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40 借酒消愁透露心聲


  “皇上,你日夜為國事操勞,一定很累了,讓民女為你推拿一下吧!”我略微局促的開口試問,一邊暗自留意他的神色。南宮傲云淺嘗了一口清茗,放下手中的白玉瓷杯,唇角微微一動,勾起了一個讓人猜不透的笑意,深邃的雙眸輕輕地掃過我,低沉地噴出幾個字來,“這個主意也不錯!”
  南宮傲云坐在桌上紋絲不動,韓菲雪緩緩地來到他的身后,伸出有點冰涼的手指,輕輕地撫上了他的太陽穴,力度適中的推揉按壓著,又順著他的頸項邊慢慢地捏上了他那厚實的肩頭上。我的手指不經意間穿過他垂在身旁的青絲,輕觸上他那堅實而又有彈性的肩膀,一抹奇異的情愫掠過心底,我的心竟然沒理由的一陣心慌,呼吸越來急促,越來越不舒暢,臉上驀然升起了一抹嫣紅的暈痕,地上投射出兩人交疊的身影,看起來是如此曖昧不清的,好像就連房間里的空氣一瞬間也變得瑰麗無比。片刻怔愣過后,韓菲雪馬上驅趕心中那紛亂的思緒,繼續一心一意地為他推拿!
  “嗯!……”一聲舒服至極的低吟從南宮傲云的薄唇里溢出,那冰冷的手指,竟然像沾上火焰般,哪怕隔著幾層衣衫,所到之處,無不讓他的體溫驟然急升,他再一次驚嘆這個女人竟然可以帶給他異樣悸動的感覺,卻不露聲色地把所有的情緒全都掩蓋在平靜之下,他闔上雙眼,暫時放下一切的煩憂,在這一刻里,忘我的享受著那種久違的暢快感受。
  ――――――――――――――――――――――――――――――――――――――jrte。
  霞光萬道,漸漸地天越來越暗了,慢慢隱沒在夜幕之中。韓菲雪輕輕的叩上了房門,踏出了儲秀宮,慢慢地向御書房的方向而行。大約過了大半個時辰后,我終于來到了御書房的門前,早已經等候多時的李成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進去。
  我微微頷首,小手放在胸前,輕輕地吞了口氣,緩緩地推開了御書房的那扇大門。視線不自覺地瞧向龍案的方向,搜尋著那個健壯偉岸的身影。可是竟然出乎意料之外,在那里并沒有發現南宮傲云的蹤影。
  正當我疑惑不解之際,一個充滿著磁性噪音,帶著不露自威的氣勢,從里間傳來,“進來吧!”
  皇上的書房里面相連著一個非常大的睡房,那是方便有時處理朝事太晚了在這里歇息用的。原來他在里間,聽聞聲音后我有些愕然,他每晚不是批閱奏折就是看兵書,每晚都是等到亥時之后才安寢的,今晚為什么會這么早就回房休息呢?我的思緒十分凌亂,但是腳下的步伐并不敢有半分遲疑,跨過連著里間的那扇門,內殿很深很遠,光線也越來越昏暗,循著一路的燭光往里走,每向里面走近一步,迎面而來的酒氣就更加嗆人一分,原來他今天在嗜酒。
  直到走進最里間掀開那層暗紅色的帳幔,偌大的雕花床榻赫然映入眼簾。床榻的四周垂掛著薄薄的淡紅色輕紗,床榻上擺放著白玉抱枕,鋪著軟墊毛氈,一床華貴被褥之中,南宮傲云穿一件緞白的長衫斜斜地靠在蟠龍床之上。昏黃的燭光映照在他的身上,映出一張完美無瑕的俊臉,那雙迷惑人心的眸子此刻正緊緊地閉著,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瓣,光滑如嬰兒般的肌膚,如夢似幻,美得不是那么真實。
  來到床榻邊,我猶如著魔似的緊緊地盯著他,目光竟然無法從他的身上移開,我下意識地跪在榻邊,伸出那因為緊張而略帶微微顫抖的雙手,輕輕地撫上了他的太陽穴,好想幫他撫平那即使是閉著眼睛也緊蹙著的眉心。我第一次這近的距離凝望著他,他那濃黑而又微卷的眉毛投射出一種令人怦然心動的感覺,散開的衣衫,露出那精壯的胸膛,那種惑人的魅力不由得又增添了幾分。
  璀璨如子夜般的星眸突然對上了我的瞳孔,我的心突然漏跳了一下,他是什么時候睜開了雙眸?我全身倏然一震,呼吸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急促了,今天的他好像與平時的有所不同,他那些冰綠的眸子里流淌著的柔情和憂郁,仿如那深邃無垠的夜空般,透露著那令人喘不過氣來的熾熱之情,仿佛,他正透過我的臉看見另一個身影似的。
  這灼熱的眼神,喚起了我深藏在心底的某根弦,像是在遙遠的過去,仿佛也有一個人也是用這種灼熱的眼神凝望過我……
  又是誰,用過這樣的眼神,曾經帶著這么濃得化不開的情愫,帶著那么慵懶而又邪魅的笑容看過我呢?好像是一個我非常熟悉的人過有開輕。
  ——但到底是誰呢?為什么想來想去還是想不起來呢?我驀然感覺到口干舌燥,無意識地輕輕的咽了口水,微微動了動唇瓣,“皇上,你今天喝酒了。”
  南宮傲云仍然一言不發,深深地凝視著我,昏黃的燭光下依稀隱去了我臉上的麻斑,一張精致的小臉,迷離的眼神,嬌艷惑人的唇瓣,在燭光的映襯下,竟然如此美輪美奐,令人忘記了呼吸。南宮傲云一把將跪在榻邊的我輕輕拉起,順手一帶,下一秒,嬌小的身體已經被牢牢地禁錮在他那雙健壯的臂彎里。在我還錯愕得一時反應不過來之時,他已經狠狠地吻上了我的檀口,長龍霸道的長驅直入,在我那香甜美味的檀口中攻城掠地,席卷所有的甜美。
  這個男人那霸道的架勢與無比溫暖的懷抱,竟然給我帶來一種熟悉的感覺……
  是誰的懷抱令人這般溫暖,是誰的吻這么纏綿悱惻,又是誰總是在我的午夜夢回時,用著一雙憂郁而又癡情的眼睛凝望著我,心總覺得一片空蕩蕩的,仿佛遺落了其中的一角……
  一肌濃烈的酒香被他猛然灌進了我的口鼻,無路可退下強行咽下,嗆得我一陣暈眩,我開始被一種莫名的情緒弄得混混沌沌,甚至無意識地開始回應他的吻。
  他那微涼的薄唇輕輕地啃噬著我那柔軟香甜的唇瓣迷糊不清地溢出一聲低吟。“菲兒。”滿帶著情欲的粗噶聲在我的耳畔倏然響起。
  與此同時,他的大手已經不安分地隔著衣衫,附上韓菲雪那傲人的hun-yuan,時輕時重的肆意chuo-rou。——菲兒!?當我聽清他口中溢出的那個名字之時,我感覺到全身的細胞剎時一顫,他竟然——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亦或者,那只是一個巧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