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5 一時沖動答應下嫁

這時的韓菲雪十分貪戀他所帶給自己的溫暖和心安,儼然不知兩人之間的姿勢十分ai昧,還在火上加油,“張大哥,謝謝你,我會盡我所能來回報你對我的好!”
  韓菲雪那無意識的小動作,竟然讓他全身竄出一陣陣熊熊的lie火,懷中的嬌qu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對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折磨,此刻的他猶如繃在弓弦的箭,隨時隨地一不小心就會一觸即發。張辰俯首間無意之中瞥見小蕭的頸項間,留下的點點yan紅的印記,猶如一道晴天霹靂般擊中他的心臟,怒火,心痛,還夾雜著一股惶恐不安,他不能再這樣坐以待斃,再這樣下去,遲早一天定會錯失良機。
  “小蕭,你真的是想回報我嗎?”張辰抬起那細致的下頷,注視著她眼睛,小心翼翼地詢問。微微仰起頭來,望進他那雙深邃難懂的眸光,她帶著一絲絲的迷茫,微微地頷首。
  “如果你真的想回報我,就嫁與我為妻,我發誓一定會好好地對待你,一定會讓你得到幸福的!”一向沉穩冷靜的他,此刻心里如那波濤翻騰的江水。
  “張大哥,我……我曾經嫁與他人為妻……”,凝望著他那滿含shen情的雙眸,想起這大半年來他對自己無微不至,細心的照料,一時之間她卻不知如何狠心地去拒絕他,自己早已經是別人的下堂怨婦,昨晚發生的所有一切,和自己后來憶起的那些凌亂的片段,讓她的心漸漸變是冰冷起來,像自己這樣已經不潔而且已心死的女人,還可以再擁有幸福,擁有愛情嗎?
  “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讓你成為我名符其實的妻子,那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在韓菲雪還沒來得及有所回應之時,他那chuo熱的唇瓣已經迫不及待地fu上了那張點泛白的唇瓣上,他十分有耐性地,在她的唇瓣上慢慢地輕柔--,慢慢地等待著她的適應,等待著她的接納。
  他的吻輕柔得如微風輕輕地拂過似的,卻又如千斤巨石般壓在她的心上。她很清楚自己不愛他,但他卻對自己有救命之恩,就算現在他要收回自己的這條性命,自己也不會有半點猶豫之意。看著眼前這個一向沉穩冷靜,對什么人或事也波瀾不起的男人,唯有在自己的面前才會展現出難得的柔情蜜意,或者自己應該放下以往的一切,嘗試去接受眼前的他,或者只有真正與他在一起后,自己有了依靠,自己的心才會平伏,才不會胡思亂想,才不會再去在乎其他的男人,這樣才不會受到傷害和痛苦。到那時,不論是記憶中那個模糊不清的男人,或是皇宮中那個地位尊貴,高高在上的男人,從此以后,再也跟自己毫無關系,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想到這里,她溫煦的閉上雙眸,微微揚起唇,慢慢地接納著他的氣息,而自已的心,也在一點一點間慢慢地涼了下來……
  感覺到韓菲雪有所回應,他再也不再猶豫直接長驅而入竄進了甜美的檀口,灼熱的熱吻似乎想用最滾tang的方式驅散她心中的涼意,哪怕沒有得到一絲一毫的回應,他也早已經淪陷在這股甜蜜之中。在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幾乎快要窒息之前,他才戀戀不舍地放開了她,對上她那雙仍然帶著一臉迷茫的眸子,他附在她的耳畔輕柔地呢喃著:“小蕭,嫁給我,好嗎?”
