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4 零碎記憶逃離皇宮

夜,有如一張蠱惑人心的網,香甜中帶著令人銷hun的魅惑,恰如這暗沉而又奢華的大殿里濃濃蕩開的旖ni畫面,夾雜著男人的xing感惑人的喘息聲和女子銷hen的吟哦聲不斷地回蕩在諾大的寢殿里……
  “菲兒!我的菲兒!”一聲緊接著一聲忘我的低喃聲,從南宮傲云的喉嚨中脫口而出,帶著無比霸道的氣息和深情蜜意的憐愛之情。他的陣陣低喚聲猶如施了魔法般,隨即轉變成了最動人的情話不斷地攻占韓菲雪心里最柔軟的地方,就這樣輕易而舉的把自己化為一灘秋水。那一刻,她甚至以為自己已經變成了他口中呼喚的那名女子,溫馨美好和甜蜜的感覺在心底濃濃地化開……
  直至淡藍色的天邊隱隱約約浮現出一絲亮白的光束時,整夜的不眠不休,懷中女人疲倦至極之時才一切慢慢地恢復下來。
  仍然沉浸在激情余韻中的韓菲雪,卻突然聽見他的聲音,而他接下來說的話,更把她從歡愉的天堂轉眼間拋落了地獄的深淵,“你現在可以走了!”
  韓菲雪顫抖著還在發軟的雙tui,慢慢地從龍榻上坐直身子來,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呆愣地凝望著身旁剛才還對自己甜言蜜語的男人,與他眼中的一道陰冷而帶著鄙視的目光,完美無瑕的俊顏上,不留半絲溫度,在這個秋高氣爽的秋晨,感覺不到半分涼爽的氣息,有的只是一陣刺骨至極的寒意直逼后背,讓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瑟瑟發抖。他這種冷漠無情的神色,就像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直入她的心臟,刺得她的心鮮血直流,那涼薄如水的聲音,更如毒蛇猛獸般不斷地xi食著自己的血。緊緊的咬緊玉齒,心卻,一片一片地剝落,撕扯般的疼痛,痛入心扉,微微顫抖的小手緊緊地壓住胸口,一抹模糊不清的記憶如電流般傳遍腦海,自已的心好像曾經不知也為誰這樣的痛過?……
  終于,她記起——
  在一間書房里面,一道冷漠至極的聲音悠悠響起……
  “你是本太子的女人,本太子想怎樣就怎樣,何時輪到你來作主!”一個可惡至極的男人失去了耐性,自己竟然在他那熟練的技巧中漸漸地沉淪……
  下一秒腦海中好像走馬觀燈般換了場景……
  一個溫柔體貼的男人,與她十十指緊緊地相扣,一次又一次的………………………………
  好像那若有似無的特有的檀香味裹著男人雄渾的氣息緊緊地縈繞起來,好像自己的身體里還you那男人特有的氣息。
  一切真實得仿如昨天發生的一般,她的第六靈感卻不停地告誡著自己,那個男人就是當今的皇上無疑!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嗎?她不斷地追問著自己。
  剎那間,心好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地撕扯開來,那種噬骨之痛沿著全身的血脈立即侵占了她的四肢百骸,每當心劇烈地跳動,每多跳一下時,那份噬骨之痛更加深了幾分。雙手拼命地按住額頭,疼痛侵蝕著她的意志。——為什么?為什么偏偏要在這個時候讓她想起所有的一切?自己到底做錯什么?上天為什么對她這么殘忍,讓自已背負著這么沉重的任務?
