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9 選秀結果出人意表


  南宮傲云活了二十多年來,失神的次數可謂寥寥無幾,距離上次只是對菲兒才失過神,可是今天,他竟然為了眼前這個無鹽而又丑顏至極的女人,在短短的幾分鐘里失神了兩次……
  收回那神游天外的凌亂思緒,南宮傲云戲言的開口,“李成,你來說說看這此秀女,有哪一個長得與畫中人相似!”
  “回……回皇上,這婧兒姑娘鼻子,琛兒姑娘的眼睛,鳳兒姑娘的嘴巴……”李成慌忙跪倒在地上,因為緊張,額頭上已經不斷地冒出了如豆大般的汗珠,戰戰兢兢的回道。“好了!不要再說了,”南宮傲云非常不耐地打斷了李成未說完的說話。
  “朕就要她了!”jrte。
  淺薄的唇瓣,低沉動聽的聲音,逸出口的竟然是讓韓菲雪感覺到那寒徹心扉的隆冬仿佛已經來臨似的。要自己?這句話表明著什么?不言自明,這句話代表著他要自己的身體?這種讓人心跳加速,曖昧而又露骨的念頭掠過我的心底,接著又讓我否認了這種可能。
  現在的我這副模樣,連我自己也覺得有點恐怖,常人唯恐避而不及,不敢多看一眼,更何況是他那種身份尊貴,地位顯赫而又容貌出眾的男人呢?想到這里,那提到半天高的心才微微放寬了些。
  “皇……皇上,您要,要她……?”李成的眼珠幾乎要掉出來了,就算是身為太監的自己,雖然不知何謂男女之間情愛之事,但也能分辨美丑,眼前的這個丑丫頭與畫中的仙女般的美人兒,簡直就是天與地的區別,可以稱得上天淵之別。哪怕在場上的任意點一個秀女,都要比她好上千萬倍,皇上今天為何一反常態,不愛美的,反挑丑女,真是讓自己百思也摸不著半點頭緒。為讓有是。
  “聽不清楚嗎?還要不要朕再重復一次嗎?其他人統統退下?”微慍的聲音猛然響起,下一刻所有人全部飛快地退出了書房。
  “丑丫頭,你過來!”南宮傲云如天神般命令著,一只手朝依然跌坐在地上的女人伸去。我略微遲疑了一下,還是伸出了那瑩白滑嫩的小手,放在他那寬厚的大掌里。剎時間,十指相互碰觸,兩人的體溫在這一刻驀然交匯。我那冰涼的溫度隨著他那厚實的大掌滲入他的心底,而他手掌上的溫熱感卻傳遞到我的心里,讓我那冰涼的心燃起了一陣陣如沐春風的暖意。
  下一秒,他的大手輕輕一拉,輕易而舉地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緊接著我因那股強勁的力度,就這樣毫無預兆的跌入他的懷中……
  “你的手為什么會這么冰涼?”那蠱惑人心的嗓音連帶著連他自己也不自覺的決心,直直地落入了我的耳畔,那成熟的男性氣息伴隨著他那獨特的檀香未將我濃濃包圍索繞著。我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自覺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經意地連同他的氣息一并吸入鼻翼中,一股莫名其妙的暈眩快要將自己窒息,可這時,我又非常矛盾地貪戀在他懷抱中那溫暖的感覺。絲絲的暖意讓我原本僵硬冰冷的身體,回復了一些暖意,身上的汗水在秋風的吹拂下已經全干了,身體卻不受控制的打了一個寒顫。
  他下意識地收緊了雙臂,把我包裹進他的披風里。他那成熟的氣息,他那溫柔的力度,他那低沉性感的聲音,他那溫暖寬闊的懷抱,他那完美無瑕的俊顏,他的所有一切都讓我莫名地驚慌起來。此時,腦海中竟然掠過一個又一個陌生而又熟悉,朦朧而又清晰的破碎畫面,漸漸地,我的思緒開始變得雜亂不堪。
  抱著眼前這個女人那盈盈一握的纖腰,她那柔而不媚的聲音,她的柔軟,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那玲瓏有致的嬌軀,好像除了那張丑陋無比的容貌,眼前這個女人的一切都與他的菲兒極為神似。感受著懷中的嬌軀漸漸變得柔軟,一種久違的溫暖,像平靜無波水面投下一粒粒小石子,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記不清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再碰過女人了,好像是從菲兒失蹤開始。眼前這個丑陋的女人居然可以挑起他身體里的渴望,一股強烈的煩燥感直直地向他襲來,他竟然會對菲兒以外的女人有了欲念,而且還是一個無鹽的女人,難道是因為自己憋了實在是太久的時間,所以才會如此把持不定,意識到這一點,他猛然推開懷中的女人,故作冷漠的道:“從今天開始,每天酉時,你就到御書房侍候。”
  我因他那突如其來的舉動猛然一愣,輕輕地低垂著雙眸,不著痕跡地掩去了眼中那濃濃的失落,恭恭敬敬地站立于一旁。
  ―――――――――――――――――――――――――――――――――――――――――――――
  時間過得真快,酉時剛過,宮人們侍候著南宮傲云用膳,而我只能靜靜地守在一旁挨饑抵餓,看來唯有等回到儲秀宮才能找些東西填肚了。凝望著他那優美的姿勢,連夾菜都可以如此動作優雅,細嚼慢咽,我的心里不由得感嘆,這個男人竟然連吃飯的時候都是這么好看,但印象中的他好像脾氣非常暴躁,十分容易生氣,因為每次看見他,我都見他眉頭緊鎖,一副悶悶不樂的惆悵之情。突然間我靈光一閃,一個念頭涌上心來,如果我能夠為皇上分憂,或許能夠趁龍顏大悅之時,向皇上討一副親筆御賜的牌匾,那樣梅蘭閣就不會因李湘的花粉過敏一事名譽掃地,更可以籍此機會名滿京師,名氣大振,這樣一來,我也可算是報答了張大哥的救命恩情!
  “皇上,你日夜為國事操勞,一定很累了,讓民女為你推拿一下吧!”我略微局促的開口試問,一邊暗自留意他的神色。南宮傲云淺嘗了一口清茗,放下手中的白玉瓷杯,唇角微微一動,勾起了一個讓人猜不透的笑意,深邃的雙眸輕輕地掃過我,低沉地噴出幾個字來,“這個主意也不錯!”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