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2 清華之恩侍寢驚見

呆愣地僵在他那溫暖的懷抱里,所有的一切好像在這一分鐘完全停止,包括了她的呼吸聲和心跳聲,不敢與他對視,但眼角的余光卻瞥見他明顯掛著一抹揶揄的笑意。
  “皇上,我……我沒有……”低柔的聲音連自己也覺得很不真實,低垂著頭不敢凝望他。
  “你發燒了!”他感覺到懷中的女人渾身冰冷的體溫,但是臉上那張嫣紅的小臉,,察覺到有所不妥,他把那只厚實的大手覆上了我的額上,竟然發現溫度高得嚇死人。
  他那厚實的大手十分溫暖,他的懷抱也十分溫暖,此時此刻他猶如一團烈火般烘著她的理智,他那濃厚的氣息悠悠地噴灑在她的耳畔,只感覺到手上不停地冒汗。下一秒,只感覺到他那溫厚的大掌fu上了自己的后背,緊接著一股溫暖的氣流正從后背緩緩地蔓延四周,直到遍及全身,待全身的寒氣漸漸退卻,隨之而來的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意,仿如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緊緊地擁抱著,這種感覺猶如被人細心呵護在手上,讓自己的心變得好溫暖,越來越溫暖。難道那就是傳聞中的內功,他正在輸送自己的內力給我嗎?隨即抬起雙眸,凝望了一眼那近在咫尺的俊顏,發覺他的額頭上已經布滿了一絲絲密汗。“皇上,你為什么……”韓菲雪略微緊張的開口垂詢,想盡量控制住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和一些,但是內心已經波濤洶涌,起伏不定了。
  聽聞叫聲,南宮傲云這才回過神來,連他自己也感覺到有點吃驚,有點不可思議,當時發現這個女人那燙人的高溫時,他就毫不猶豫地、下意識地這樣做了,他也十分意外自己竟然愿意耗費自己的內功幫這個毫不相識、而且還是個丑女驅寒,事后還覺得心甘情愿,理所當然似的。想到這里,那雙冰綠的眸光略微一暗,眉宇之間不由得浮現了一抹名為——煩燥之色,低沉的嗓音溢出,“今天不用你shi候了,你先退下吧!”
  韓菲雪還想再說些什么時,卻對上他那雙冷漠無情的眸子,心里剎時一振,,無奈之下,唯有默不作聲,起身,隨即先行退下。
  南宮傲云在韓菲雪關上門扉的那一刻,雙拳緊握,發xie般的把拳頭落到龍案之上,震得龍案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門外shi候的李成聞聲推門而入。
  李成看一眼滿面陰鷙的圣顏,壯著膽子小心翼翼地詢問,“皇上,您沒事吧?”
  “沒事!”南宮傲云健壯的身-軀向著窗欞的方向走過去,借著清涼的秋風驅散渾身的煩燥不安。李成欲退出之時,他卻忽然開口道:“李成,將剛才的那個丑女人帶到清華池去浸一浸,然后再找位御醫開幾服退燒驅寒的藥方。”
  李成聞言驚得張大了嘴,疑惑不解,清華池是皇上專用的溫泉之地,就連妃子也要經過皇上的允許才能享用,能夠在清華池里浸泡乃是莫大的榮耀,自皇上登基以來,這是第一次有女人能得此殊榮,更何況還是一個丑丫頭,但圣旨難違,他還是連連應聲領旨而去。
  清華池里
  韓菲雪的頭靠在水氣蒙蒙的溫泉邊沿。喝了幾服湯藥,再加上在溫泉里浸泡了兩天,燒已經漸漸隱退了,但她不知道能夠在這溫泉浸泡是一件天大的恩寵,自以為是皇上對自己的格開恩賜而已。只是,每當她浸泡在溫泉里的時候,眼底就會掠過某個畫面,她記得自己曾經見過一個男人出yu的情境,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呢?那個人是自己的夫君嗎?那個人到底是何身份呢?難道自己是幻想狂嗎?腦海里努力地拼湊他的容貌,卻在面前赫然浮現出一張迷huo人心的完美俊臉……
  “看來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想feng了,怎么可能是他呢?”有點惱羞成怒的敲打著自己的額頭,快速地爬上了池邊,全身濕淋淋的遇到濕冷的空氣,不由自主的打了幾個寒顫,她的意識也漸漸清明了不少。已經休息了兩天,感覺整個人已經好了很多,全身也沒有像兩天前那樣渾身無力,整個人精神抖擻,為此,她決定今晚為了回報皇上,以推拿來作為自己的感謝之意,卻一時未記起,李湘曾經說過兩天后要為皇上侍qin的那件事。
  夜幕低垂,深藍色的夜空繁星點點,屋檐下的燈籠一盞盞燈火搖曳,qin殿里卻燈火全滅,唯有在諾大的殿堂里,四個角落的四個青銅制成的火樹銀花上擺滿了一個個的小紅燭,一點點的燭光仿佛那飄蕩在天際的繁星般,把那奢華而又黑沉的大殿渲染得有點ai昧之色。