  “唔!”韓菲雪毫無意識地微微頷首應允,不過一秒之間,渙散的瞳孔中突然聚焦在一起,雙眸中泛起了一抹急切之色,小手激動地抓住他的衣衫,揚起聲音道:“張大哥,我答應馬上嫁給你,你現在就帶我離開這里好嗎?”韓菲雪一臉殷切地凝望著他,臉上露出急切之意。
  “好!我們現在馬上啟程,去我的家鄉封城拜見雙親,然后我馬上娶你過門,把這梅蘭閣交給張彭好生打理,從此以后,我們倆人就在封城生活下來,再不過問其他的事來!”纖腰被他緊緊地攬抱在懷中,深深地呼吸著那誘人的馨香,此時此刻,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次日清晨,郁郁蔥蔥的樹林間灑遍了細碎鉆似的驕陽。五彩繽紛的菊花開遍了林間,一陣秋風迎面拂來,奉上了一陣陣異人的馨香,郊外的小道上一輛馬車正向前奔馳而去。韓菲雪和張辰在昨晚已經收拾了簡單的行裝,已經坐上了離開京城的馬車上,城門口留下的只是前來送行的張彭,他一臉震驚地盯著已經漸行漸遠的馬車,難以置信這樣的美事竟然讓那個向來冷漠如冰的大哥撿到了寶。他非常后悔自己不能慧眼識美人,為什么自己這么愚鈍,連小蕭是女兒之身也未能看透,讓一向感情遲鈍的大哥捷足先登,采去了一朵上好的百合,真是后悔啊!真是悔之已晚了!但面對已成定局的事實,面對快要變成自己大嫂的女人,他只能抱怨自己聰明一世,愚鈍一時,以慰自己那顆好勝之心。
  傍晚御書房里
  南宮傲云那俊美邪魅的臉上,散發出一陣陣讓人心寒至極點的滋味,站于一旁的忐忑不安的的李成,從他第一腳踏入御書房開始,他的心就提到老高老高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會觸怒圣顏,甚至招來殺身之禍。南宮傲云非常不耐地微蹙起眉心,揚起性感的薄唇,語氣冰冷地詢問,“朕要你帶來的人呢?”
  他瞧了瞧李成身后空無一人,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不安之色。這段日子習慣了有人替他推拿,現在的時辰早已過去了,仍然不見那個丑丫頭的蹤影,難不成這個女人以為得到他的寵幸,自今以后就可以漠視圣意了嗎?南宮傲云不禁攬眉的暗暗道。
  “回……回皇上,那個女人已經在今天天還未亮時,就已經自行離宮而去了!”李成咽了咽口水,悄悄地偷瞄了皇上一眼,才有點吞吞吐吐、小心謹慎地回道。
  “禁衛軍怎么可以隨便就放個人出宮,難道他們全都盲了眼嗎?立即給朕徹查清楚是誰這么大膽隨便就放人出宮去!”深沉如海的眸子剎時如那波濤暗涌,握著奏折的大手儼然收得緊緊的。可惡的,這個該殺千刀的女人,竟然在他沒有批準之時,自作主張地擅自離開,還有那句——我們之間就當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簡直就把他氣瘋了。他一向是主宰局勢的皇者,什么時候輪到一個丑女來作主,他定必要把這個丑女抓回來,然后好好地嚴懲一番,才能消他的怒火。一想到要嚴懲那個丑女,南宮傲云的腦海里竟然出現了一股強烈的滿足感悠然在心中緩緩地滋長……
  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使他大吃一驚,下一刻,菲兒那令人哀怨的眼神隨即浮現在他的眼前,前一刻才得到的滿足感剎時被那罪惡感和寂莫空虛所替代,想到這些,他覺得自己快要被逼瘋了!是被那個丑女逼瘋!也是被他自己逼瘋!更是被菲兒所徹底所逼瘋!
  大約過了一刻鐘后,李成又再次出現在御書房。“回稟皇上,奴才已經把今天清早放那位姑娘出宮的禁衛軍帶了過來,人現在在外面等候,聽候皇上的旨意!”
  南宮傲云立于窗前,如鷹般銳利的眸子,直直地注視著遙遠的前方,好像要在mi茫遙遠的前方那里尋找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前方除了漆黑一片的星空和樹枝搖曳擺動的聲音外,四周的環境安靜得有點恐怖又可怕。不過片刻之間,他優雅的轉身,臉上看不出半點起伏的神情,只是隱約透露出一股皇者那與生俱來的霸氣,但是他那眼神陰霾的令人可怕,“算了,一切都已經已成定局,走了也好,就讓所有的事隨著這件事完滿落幕,真的按那個女人所說的一樣,一切就當從來未發生過!讓禁衛軍下去領罰一百大板,下去吧!”
  李成偷偷地拭去了額頭上冒出來的冷汗,把手中那只從禁衛軍那里得來的,原本想呈獻經皇上的玉鐲悄悄地收入懷里。原本一只玉鐲普普通通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以他在宮中數十年的經驗,一眼便看出這只手鐲質地、手鐲都是上上之選,應該是屬于稀有的珍品,他本想向皇上稟報的,但是看見皇上那滿臉的陰冷之色,最后還是不能大膽地回稟,就這樣靜靜地退了下去。怪不得人們常說帝王本多疑、圣意難以揣測,皇上的前言后語也實在是變化極快,看來還是等皇上明天或是什么時候心情比較好些時,再把這只玉鐲呈上也不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