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1 為湘設衣皇上召見


  與此同時,他的大手已經不安分地隔著衣衫,附上韓菲雪那傲人的hun-yuan,時輕時重的肆意chuo-rou。——菲兒!?我聽清他口中溢出的那個名字之時,我感覺到全身的細胞剎時一顫,他竟然——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亦或者,那只是一個巧合而已!
  “皇上,你——你剛才叫我什么?!”我的小手拼命地抵著他的胸膛,迷蒙的雙眸中不經意流露出一絲連自己也未察覺的期望,這時,我十分清楚地聽見自己那越來越快的心跳聲,好像快要崩出來似的。
  “可惡的!”我的一席說話,猶如一盆冰冷的水,猛然將他淋醒,焦急煩躁的大掌爬上了額頭,深沉如綠寶石般的眼眸掠過一絲不被人察覺的哀傷,那只是一瞬間,快得讓人以為那只是幻覺,轉而被冷漠無情的神色所替代了,他剛才竟然把這個丑女當成了他的菲兒,還幾乎把……南宮傲云猛地推開懷中的嬌軀,大手毅然收緊,手上仿佛還留有這個丑女的余香,可是眼底那股炙熱的氣息在轉瞬間變為冰冷。他的全身散發著一股陰森恐怖的寒氣,可以能將周圍的人凍傷,出口的話更是寒風刺骨的,“你給我馬上滾出去!”
  我的心驀然一緊,無意識地抽搐了一下,下一刻我竟然覺得,這種疼痛是這么似曾相識的,我狼狽不堪的沖出了屋子,只感覺到剛才那郁悶的空氣差點兒讓我窒息過去。
  “嘭”的一聲,一扇房門分隔了兩人那若有似無的曖昧,嘩啦啦的水聲,掩蓋了我那急促的的心跳聲和雜亂無章的呼吸聲,原來外面不知何時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來。我獨自一個走在回儲秀宮的路上,一點也不在意雨水把衣衫淋濕,冰涼的雨水沖洗在我的身上刺激著我的全身神經,卻讓我的頭腦慢慢清醒過來。剛才那個男人帶給自己的那股既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讓我不能視而不見,剛才在自己被他吻之時,我的心里竟然浮現出另一個男人模糊的輪廓,當我想抓緊眼前的身影,看清那個男人的臉龐時,那個身影又開始變得模糊不清,任我想抓也抓不著,這些模糊的片斷幾乎要把我逼瘋。
  ―――――――――――――――――――――――――――――――――――――――――――――――jrte。
  御書房的里間,一堆酒壺隨處可見,南宮傲云兩眼混沌,懶洋洋地歪在房里的一角。一腿慵懶的曲起,一手提著一個酒壺,不斷地往嘴里灌酒,另一只手里捧著一張美人圖。他那雙混濁腥紅的冰綠眸子,已經染上了一層嗆人的酒氣,手有些顫抖地捧著那張美人圖,那灼熱得令人窒息的眸光貪婪地凝視著畫中的人兒,嬌小的唇瓣雖未著色,但看在他的眼里依然是那么紅撲撲,令人想一親芳澤。他將那帶著冰涼的宣紙輕輕地貼在自己的唇上,此刻他好像又品嘗到菲兒的甜美可人,腦海中驟然閃過的卻是剛才摟住那個丑女的那一吻,那甜美差點兒讓他失控。煩躁地低咒一聲,又猛地灌了一大口的烈酒,隨手一揮,酒壺便讓他拋出遠遠的,滿地碎片。
  皎潔的月光溫柔地灑在他的身上,勾勒著他那近乎完美的身形,更為他增添了一道凄涼的氣息,如天神般的俊臉上,眉宇間染上了濃濃的愁緒,深沉如海的眸子里波濤洶涌,心底的那份悲痛與孤獨只有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才能完全卸下冷漠無情之下的偽裝,才能全然地釋放出自己的真實情緒。——“菲兒!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到底躲我躲到什么時候?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想念你!”粗噶沙啞的低喃,好像帶著一絲嗚咽。無力地提起另一只酒壺,有些顫抖的揭開封口,仰頭又猛地灌了一大口,再一次把畫像貼到唇邊,把自己那張濡濕的唇瓣印在那張美人圖的唇上,急切地摩挲中,久久地輕撫著,戀戀不舍地不愿離開。卻不料唇上的酒水沾濕了畫像,畫像瞬時暈染開去了……“菲兒!……”南宮傲云一見一陣心慌,抬起衣袖欲擦拭暈染了的畫像,不料畫像越擦越臟,直到那張絕美的小臉全都布滿了斑斑的墨跡……
  他無力地靠在墻邊,迷蒙的眼神深深地注視著畫中的人兒,腦海里,卻浮現出那張布滿麻斑的丑顏,慢慢地與畫中的人兒漸漸地重疊在一起。己這聲到。
  “可惡的!”他猛地一躍而起,抽出懸掛在床榻邊的玄天寶劍,步伐有點蹌踉地奔出御書房,看來是因為自己太久時間沒有碰過女人,才會對菲兒之外的女人動了念頭,甚至到了饑不擇食的田地,他現在必須到院中盡情發泄一場,再這樣壓抑下去,他怕自己遲早到會崩潰。
  第二天傍晚,或者是昨晚淋了雨的原因,我只感覺到全身四肢無力,全身發冷,早上起來是隨便吃了很少的食物,便又迷迷糊糊地睡下了。只是沒想到,這一覺竟然睡到傍晚,或者是因為這幾天都要侍候皇上,自己儼然變成皇上身邊的大紅人,秀女們再也沒有對我呼呼喝喝,也沒有敢來打擾自己。
  突然,“咚!咚!咚!”的敲門聲倏然響起,驚醒了睡夢中的我,我睜開睡眼惺忪,拖著發軟的雙腿前去開門,來人竟然是李湘。李湘快速地閃進屋里,又往門外四處張望了好一會兒,才將門慢慢地掩上。
  一進里屋,李湘就有點急切的抓住了我的肩膀,刻意把聲音壓得很低,伏在我的耳邊,開門見山的說出了來意,“丑丫頭,陳公公安排了我兩天后為皇上侍寢,你不是曾許下承諾,答應幫我想辦法迷住皇上的嗎?你不會現在食言而肥吧!”我的神色微微一顫,心底驀然劃過一絲難以掩飾的失落,但是隨即又回復了神情,輕聲地道,“我怎么會忘記呢!現在我就幫你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