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6 拜見雙親心的接納

第二天,封城的故居,韓菲雪跟著張辰回鄉拜見了他的父母,兩老對菲兒一見如故,對這個長年居住在外的大兒子終于能夠成家立業感到無比的安慰希望他倆早日完婚,張辰亦感覺到蕭兒的不安,為免多生枝節,也同意了盡快完婚。
  此刻,張辰溫柔地攬著韓菲雪的纖腰,步出家門,來到一片迷人的紫竹林欣賞迷人的景色,以緩解菲兒的郁悶之情。“蕭兒,昨天你已經陪伴我趕了一整天的路,晚上也未有好好地休息片刻,今天一來到封城又和我馬上去拜見雙親,定必把你累垮了!”張辰俊美的臉上帶著幾分笑意,摟著韓菲雪的細腰,眼里是濃烈的深情。
  “張大哥,比起我來,你不是更加累嗎?在路上時,你時時刻刻要留意四周的風吹草動,我這點累算得上什么了。我很高興能夠陪伴你看望你的雙親,更慶幸的是他們不嫌棄我這個一無是處的女子。只是為了我,讓你放棄了你的夢想,放棄了你苦心經營多年的梅蘭閣,只是為了陪我在這里生活,我覺得我自己實在是……實在是非常自私了。”有點心虛地不敢去看他,因為只有自己明白,答應嫁給他的原因,不是因為自己愛上了他,而是利用了他,想用他來撫平自己心中那千瘡百孔的創傷,想利用他驅趕心中的陰影,想借他的存在希望能夠讓自己遺忘那個可惡的男人……
  “蕭兒,只要是為了你,不要說是那小小的梅蘭閣,即使是要我張辰的身家性命,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甘心情愿雙手自動奉上……”猶如誓言般,比她在電視劇里聽過的所有海誓山盟更加讓人心動三分,在自已的耳畔不停地回蕩著。
  凝望著他眼底那抹非常堅定的神情,韓菲雪的目光不由得一愣,不是因為自己心動了,而是讓她十分感動。她有點顫抖的伸出瑩白的手指,堵住了他的唇瓣,阻止了他yu往下說的話:“張大哥,以后可不準你再說這樣的說話。”
  “張辰自當遵命,我的娘子大人……”張辰拉住了她的小手輕輕地環住了他那雄壯的yao身,在她的頸項邊柔柔地偷了一吻。
  “你說什么?誰是你的娘子……”不知道是因為他那句深情款款的‘娘子’,亦或是他那太過親昵的動作,輕輕地手錘打著他那健壯的胸膛,原本雪白的小臉因而滿面紅霞。
  他的大手溫柔地輕撫著韓菲雪的臉,取笑地說:“當然是你,我的小娘子,我已經吩咐了別院的管家打點一切,明天我就迎娶你過門。”
  “明天,這……,會不會太快,太過倉促了?”韓菲雪那盈盈的秋瞳中寫滿了無措與驚訝之色,明天就要嫁給他了,她的心如那翻滾的洪水般掀起了無數的波瀾,自己真的可以嗎?真的就這樣認命地嫁給他嗎?可是為什么自己的心卻是如此沉重、如此……
  他那厚薄適中的唇瓣微微地揚起了一絲好看的弧線,然后輕輕地吻上了那張令人心動的粉頰,用力地xi取著那you人的芳香,語氣異常輕柔細膩。“蕭兒,我愛你!從明天開始,再也沒有任何人或事可以把我們倆人分開了。”話剛落下,微揚的薄唇突如其來的落在甜美的檀口中,綿密的吻如排山倒海般向她席卷而來。
  “唔!”韓菲雪就這樣含糊的被他以吻封緘,連呼吸也被這熱情如火的熱吻奪了去……
  “蕭兒!把你交給我,好嗎?”當他再次瞥見那衣領上的吻hen時,所有的理智與冷靜全都被妒忌所掩沒,他要抹掉他人的痕跡,他迫切地想立即擁有蕭兒。下一刻,…。
  “不要!張大哥!我想,我想等到成親之時,再……再……”韓菲雪怔了怔,著急得手足無措,唯有微微嘟起唇瓣,嬌嗔的道,臉上的紅霞更深了幾分,就連心臟也狂跳不止。他那滿含情yu的眸子漸漸地恢復了神色,薄唇有點戀戀不舍地在她的粉唇上印下一吻,低沉動人的嗓音里全是表露無遺的寵溺,“既然娘子怕羞了,那等到明天洞房花燭之時,我們再行夫妻之li吧!”
