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9 名振菲心突變憶起

“皇上,事實上,我對于以前的所有記憶都記得一干二凈了,對于你所說的一切,我絲毫印象也沒有,請你大發慈悲放過我們吧!”韓菲雪平靜無波地陳述著,每字每句都說得分外清楚,可淚水就這樣控制不住地沿著絕美的臉頰斷斷續續地滴落下來,心,倏然一陣收縮,隱隱作痛……
  心似乎讓眼前這個小女人撕裂、撕碎,每跳動一次就會痛徹心扉,南宮傲云的眼底猛然升起了一道陰森恐怖的戾氣,那俊美雙全的容顏也驟然染上了一層冷入心底的寒氣,手中的力度不由得更大了,手背上的青筋突起,骨節處的慘白猶如他此時心情的寫照。鐵鉗一樣的大手幾乎要把懷中的人兒肩膀揉碎,聲音冷至極點,“菲兒,前天晚上,你在我的床tang上卻不是這樣的態度的,看來我要讓你換個地方才能使你回復記憶。”可惡至極的女人,一句不記得就想這么輕易而舉地抹殺了所有的一切,就想這樣再次從他的身邊逃離而去嗎?他為了找尋這個可惡的女人,幾乎翻遍了南寧國和北冥國,為了這個忘恩負義的女人這半年來他從未近過半點女色,每晚孤枕難眠,唯有對著畫像訴說他的衷情,現在就因這女人的一句忘記了,就想如此輕易地想抹掉他所付出的那顆真摯之心,恕難從命了。
  “皇上,請你不要再來糾纏我的娘子了,蕭兒不是已經說了不認識你了嗎?”被一大群侍衛挾持著的張辰掙扎著起身,雙眸一刻也不離地緊盯著韓菲雪,眼底全是憂心忡忡之色。
  “你給我住口,否則我馬上就要了你的性命。”南宮傲云瞧著張辰憤然地低吼著。俯身再次迫近懷中的人兒,微薄的唇瓣印上那張嬌艷yu滴的粉唇霸道而邪魅地宣布:“韓菲雪,今生今世你只能夠是我南宮傲云的女人而已!”
  ——南宮傲云!韓菲雪!這兩個名字撼動了她的心,心不由得狂跳不止!這兩個名字帶給她有如晴天霹靂,前者好像觸及到她的心底深處,讓自已久久也無法回過神來,南宮傲云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涌現在自已的眼前,不斷地侵蝕著自已的思維;后者更加讓她糾結了,韓菲雪這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除了她自己本人之外,記不起還有誰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可是為什么偏偏眼前這個男人居然能夠準確無誤地喊出她的名字來,難道他們之間真的認識嗎?直覺告訴她,她們之間不止認識,甚至是非常熟悉彼此,否則他不可能知道自已的真名。那迷蒙無助的雙眸對上了他那深邃難測的眸光,低喃著:“我與你真的認識嗎……?”
  南宮傲云迷亂不已的桃花眼仿佛有潮濕的霧氣升騰,他毫不猶豫地俯首狠狠地封住了那微啟而又誘人十足的粉唇,純熟靈巧的撬開了那瑩白的玉齒,長驅直下,在那甜美的檀口里盡情享受,貪婪而又強橫的索取其中的香甜,不給她有絲毫喘息的空隙。這哪里算得上是吻,分明是報復、是懲罰、是抱怨,是他一向以來的獨斷獨行。
  “想不到一國之君也不過如此,也只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qiang占他人之妻,簡直連qin獸也不如,何以配當一國的君主。”張辰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由得雙眸泛起了的猩紅之色,對著南宮傲云大聲地咆哮!
  “如果你是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就跟我一對一的較量,倚仗自己的身份去欺壓尋常百姓,這有什么了不起的!”
  “既然如此,朕也正有此意,今天朕就要你輸得心服口服,無話可說。”南宮傲云的雙眼帶著無限的柔情與愛意,小心翼翼地把懷中已經迷茫不已,有些神智不清的嬌qu放在一邊的桌椅上,溫厚的嗓音有如醇酒般芳香醉人,“菲兒,聽話,乖乖地在這里等我一下。”在這深情蜜意之下,隱藏的卻是令人熱血沸騰的濃濃殺氣!
