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3 chong幸丑丫莫名心痛

同一時刻,門外驟然傳來一聲銅盆落地的響亮聲音,隨即一聲約隱約現低柔女聲帶著一絲的尷尬
  ——“對不起,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南宮傲云驟然松開李湘的頸項,大步向前,循著聲音的方向而行。
  寢殿門外
  韓菲雪的眼神有些心不在意,腳下的步伐也隨即慌寸大亂。剛才自己來到御書房外,李成已經將自己擋下,還告訴自己皇上已經安寢,她才想起今晚是李湘侍寢的日子,在慌亂之中稍一不慎撞翻了小太監手中的水盆。溫熱的水將她的身體全部弄濕,長長的秀發濕漉漉地貼在一起,微涼的秋風略帶寒意的迎面撲來,溫水馬上涼薄如冰,麻木不仁的冷,徹骨入膚之冷,她已經開始忍不住打起了顫來,牙齒也咬得咯咯作響,面青唇白。
  韓菲雪邁開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著儲秀宮的方向走去,一陣陣有點寒意的秋風吹拂而來,那顫抖的身子步履不穩地搖晃著,衣裳濕漉漉的的正滴著水,雙腳有如千斤重般舉步為艱。眼看儲秀宮的牌匾躍現眼前,她抬頭一看,只要跨過眼前的幾級石階就可以進入儲秀宮,怎料腳下一滑,最終還是要跌倒在地上。她原以為會撞到冰冷堅硬的地板,卻末曾料到會跌入了一個溫暖無比的懷抱里,一股清幽獨特的檀香味夾雜著濃濃的酒香,把自己緊緊地縈繞起來。
  當韓菲雪看清眼前的男人是誰時,她發出難以置信的響聲,“皇上!”此刻的他,冰綠的眸子里帶著一抹讓人揣摩不透的深邃之色。
  幽幽的眸光隨即一動,沉聲詢問,“今天那個侍寢秀女的衣裳是你做的嗎?”
  韓菲雪似有若無的微微點了點頭,侍寢一詞傳入她的耳里,心底,心不由得陣陣揪痛著,竟然浮現起一股強烈的熟悉感,曾經自己的心也像現在這樣不知為誰這般傷心難過了呢?
  “是誰?是誰教你這樣做的?”他臉色凝重,眸光一眨也不眨地盯著眼前的女子看,薄唇緊抿,猶如在等候宣判什么似的?
  “不可能?怎么會有這種可能?”他有點難以置信,答案竟出乎意料之外,他還以為除了他的菲兒就再沒有人這么古靈精怪,他還以為丑丫頭會和菲兒認識,以為她們之間會有所交集……
  “啊嚏”一聲!韓菲雪忍不住打起了啰嗦,竟然一不留神把口水全都噴到他的身上,她十分窘迫的勉強扯出一抹不自然的憨笑,伸出手來揉著那個發癢的小鼻子。
  下一秒,他竟然一把將她打橫抱起,腳下輕觸,朝著自己那專屬的寢宮而去。自他登基以來,從未留宿在寢宮,他一直都是在御書房歇息,但今天,卻為懷中的這個丑丫頭而開了例!
  片刻之后,南宮傲云抱著韓菲雪來到寢宮的門前,驅散了全部的宮人,這才抱著韓菲雪進入了寢宮的殿內。寢宮內搖曳的燭火下,他動作利落地扯下了她身上的濕衣裳,拿起床架上的毛氈把她包裹得緊緊的,然后一把丟上那張巨大的盤龍床榻之上。
  韓菲雪被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一連串動作而弄得有點手足無措,當身上撞上床榻的那一秒,雖然身下的觸感非常柔軟細膩,但是幾乎把她的心撞了出來。
  凝望著他把衣衫一件一件地漸漸脫下,顯露出里面雄壯而又完美的身材,她全身沒理由的一抖,腦海也被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所控制了,仿佛越加益發凌亂不清,原本清亮如泉的雙眸突然變得十分迷茫飄拂起來。
  好像透過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看見菲兒就在自己的身邊。既然母后一定要他寵幸女人,那他就如她所愿寵幸這個丑丫頭吧!至少他能夠在這個女人的身上看見菲兒的影子,那就當作自我安慰自己吧!
  ““菲兒,乖,聽話……,”他好像給自己催眠似的,雖然他明知眼前的女人不是他的菲兒,但是這個女人帶給他的那份感覺,差點兒就代替了自己對菲兒的那份無比執敖的思念。他一再警告自己全都是因為那些烈酒在作怪,他只是把這個女人當作菲兒的替身而已,他這樣做只是想堵住母后和文武百官的悠悠之口而已,他不斷地為自己找著各種名正言順的理由。
  朦朦朧朧的意識里,一切又是多么的熟悉-------------------------------------------------------------------------------------這個女人與菲兒極為神似,似乎輕易而舉就能把他逼到瘋狂的邊緣。
  “相貌長得奇丑難看,卻是讓人出乎意料之外…………
  迷失,推拒,昏眩,渴望,襲入四肢百骸。
  當兩人同時攀登上高峰時,她的腦海里驀然掠過一絲靈光,無數的畫面如那幻燈片播放般晃過她的眼前:那冰綠如劍的眸子,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瓣,完美無瑕而又惑人心扉的俊臉,好熟悉的臉龐!那似曾相識的畫面,他也曾經這樣霸道地對待自己的……漸漸地……漸漸地,腦海中的人影竟然與眼前的這個男人慢慢地重疊在一起,心越加緊縮,但那久違的頭痛卻又再次緩緩地襲來……,一切都在這里驀然停止,腦海中的人影真的是眼前的他嗎?可是他叫什么名字呢?為什么自己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呢?
  “你到底叫、叫什么名字……?”
  “朕的名諱你還未有資格知道!”韓菲雪的話宛如利刃般狠狠地刺中了他,又一次清清楚楚地提醒著他,眼前的人兒并不是他的菲兒,只是替身而已。又有誰知道現在的他心情是多么煩躁不安,多么的自相矛盾,多么的痛苦不堪……
  他的話猶如空氣一般,徹底地抽走了韓菲雪所有的力氣。心酸、難過、悲痛、還有才剛萌發的心動隨即被隱沒其中,讓她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只有小手更緊緊地抓緊了他,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意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