  “張大哥,謝謝你!”
  “蕭兒,明天就是我倆的大喜之日,還叫我張大哥,應該要改口了!”他故意停頓一下,略加思索,“今天暫時先容你叫我張大哥吧!但明天開始就要叫我‘辰’或是相公了!”他故意戲耍的說道。
  聽完他的話,韓菲雪的心才稍微松了一口氣,轉念一想明天就要嫁給他,叫什么也已經無所謂了,眼下躲過了今天,看來明天是躲不過的,看來自己還是快些做好接受他的準備才是。想到這里,她抬頭便跌進他那無限柔情的雙眸中,只看見那里全是濃得化不開的濃烈之情,她被他眼底那滿滿的深情所深深地撼動,最終,感動、心痛、心酸、心碎、無奈,不自覺間全都化成了一抹薄薄的水氣。輕輕地靠在他的懷中,像是在心底下了一個非常嚴峻的抉擇,猛然抬起了頭,陽光照射下,他那斧鑿般的輪廓俊美異常,我輕輕地掂起了腳尖,在他的唇瓣上輕輕地落下一記輕吻,隨著這一吻的落下,她的心決定要開始慢慢地接納了他。
  “蕭兒!”他漸漸地收緊雙臂,臉上充滿了無限的欣喜若狂與眷戀,毫不猶豫地加深了這記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而又讓他渴望已久的,更令他迷戀不已的熱吻。仿如世外桃源的紫竹林間,異人的秋風輕輕地送來清爽,俊美無雙的男子輕輕地擁著絕世出塵的女子,久久的,……構成一幅無比讓人心動的佳圖。
  皇宮里
  南宮傲云剛下朝回到御書房,睿智的雙眸掃了一下緊跟在身后的李成一眼,沉聲地道:“如果你又來做說客,說些選秀之類的話題,小心朕讓人趕了你出去,以免朕看了你心煩”。
  李成聞言,立即上前帶笑解釋著:“請皇上息怒,奴才不是,奴才也不敢,奴才只是想把從禁衛軍手中得來的那只玉鐲呈給皇上而已!”說完,李成便恭恭敬敬地把那只罕有的玉鐲,擺在他的面前。
  此時此刻,一道耀眼的霞光透過翠綠的玉鐲,折射出令人搶眼的色澤,落在南宮傲云暗紅色的長袍上。
  “呯!”一聲,挺拔的身體驀然站了起來。那種顏色、那種款色,猛然讓他的呼吸為之一窒,他驀然奪過李成手中的玉鐲,仔細地端看上面的紋路,忍不住有點紊亂的思緒,一雙高深莫測的冰綠眸子,死死地盯著手中的玉鐲一動也不動,凝視著那碧綠通透的綠意,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慢慢地闔上雙眸,好像眼前那讓人舒暢的綠光變得格外刺眼。可是當他再次睜開雙眸,凝望著手中的玉鐲時,真實存在的感覺已經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站在一旁的李成以為是自己老眼昏花,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雙眸,亦或是這早上的晨光太過耀眼所至,他剛才竟然看見皇上的眼中滿帶淚花。
  “皇上……皇上……?”李成低低地喚了兩句,就不敢再多說什么了。
  “這只玉鐲從何處而來?為什么到現在才交到朕的手上?”南宮傲云一把揪住李成的衣襟,滿帶慍怒的聲音滿布沙啞,眼中噴射出來的暴戾神色,好像一把燃燒得正旺盛的火焰能夠在一眨眼間把人燃燒殆盡似的。
  “回……回……皇上,這只玉鐲是昨天奴才從禁衛軍身上搜查出來的,禁仍軍已經招認不諱了,他是從那個被他放出宮的姑娘手中得來的。”李成戰戰兢兢的說道,背后已經全身冷汗直流,他真是有冤無處可訴的啊!
  ——明明是昨天皇上讓他退下去的,他才沒有馬上把此事向他稟報,現在就便成是自己的不對了!真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那個丑丫頭現在身在哪里?朕要立即見她?他幾乎咆哮的大吼著,如果不是這么多年來養成了較強的自制力,他恨不得馬上把這個誤了大事的狗奴才,和那一大幫一無事處的禁衛軍全都拖出去砍掉,以泄他的心頭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