  下一秒,他從容不迫地轉過身來,對著身后的侍衛傳達旨意:“你們給我好好地保護皇后,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損傷,還有就是,任何人也不得插手,這是我們兩個男人之間的私事,否則違抗者——殺無xie。”
  失去支撐的韓菲雪,全身癱軟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他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前吻了自己,原本蒼白的臉頰染上了不尋常的紅霞,在這時,沒有多余地時間讓她胡思亂想,望著眼前的兩個男人互相對視,眼看立即就要開打了起來。見識過張辰的武藝超群,反而擔心起南宮傲云的安危來,可是張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也不想看見他受傷啊!此刻,她的心情十分矛盾,可自己現在全身虛軟無力,而且身邊里里外外幾層都讓侍衛圍得滴水不漏,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可以上前制止他們,擔驚受怕、彷徨無助,無何奈何全都一下子涌上心頭,無比緊張地的攥緊胸前的衣襟,她已經淚流不止,可是什么忙也幫不上來。
  張辰和南宮傲云互相對視著,電光火石之間有著一觸即發的的駭人殺氣。張辰先發制人,驀然跨出一步,手臂隨即一揚而起,對著南宮傲云的要害劈去,南宮傲云動作利落地把身子向旁邊一閃,靈巧地避開他的攻勢,腳下輕點,一個凌空飛躍到張辰的身后,提氣從他的身后就是一掌,張辰聞到掌聲迅速地轉身,硬生生地接下他的一掌,兩人都全力以赴,用足了十成的功力,兩人都被這掌風震得倒退十來步之遙,可是論到內力修為,張辰就稍遜一籌了,剛才那一掌,他已經元氣大傷了。幾輪招式下來,兩人都打成平手,可是張辰已經有點力不勝任了。
  “張辰——小心!”在南宮傲云避開張辰凌厲的攻勢,凌空躍起同時抬腿欲掃向張辰的yao身之時,韓菲雪那張血色全無的臉龐皺在一起,本能地大驚出聲,聲音因為緊張而流露出明顯的的顫抖之意。
  菲兒居然這么關心這個男人的生死安危!想至此,南宮傲云簡直就是du忌得快要發狂似的,身體里那股嗜血的狠勁因菲兒的話而完完全全徹底地爆發而傾盆而出,在他的身體里不停地叫囂著。那雙冰綠的眸子里散發出兩道猩紅而又陰冷的精芒,南宮傲云竭盡全力向他的胸口發出一招致命的一擊,以他的功力,這一掌恐怕會取了張辰的性命。
  “南宮傲云!不要——!”眼看張唇閃躲不及這一掌,那一瞬間,韓菲雪倏然魂飛魄散,當場大驚失色,需要靠著椅背的才不會昏迷過去,心底不斷提醒著自己不能在此時暈倒。一直嗚咽的聲音陡然升高了好個音調,再也抑制不住失聲痛哭出來。
  南宮傲云那陰狠至極的招式讓韓菲雪那一陣接一陣的心碎擊得潰不成軍。鐵鉗一般的大手在半途中驀然一偏,劈向一旁一人多高的白瓷花瓶,剎時間,巨大的花瓶從中間應聲而裂,瑩白的碎屑隨著一聲重重的巨響,四散飛落。四處飛散的碎片濺到他的手上,鋒利的碎片劃破了他的掌心,殷紅的鮮血,順著他垂下來的手掌緩緩滴落,一滴連著一滴卻似落到他的心底那樣子觸目驚心,令他分外苦澀。
  同一時間,張辰出手欲上前接下南宮傲云那致命的一掌,卻未料到中途生變,發出的掌風已經來不及收回,就這樣毫無阻擋的徑直落在南宮傲云的胸口上。
  “哧!”的一聲,隨著一記悶哼之聲,南宮傲云的薄唇里溢出了一大口殷紅的鮮血,他就這樣硬生生地接下張辰的全力一掌,高大挺拔的身軀開始有點搖搖欲墜,隨時隨地有暈倒的跡象。
  那一瞬間,韓菲雪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感席卷而來,一陣比一陣的激烈疼痛從頭部傳來,強烈的刺痛,耳畔不停地嗡嗡作響,還有……,還有他那獨特的氣息緩緩地滲入她的心脾……——上皇宮的路途中,他舍命為救自己而身受重傷,滿身是血倒在自己的懷中……
  黑暗之中,刺客欲拿自己要挾于他,他當場義憤填膺扭斷了刺客的肚子,將自己擁在懷里……
  在離開前,他在自己的耳畔溫柔地低喃:“菲兒,我的愛!我愛你,記住別讓我等太久了,記得早點回家……”所有的一切有如洪水放閘般,噴涌而出,而我此時唯一的念頭就是,默默地呼喚著一個名字——“南宮傲云……!”“南宮傲云……!”好幾竭嘶底的嘶喊因突然其來的恐怖而變得破碎不已。心跳也仿佛在這一刻停止跳動,空氣中的凝重也讓人幾乎窒息,不顧所有的一切,她推開那里三層,外三層的侍衛,瘋狂地沖向那個偉岸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