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52 傾聽故事云的自責

凝望著那粉嫩的紅唇,宛如微風中吹拂而輕輕舞動的花瓣,彎彎的美睫如蝶翼般撲閃撲閃的,一股令人zao熱之感剎那間入侵至他的四肢百骸,南宮傲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行按捺下心中的沖動,柔聲地道:“告訴我,菲兒!你究竟看見了什么?”
  “我……”韓菲雪死死地咬緊了下唇,那些畫面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腦海里,可是在他那熾熱的眸光中,自已竟然一個句也說不出來。
  “你根本什么也沒有看見,也沒有把事情弄清楚就來冤枉我?”被他緊緊的擁在懷里,禁錮在他的雙臂間,他的俊臉埋在我的頸項間,貪婪地汲取著那特有的芳香。菲兒真的是上蒼派來懲罰他的,懲罰他以往的風流韻事,他現在恨不得馬上要了這個小女人,他想得快要發瘋發狂了,卻還要拿出最大的忍耐力,ya下那不斷叫囂的***,跟這個小女人解釋一些所謂的事實。
  他竟然敢說她冤枉了他,那些全都是自已親眼目睹的,他現在還在強詞奪理,還這樣指責自己!她是答應了不再責怪于他,可是并不代表了要把自己當成傻瓜一樣被他玩!難道他不知道,自己說出這些話時是多么的痛心疾首,整個人幾乎痛得快要死掉似的……
  心碎的酸澀和委屈的淚水又如滔滔的潮水般洶涌而至,不愿承認的醋意好像要在胸前炸開了似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小手用力地推擋著他的胸膛,高聲吼著:“我明明看見你與柳月媚在寢室里……,我看見你與北紫嫣互相擁吻,還揚言要娶她為妻……,唔……”下面的說話還來不及說出口,就已經被他那霸道的吻封緘。
  南宮傲云俊眉隆起,捧起韓菲雪那張滿面淚水的小臉,對上了他那雙深邃濃情的眸光,這個折磨得他苦不堪言的小女人,平時的聰明才智跑哪里去了?帶著四分的慍怒和六分的無奈,他沉沉地喘息,低醇動人的嗓音悠悠傳出,“你只看見表面的假象,只看見事實的一部分,你根本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聞言,韓菲雪死死地緊盯著他,思索著他話中的意思,他到底想說什么一回事呢?“那晚在寢殿里,我明明看見你和柳月媚……,”她緊蹙著眉心不斷的搖頭,試圖以此驅趕心中的酸楚,可眼淚還是似潮水般決堤而出,心,痛得無以復加……
  他的手輕撫著韓菲雪那低垂的秀發,眼中的慍怒和***已經褪去不少,剩下的只有濃得可以融化人的深情,還有那令人心疼的惆悵,低沉性感的嗓音盡數落入她的耳畔,“菲兒!不要告訴我,這是你離開我的根本原因!”
  南宮傲云緊緊的鉗制住我那扭動的嬌qu,再次俯身吻上那張惑人的粉唇。
  聽了他的話,我僵在他的懷里不敢再亂動了,身體驀然變得僵硬不已!
  高深莫測的雙眸里,剎時掠過一絲難以言喻的神色,淺笑浮上眉間,性感的唇瓣輕輕地點在那白皙如玉的額頭上,“這樣才乖嘛!你先靜下心來,聽我講個故事,等你聽完這個故事后,再做決定也不遲,到時再來完成我想做的事!”南宮傲云有點保留地道。這是他從出生至今,首次愿意把自己的故事說給另一個人聽,而且還是一個女子,從不知解釋為何物的他,第一次心甘情愿要跟一個女人解釋。
  他到底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是自已不知道的?凝望著他眼中的沉重與謹慎,她微微一滯,下意識地從口出吐出兩個字,帶著莫名的期盼和強烈的好奇,“好的!”
  他那低沉慵懶的聲音便款款道來。“我十四歲那年,我的養母,也就是當時的皇后,賜與他第一個宮女……”他俯首察看著韓菲雪的反應,見菲兒僅是靜靜地凝望著他,這才繼續說下去:“誰料皇后親提面授,教他如何如何對待女人,欲讓他沉淪在女人的xiang香之中,想借此操控他的一切,他卻在無意之中得到這一消息,為了完成她的計劃,他就將計就計,讓自己變成一個風流成性的人,整天流連在百花叢中。”說到這里,他感覺到懷中的嬌qu微微顫抖,對上菲兒那張難以置信的神色,的確讓人大吃一驚,作為一個母親,竟然教會自己的兒子流連花叢中,想必是古來第一人,難怪菲兒會有這種反應。
  “后來,為了擺脫母后的鉗制,不惜暗訪高人拜師學藝,在十五歲那年機緣巧合之下,讓他拜了當時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天機子為師,他所掌控的天機門,專門為江湖人士,查探消息實情的,只要任務交至天機門的手中,沒有查不到的消息。而天機子的手下遍布全國各地,個個都對忠心不二,每個人都是一等人的高手。他為了擺脫受人操控的困境,每天苦練武藝,師父曾說他是天生學武的奇才,短短的數月后,武功突飛猛進,或者天機子就是看中他這一點,竟然在三年后,也就是他十八歲的那一年,把天機門交予他打理,自己卻云游四海而去。從那時開始,南宮傲云暗中物色一批人馬,訓練成一批只服從于他的精銳人馬,那就是現在的隱衛了!”
  “至于柳月媚,那是母后派來的眼線,她絕不允許我因為兒女私情而誤了江山社稷,勢必會除去我心愛之人,而每一個想覬覦皇位的人,也必定想找出我的軟肋,以此來要挾我交出兵權。上一次黑衣人捉了你來,不就是用你來威脅我,欲讓我交出兵權嗎?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那是老二的把戲。當我認清自己的心意,可在這危險的局勢之下,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把你置身在浪口風尖,所以只能在眾人的面前故意冷落你,我讓隱衛纏住柳月媚,就是想在晚上陪伴你,來補償我對你的虧欠。”
  說到這里,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感覺到shen前一片濕意,他抬起那張每晚縈繞在夢中的小臉,柔情萬千地吻去那濕潤的淚水,輕聲細語的追問,“菲兒,你怎么了?”
  “所以你在白天時經常對我冷冷淡淡,還對柳月媚和其他的妃子恩寵有加,就是為了掩護我的安危。”韓菲雪與他對視著而他卻點頭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