這是你的選擇,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不會阻止你,我會成全你們的。因為我知道,愛一個人,并非一定要擁有她,真心愛一個人,就是希望對方開心快樂,只要她過得幸福快樂,就算她不在自己的身邊,自己只要看著她得到快樂,自己也會感同身受,才會真正快樂,雖然開始會有點痛苦,但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張辰已經完全釋懷了,將這份愛戀轉化成祝福。他雙臂微微一收緊,輕輕地把韓菲雪擁進懷里,相信這是他最后一次可以這樣做了。
  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張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俯身凝視著我,認真而慎重的道:“蕭兒,我祝福你,希望你能夠真正得到幸福快樂,可是,如果他對你不好,你就回來找我,即使他是當今皇上,我也不會放過他的!”他斬釘截鐵的說。
  “張大哥,謝謝你,你不但不怪責我,還這么為我設想。”韓菲雪忽然感覺到喉嚨一緊,感動的淚水就這樣滑落下來。
  “皇上現在正在西廂的第五間客房,你去看看他吧!”凝望著韓菲雪那雙淚眼迷蒙的小臉,他勉強地牽扯出一絲溫柔的笑容,強行壓下欲拉入懷中安慰的強烈沖動,轉身趕快離去,怕再耽誤一下,他就真的會忍不住這樣做。
  韓菲雪凝望著他那精瘦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霞光之中,她才收回追隨的目光,抹掉臉頰上的淚水。不過轉眼間,眼前便出現一張顛倒眾生的俊臉,好像自己的鼻尖已經聞到那抹讓自己上癮的檀香氣息。一抹燦若梨花的笑意在唇瓣邊緩緩地擴散開來,看來自已真的是開始有點想他了。過了很久,韓菲雪才從甜膩的感覺里清醒過來,右手輕撫著另一只手上的玉鐲,臉上蕩開發迷醉人心的笑靨,這只玉鐲被自己遺棄了,兜兜轉轉又回到自己的手上,看來是他趁自己熟睡的時候悄悄地為自己戴上的,昨晚仿佛在半夢半醒之間,依稀聽見他用那誘人的噪音,就算讓人聽上千萬遍也不厭煩的嗓音對自己輕聲細語:“菲兒,我愛你!……”恰如童話故事里最美麗的誓言般,讓我不由得心神蕩漾。
  腳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韓菲雪宛如一只林間飛舞的蝴蝶般在還算大的庭院中欣然翩翩起舞,霞光曬落在她的臉上,照耀出梨花般的笑顏,這種輕柔而又溫暖的感覺恰似情人之間的輕柔愛撫,柔和而又細致,仿佛昨晚他那綿密的吻一般。這一刻,才驀然發現,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的全部氣息、全部心思都讓他完完全全地占據填滿,哪怕只是在想著他的笑、他的熱吻、他那無雙的俊臉,還有他那獨特的氣息,都可以這么輕易而舉的liao撥著她心底深處的那根心弦。大約過了半柱香的時間,終于來到了西廂的客房前,只見里面燈火輝煌,她的腳步不由得加快,毫不猶豫地邁上臺階,正欲上前敲門時,卻無意間聽見了從房里傳出來的對話,隱約聽見兩道聲音,一道低沉性感的聲音不用猜也聽得出來是云,另一道低沉中帶著清冷的聲音應該是云身邊的隱衛青烈。
  ——“皇上,你這次離開多日,南寧國邊境的將士回報,邊境有一些新掘起的小國正蠢蠢欲動,還組成一個什么火焰國的蠻夷之國,不斷地擴散國土,眼下恐防會是對我南寧國窺視,有欲動之跡象。”
  ——“一個剛剛掘起的小國,何須怕之!”
  “皇上,這件事已經驚動了太上皇上知道,太上皇欲讓你立韓將軍的女兒為后,以此來鞏固你的權力地位,韓將軍也有此意思,已經聯名上奏,太上皇也樂見其成!有意促成這樁婚事,只等皇上回宮籌備一切。”
  “夠了,不用再說了,關于立后一事,朕自有定論!”“皇上,韓將軍是在朝庭上除了你之外,權利最大的一個,只怕到時候……”
  “難不成少了一個韓影楓,南寧國就沒有人可以用嗎?更何況朕可以御駕親征。”
  “可是,皇上,御醫不是說了,你的身體不……”
  “烈,看來你今天越矩了,立即給朕退下!”
  “皇上……”
  “退下!”
  “是……”兩人之間的對話,一五一十清清楚楚地流入了躲藏在門柱后的韓菲雪的耳里。
  韓菲雪怔怔地呆愣在原地,心跳不由得隨著云說要御駕親征的那一刻開始狂跳不已,唇瓣咬得緊緊的,面色有點發青,一雙秀眉隆起得老高,原來現在的南寧國外擾內患,情況非常不可觀,從聽見云說要御駕親征那一秒開始,她的心幾乎快要窒息,以他現在這么虛弱的身體,如果上戰場打仗,不就等于去送死嗎?不能眼見他有危險而不去阻止,或者自己能夠說服他立那個什么將軍的女兒為后,以此渡過這一個劫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