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53 云的試探他的suo愛

“云!你為什么一直都不把真相告訴我,為什么不早點說出來,當我認清自己的心意,我以為自己只是一廂情愿,還有因為看見你的風流史而痛不yu生,你知不知道,我因為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而心碎不已,你一次又一次的can忍對待讓我幾乎心如死灰,我不知痛罵過自己多少次,為什么會愛上這樣的一個男人,為什么自己不能像青兒那么幸運,能夠找到一個像青云那么愛她的男人。你這個令人討厭的人,我討厭你!我討厭你……”韓菲雪有點激動地錘打著他的胸膛,其實她的心就像喝了蜜糖一般香甜,他說出的那些真相,還有他眼中那堅定不移的眼神,猶如救命的甘露一般,緩緩地流入自已的身體里,滋潤了自已那快要枯萎的心靈。
  可是眼淚卻違背了她的意思,肆無忌憚的流下來,唯一有所區別的是——這淚不再是苦澀不安的,流到口中,卻是如蜜那般甜美。他的大掌無限憐惜地捧起那張小臉,拭去了那臉上的淚水,仿佛捧著一件稀世珍寶一般,深情的雙眸中藏著的全是滿滿又深又濃的寵溺,“菲兒,不要再哭了,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脾氣讓我放不下身段去和你解釋,卻因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把你輕易而舉地激怒了,因而失去了理智,做出很多傷害你的事來……”他激動地抓住了菲兒那柔嫩的粉拳,用力地捶向自己的的胸口,“菲兒,全都是我的錯,你打我吧!你打我吧!……”
  “不要,不要這樣……”韓菲雪緊緊地攬住他的頸項,把那張蒼白的小臉深深地貼上他的shen前,哽咽地說:“云!不要這樣子!因為我而害得你受了重傷,你害得我心痛得無以復加,我怎么還能打你呢?但是,今天你無論如何也要把隱瞞我的所有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訴我……”這一刻,非常希望我們之間不再存在任何的誤會,如果不是那些該死的誤會,他們又怎會千回百轉的轉到這般境地,自己又怎會愿意忍痛離開他長達半年之久,幸好他來找到自己,幸好自己能夠在最后的關鍵時刻想起了他,否則,她真的不知將來會是怎么樣,也許會因為誤會而彼此之間就這樣錯過了一生,今生今世就這樣錯過了……
  “菲兒,你要相信我,從今以后,我都不會再隱瞞你任何事,自從我yao過你之后,我真的再沒有去peng過其他的女人,那晚你不是已經看見隱衛與柳月媚在一起嗎?自從擁有你以后,都是隱衛在暗中與她纏綿的,至于北紫嫣……”南宮傲云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只是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韓菲雪,嘴角不由得泛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弧度,低聲輕喃著:“我也的而且確去了北冥國提親……”
  韓菲雪的心中猛然一顫,緊接著是一陣隱隱約約的疼痛,垂下雙眸,優美的眼睫毛一閃一閃的,她緊咬著牙關,極力忍隱住心底的那份酸澀之意,而后又仿佛下了多大的決定般,甩了甩頭,喃喃的道:“云,我知道你是一國之君,當今的皇上,也只有她那樣高貴的皇家身份才……才配做你的……才配做你的皇后,還能讓你的國力財富更加穩固,我……我不在乎你要娶哪一個,只要……只要你的心里是愛我,有我的存在就夠了……”
  韓菲雪的這一番說話,差一點讓南宮傲云氣得想要殺人,菲兒到現在還不愿意相信他的感情!但是那痛苦不安的眼神卻又讓他心疼至極!“菲兒,你真的不在乎我立其他人為后嗎?”他試探著追問。
  韓菲雪死死地緊咬著下頷,臉色溢發慘白,臉上依然平靜的搖了搖頭。
  “哪怕我年年甄選秀女,皇宮三千佳麗,晚晚軟yu溫香在懷你也不在乎嗎!”他有點慍怒地扳過韓菲雪的臉,聲音不自覺地揚高逼問。
  “云!你是皇上,不可能只獨寵我一人,我也不能這么自私,就算你真的這樣做,我想滿朝文武百官,甚至是太后,也不會同意的,只怕你到那時……”瑟瑟發抖的聲音有如秋風中凋零飄落的枯葉,脆弱得讓人忍不住泛起憐憫之心,卻又恰如其分的撩撥了人心。
  “菲兒!你的腦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是誰讓你這樣胡思亂想的呢?別人都是巴不得將我占為己有,只有你卻反而把我向外推!我可以指天為誓,我南宮傲云從后以后今生今世只會有一個女人,那個人的名字就是——韓菲雪,也就是你,你聽清楚了嗎?比起你現在這么大方得體的模樣,我更愛看你吃醋時的樣子。”他用力的抱緊懷中的小女人,語氣里流露出來的全是未曾有過的認真,細碎的吻毫不猶豫地沿著那張嬌小的臉龐緩緩地youyi到耳畔,輕輕地啃si著那小小的耳垂,抱著菲兒的雙臂也越來越收緊。
  他那動人心魄的愛語和那一陣陣令人酥麻的--,讓她的心猛然收縮,呼吸也變得越來越凌亂急促起來,環在他身上的小手也隨即微微一抖,“云!我不能這么自私,你還身系國家社稷,只要你的心里有我的存在,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菲兒,我是去了北冥國提親,不過——”他故意把說話拖長,讓韓菲雪的心在瞬間又提得老高的。“不過是為了我的隱衛青風而去,他現在可是北紫嫣的駙馬爺。你在北冥國看見的那一個并不是我,而是青風易容改裝成我的模樣。你居然連自己的夫君都會搞錯,你說我應該怎樣懲罰你才好呢?”他抬起菲兒那張滿布紅霞的小臉,凝望著那雙有點迷茫的眼睛……
  因他的說話有片刻的失神,原來他剛才說到一半時故意停下來,是想捉弄自己,不由得又氣又喜,心卻儼然變得無比柔軟,恰似自己現在的身體,在他的身下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