  “皇上,民女今后一定不會再來打擾您了,請皇上放心吧!而今晚所發生的一切也不過是彼此都發了一場夢而已,當夢醒過來后我們就當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忍住那椎心之痛,倔強的韓菲雪不愿讓淚水輕易地溢出,用平靜得近乎談笑風生的聲音道出一個明智對自己殘忍的結果,為了維護著自己最后的一丁點尊嚴,眼底的絕然卻存著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悲哀。
  “說得好,從今以后,朕也不想有機會再看見你!”南宮傲云慢慢地闔上雙眸,不敢再去看這個丑女,他十分害怕再這樣看下去會泄露自己心里那抹憐愛與不舍之情。
  拖著無比酸軟的身子艱難地走下床榻,隨手拾起散落在地上還帶著微濕的衫裙隨便地tao上,拖著酸痛不堪的身軀滿懷著已經支離破碎的心靈緩緩地離開了大殿。
  在南宮傲云再次睜開雙眸時,看著那纖瘦而又盈盈一握的背影,骨感均稱的大手緊緊地攥住身邊的毛氈。他不能再心軟了,昨晚他的心靈與身體已經背叛了菲兒,他絕不容許這種事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想到這里,那冰綠深邃的眸子里,剩下的僅只有決絕與冷淡,只是在這種看似平靜之下,隱藏著一股看不見的波瀾暗涌的情潮……
  東邊徐徐綻放出一道亮麗的光芒,韓菲雪整個人就像失落靈魂的空殼一般,從儲秀宮取回自己的包袱后,慢慢地向皇宮門口而去。相比剛進皇宮時的意氣風發,生氣勃勃,現在的自己再也擁有不了當初的愜意的平靜與無憂無慮的快樂了……
  不斷地警告自己,天已經亮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猶如童話故事里的灰姑娘一樣,當凌晨的鐘聲敲響之后,一切也回復到原來的模樣,自己就像那低微的灰姑娘一樣,而昨晚那溫柔似水的王子變回了那個至高無上的皇上而已。
  “喂!你是何人?不能擅自出宮!”守在宮門口的禁衛軍把韓菲雪攔下,這才驚覺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走到宮門口了。隱去心中的所有苦澀與悲傷,她臉帶微笑,柔聲道:“侍衛大哥,我不是宮里的人,是儲秀宮的陳公公讓我入宮為秀女做美容護膚,現在秀女也已經選完了,我理應回去了。”
  “陳公公已經奉旨到全國各地訪尋秀女,這幾天都不在宮中,你還是耐心等候,等陳公公回來再出宮吧!”
  “可是如果陳公公在路上有所耽誤呢?而且我還有急事趕著回去做呢?”韓菲雪憂心如焚,再多等幾天,現在的自己連一刻鐘也不想再留在這里。轉而一想,她記得包袱里有對精美的玉鐲,翡翠一樣的顏色,晶瑩通透,雖然記不起這是自己的還是別人贈送的,但這樣奢華之極的首飾,并不合適自己這個什么都不是的“灰姑娘”所擁有的。瑩白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那對翠綠玉鐲,在耀眼的霞光中更顯得色澤亮麗,一看就知是價值不菲的,她毫不猶豫地把玉鐲遞給侍衛的手中,附在他的耳畔輕聲道,“侍衛大哥,您就通融一次吧!”
  “這樣……,好吧!我從未看見過你……”侍衛有點激動地接過韓菲雪遞過來的玉鐲,那閃爍的光澤,一看就知非凡品,雖不敢斷定是價值連城,但也相差不遠了,侍衛連忙擺擺手,轉過身來讓出了路。
  梅蘭閣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了梅蘭閣清晨的寧靜,一名仆人前來開門,還未看清來者何人,就被韓菲雪將門一把推開,一閃而入,只留下那個開門人還在惺忪睡眼之中,呆立在原地反應不過來。
  “張大哥!”韓菲雪一把推開張辰的房門,一頭撲入還在床榻上睡覺的男人懷里,現在她最雖然的就是如親人般溫暖的呵護,否則她的心可能會隨時隨地被寒徹心扉的冷氣所完全吞si。
  “小蕭,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有人欺負了你?快告訴我知!”張辰厚實的大手捧起了那流淚滿面的小臉,用衣袖小心翼翼地為她拭去臉上的淚痕和麻斑,眼里充滿著擔憂和憐惜之情。
  聽了他的說話,韓菲雪的心頭更緊,肩頭還微微地抽搐了一下,但自已不想道出所有的一切,只是淡淡的搖了搖頭,“張大哥,我沒有事了,沒有人欺負我!張辰因還躺在床榻上,還未起床,身上僅穿了一件單薄的底衣,輕輕地將她擁入懷中,溫柔地輕撫著她的秀發,低沉的噪音,隱藏了他的心痛。“你不愿意說,那就算了,沒有人會逼你的,但是看見你這么傷心,我的心就會變得很心痛了。”
  韓菲雪突然“噔”的一下,心酸苦澀一下子全部涌了上來,緊接著就是無法言喻的疼痛,“張大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該不聽你的說話,我不該一意孤行也要進宮!”
  “沒事了,最緊要就是已經回來了,從今以后,我絕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他柔聲地輕哄著韓菲雪,輕撫著她的后背,竟然讓他發現了她的衣衫有些濕意,連忙拉過床榻上的錦被guo在兩人的身上。無數的委屈、心痛莫名,讓我下意識地往他的懷里磨zeng。
  這時的韓菲雪十分貪戀他所帶給自己的溫暖和心安,儼然不知兩人之間的姿勢十分ai昧,還在火上加油,“張大哥,謝謝你,我會盡我所能來回報你對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