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51 終于蘇醒坦然面對

現在自己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現實,一直不敢去勇于承認事實,現在終于肯面對自己的心——自己真的很愛他!很愛很愛他!沒有了他,自己的存在就會變得毫無意義,正因為太愛他,太過在乎他,才會讓他的無情,一次接一次讓他傷得傷痕累累,可是現在,韓菲雪的心中唯一的一個念頭,那就是——只要他能夠清醒過來,自已會放下過往的一切悲傷,放下一切的恩怨事非,全心全意地去愛他……
  “蕭兒,再這樣下去,還未等皇上醒來,你就會先累垮了身子的,我已經叫了丫鬟過來守著,我先陪你去用膳吧!你已經很久時間沒有進食了!”張辰從門外默默地走了進來,望了床榻上的南宮傲云一眼,心里掠過一抹不為人知的苦笑。
  “張大哥,我不餓。”韓菲雪收回摟著南宮傲云的小手,輕聲細語地回道,仿佛怕驚醒那正熟睡在床榻上的男人,可視線并沒有從南宮傲云的睡容上移開過半分。
  見此情景,張辰不得不上前,輕輕地執起韓菲雪的柔荑,“蕭兒,昨天侍衛已經動身回宮去請御醫前來,還會帶來宮里最上乘的的藥材,皇上很快就會好起來的。你也不希望當皇上醒來的時候,看見你容顏憔悴,面色蒼白的樣子。而且,看見你現在這副模樣,他的傷勢就不會恢復得那么快了!”他的話語里除了一如往常的溫柔體貼外,還多了一份極度壓抑的苦楚與失落。
  沉重的眸子漸漸地抬起,韓菲雪滿帶無限的歉疚看向那近在咫尺的張辰,迎上他那些含著苦笑的眸光,剎那間,疼痛、內疚、自責不已,各種情緒如放閘的洪水般不斷地襲擊而來。她不忍心再拒絕他的好意,微微頷首應允。
  金風送爽,景色異人,一輪皎潔的月兒溫柔地灑滿那靜謐的大地。清幽而又華貴的客房中,韓菲雪專門吩咐人點一只暖爐,絲絲的暖意飄散在客房中,暖暖的氣息縈繞在雕花床榻上,也溫暖了榻上那個仍帶著涼氣的身qu。南宮傲云已經足足沉睡了六天,這些天來,喂食、喂藥、擦xi身ti、更衣、梳發甚至是剃須,都是韓菲雪一人包辦,全都親力親為,不假手于他人,赫然好像一個妻子照顧生病中的丈夫一般。連續服食了幾天的湯藥,南宮傲云原本蒼白無血色的臉龐慢慢地回復一些生氣,唇瓣也開始紅潤起來,那微弱的氣息也漸漸變得強烈起來。
  此刻,韓菲雪正滿面xie澀,一雙略微發抖的小手正細心地為他系回yao間的腰帶,為他蓋好錦被,又執起他那只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地與自己的十指緊扣,溫柔如水的聲音透露著濃濃的澀意。“云!已經整整六天了!你真的就這樣狠心丟下自已不理,你還不愿意睜開眼睛來看自已一眼嗎?”
  “你說過你會等我回來的,雖然時間有點兒長,但是現在我已經回來了,你還不醒來,你又不要我了嗎?你說話不算數,你是個大騙子。”
  “云!求求你快些醒來吧!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是菲兒啊!是你的菲兒啊!我知道這次是我做錯了,我發誓再也不會離開你,我已經不能離開你了!……”
  “云!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我的心意嗎?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愛你,由此至終我都一直愛著你……!”韓菲雪顫抖著聲音,斷斷續續地抽噎著,一遍又一遍地陳述著心中那一直沒有說出口的情話,淚水又不知不覺間如洪水泛濫般一發不可收拾……
  忽然,一道磁性而又醇厚的聲音不經意地溜進了她的耳畔——“你真的愛我嗎?沒有半分敷衍我嗎?”