  窗欞邊,一抹白色矯健的qu體,那獨特的男性氣息帶著一股濃濃的酒氣,讓這ai昧的氣氛更增添了一抹huo人的色彩,有力的大手此刻正提著一個酒壺,微顫的手緩緩地捧起酒壺,把壺中那香醇的酒一飲而盡,沒人發現此刻他的嘴角正擒著一抹嘲feng的弧度,冰冷至極的眸光,不耐地掃了一眼床榻上,被太監抬進來,裹著紅色錦袍的秀女,緩緩地轉過身,遙望著窗欞外那夜色mi蒙的天際,看不透他的所思所想。
  因為母后的威逼他chong幸秀女,無何奈何之下,他唯有應允,但他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在清醒之時去peng其他的女人,唯有先行將自己灌醉,準備草草了事。
  “皇上!”一聲su麻至極的聲音從李湘的口里溢出聲音輕柔如絲,格外you人。
  李湘之前曾經十分擔憂那個陳公公是否真的有此本領安排她與皇上單獨見面,怎知那個陳公公竟然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李公公舉薦入宮的,在他們的精心安排下,她才很不容易有了與皇上親jin的機會,她已經將那個丑丫頭給她的設計讓父親找人準備好了,進來前她特意把那套內衣穿在身上,就連她自己也感覺令人xiang入非非,她堅信只要是男人看了也會令他們血脈膨zhang,今晚她一定mi倒皇上,讓皇上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樣她就會飛上枝頭變鳳凰,說不定還會撈個貴妃之名。
  一只骨感均稱的纖臂qing住了南宮傲云------------------------------------------------------------------------
  南宮傲云醉醺醺,隨手把酒壺拋出,碎裂之聲格外刺耳。回手把她拉到******,迎面而來的一陣秋風襲來,讓她有點瑟瑟發抖,一頭撞進他的懷里。他那低沉渾厚的嗓音緩緩吐出,在寧靜的格外蠱惑人心,“把頭抬起來!”
  李湘乖巧地抬起那張秀麗的臉龐,盈盈如水的秋瞳里,帶著一抹女子的嬌xiu,微微揚起的粉唇似乎等著有心人來細細采擷品chang,她白而且確實很美,美得足已讓無數的男人神hun顛倒。但看在南宮傲云的眼里卻未有絲毫驚喜之色,心卻不經意一悸,此時的他突生一種奇怪的想法,如果他一定要peng女人,他寧愿去peng那個丑丫頭,也不愿意去peng眼前這個女人。這種怪異的想法讓他為之心驚,也讓他更加心煩意燥,仿佛千斤巨石,緊緊地壓在心頭上,怎樣也揮之不去似的。看來,自己真的是太久沒有發xie才會出現如此奇怪的感覺。
  李湘揚起的纖臂,摟住他的頸項,主動地feng上她的吻,喃喃地低語,“皇上,讓奴婢來侍候您吧!”女人對他的投懷送抱他早已見怪不怪了,甚至還生出厭煩之意,xing感的薄唇微微gou起,在女人的面前那可是致命的you惑,只是這個笑意未達眼底,唇畔卻夾雜著一絲譏feng之色,聲音仿佛如那千年寒冰般,“tang到床榻上!”
  聽了他的話,李湘有點顫抖,十分狼狽地轉身飛快地向床榻而去。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他不經意地掃到她的身上,深邃難懂的冰綠眸子里增添了一抹令人不能讀懂的目光。
  李湘聞言,心中暗暗一喜,婀娜多姿的身體輕輕地niu動著,竭盡全力地mi惑著眼前這個完美至極,尊貴非凡的男人。
  “朕問你為什么會有這種衣裳?”低沉的噪音性感迷人,卻帶著一絲絲警告的含意。
  “這衣裳……這衣裳是一個丑丫頭為奴婢設計的,說是,說是皇上一定會……一定會喜歡……”李湘有點戰戰兢兢的回道。
  “是哪一個丑丫頭?”他一把nie住她那纖細的頸項,那閃爍著冰綠般的眸子猶如黑夜中的野獸雙眸所散發出的寒光,帶著幾分冷冽,夾雜著幾分凌厲的光芒。
  “就是那個滿臉que斑的丑丫頭……”李湘被他眼中的怒氣嚇得瑟瑟發抖,說出的話好像帶著哭聲般。
  同一時刻,門外驟然傳來一聲銅盆落地的響亮聲音,隨即一聲約隱約現低柔女聲帶著一絲的尷尬
  ——“對不起,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南宮傲云驟然松開李湘的頸項,大步向前,循著聲音的方向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