  “真的,真的,云!我真的愛你!你快些睜開眼看看我!”淚眼模糊的自己下意識地點頭。
  下一秒,一只大手猛然把我的小手按到他的唇畔,鉻下了深情的一吻,“菲兒!我還想聽你把剛才的說話再說一次?”那聲音里,性感里掛著一股濃得化不開的霸道與情意。
  猛然間,韓菲雪反應過來,本能地抬起頭來,那雙淚眼婆娑的眸子迎上了他那雙濃烈得嚇人的深情雙眸,瞬間又淪陷了幾分。她猛然一頭撲進他的懷里,眼淚有點撲朔迷離,纖細的手臂不斷地捶打著他的胸膛,她不由得嬌嗔出聲,“南宮傲云!你這個可惡至極的大壞蛋!大壞蛋!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就這樣長睡不起,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啊……”
  南宮傲云慵懶的慢慢地坐起身來,背靠著床頭,不讓韓菲雪把說話說完,大手輕輕一拉,摟住懷中那溫香軟玉,霸道而以強悍的力度,帶著濃濃地眷戀之情。“菲兒,你想謀殺親夫嗎?你打得我好痛啊!”性感的薄唇揚起一個優美的弧度,俊美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足以迷惑眾生的笑靨。
  “你哪里痛了?快讓我看看!”她一臉緊張,小手不由得探向他的臉膛。
  “這里,這里痛死我了!”他伸出修長的手指,指向自己的胸口,眼中滿帶著痛苦之色:“這里很痛!”
  韓菲雪急切地拉開他胸前的衣襟,小手下意識地輕撫他所指的地方,一陣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傳入她的手里,讓她悸動連連,猛然意會到他在故意戲耍自己,倏然欲抽回自己的小手,不料卻讓他趁機按住不放。
  “菲兒,你想一想,你當著我的面說要嫁給其他男人,還說把我忘記了,你叫我的心怎能不痛呢?從半年前你離開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開始隱隱作痛,一直痛到現在已經不知道痛為何物了,心已經開始變得麻木不仁了!”
  韓菲雪的心因聽聞他的話而掀起了難以言喻的心疼與莫名的心悸,這幾天,已經想像過當他醒過來時,第一時間會對自己說些什么說話,想過多少種可能,可是從未想過,他會如此直白而又坦誠地表達出他的感情,可是當著他的面前,她那些海誓山盟的綿綿情話卻又羞于啟齒,千回百轉之間,自已只能脫口而出的問了一句,“云,你到底愛過我了嗎?……”
  時間驟然間仿佛停止了似的,韓菲雪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等待著宣判似的,玉齒狠狠地咬緊了下頷,此時此刻,她清楚地聽見自己那狂跳不已的心跳聲。
  南宮傲云捧起那蒼白的小臉,滿懷心疼的凝望著我那哭得紅腫不堪的眼睛,滿面憔悴且消瘦了一大圈的面容,萬分溫柔地拭去那張小臉上的淚痕。“真是個小笨蛋!小傻瓜!你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真心真意愛過的女人,我愛你,早在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潛意識里愛上你,只不過那時候愚笨的我毫無察覺!”他在自已的耳畔喃喃地低訴著動人心魄的情話。他愛菲兒愛得快要發狂了,這個可惡的小女人竟然還問他愛不愛,難道他的愛還不夠明顯嗎?
  “呯”的一聲,韓菲雪的心更加劇烈地跳動著,那雙早已經紅腫不堪的眼睛,又再次冒出水氣來,聲音更加變成哽咽不止了。“云!你真的愛我嗎?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你真的沒有騙我嗎?可是,你明明和柳月媚在寢殿里……,在北冥國與北紫嫣……”她那瑩白的手指不自覺地收攏著,卻又慢慢地松開,就好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樣,強烈地按下心中的沖動,她答應過只要他能夠蘇醒過來,就再也不會計較過往的一切,就讓所有的往事煙消云散吧!可是為什么在自己沖口而出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自己會有一種比死還難受的感覺?眼前竟然不由自主的出現一些不愉快的畫面,仿佛眼前看見他像現在這樣抱著自己那般攬著其他女人,想到他們糾綿在一起時,她的心不由得疼痛起來,自已十分后悔和他討論這個敏感的話題。“算了,云,這些暫時都不要再提了,現在這一切都已經無關重要了……”低柔的聲音從她口出躍出,濃密好看的睫毛無精打采的低垂著,適時地掩去了眸中那絲絲晶瑩,絕美的臉上看不出半分起伏的情緒,看上去平靜如鏡,只是在那不為人知的背后,單單就是吐出這幾個字,就已經耗盡我的所有力氣了。她寧愿自欺欺人,選擇去相信他的說話!也沒有勇氣面對他即將出口的事實。
  凝望著那粉嫩的紅唇,宛如微風中吹拂而輕輕舞動的花瓣,彎彎的美睫如蝶翼般撲閃撲閃的,一股令人cao熱之感剎那間入侵至他的四肢百骸,南宮傲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行按捺下心中的沖動,柔聲地道:“告訴我,菲兒!你究竟看見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