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8 書房覲見再次失神


  半個時辰之前,當李成帶領一干秀女踏入御書房之時,南宮傲云僅僅只是抬起有點慵懶的雙眸,漫不經心地輕輕的掃視了那些秀女一眼,便再沒有去多看這些她們一眼了,繼續專心致志地翻看手中的奏折,只是每多看一封,他的眉宇之間隆得更深更厲害了,因為上奏的事情,早已經把他的耐性消磨得蕩然無存了。
  韓菲雪跟隨著這些秀女踏入御書已經半個多時辰了,身上因所穿的衫裙較多,以至全身都香汗淋漓,微微濕透了里衣,此時此刻,正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肌膚里,令自己覺得十分不舒服,我站在秀女中最后一排最后一個位置上,這個位置正好對著御書房內微微開啟的窗欞,初秋的金風清爽怡人,但吹在我那已經濕透的身上,雖然能夠舒緩一下熱氣,但是吹在身上,不由得讓我打了個顫抖,身子有些瑟瑟發抖。
  這段日子我為那二十位秀女忙得疲累不堪,為她們做臉部和全身的an-mo保養,還要每天一大清晨起來,匆匆忙忙地收集朝露,差不多除了睡覺吃飯之外,沒有一時半刻能夠稍微停下來休息一下,雙腿已經有些紅腫不已,加上早先又讓李湘掌摑得有些頭昏眼花,現在又站了快一個時辰,接普受著冷熱交替的連續侵襲,最終支持不住,腳下一軟,狼狽地跌坐在有點冷硬的地上。
  不輕不重的撞擊聲,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聽聞,當然也包括那個高高坐在龍椅之上的那個地位尊貴顯赫的男人。我的心不由得暗暗咒罵自己一聲,從一踏入御書房那一刻開始,我的視線都只是投注在自己的腳尖上,沒有向四周多看一眼,故意讓皇上忽略自己的存在,避免引起注意,這會可好了,不想變成全場焦點,偏偏天不如人愿,想不被發現也難了!現在的我恨不得自己好像那些忍者一樣,那我就會忍身術,那么我就可以馬上隱身藏匿起來,不被任何人察覺。jrte。
  下一刻,一雙玄黑色的靴子緩緩地朝我逼近,接下來我即時感覺到眼前光線忽然一暗,一襲高大挺拔的身影便立在我的眼前。不用看我也猜得到來者是何人,我不敢抬頭,幾乎把頭顱緊緊貼上了心口,眼睛死死地緊盯著地面瞧,緊張得連呼吸也忘記了,心跳也像在那一瞬間停止了似的。但眼尾依然能瞥見眼前那身暗紅色的袍邊錦緞繡花的精心設計,身后還披著一件滾毛大氅披風的雄健身影。
  “把頭抬起來!”一道低沉性感的男音悠然響起,回蕩在整個御書房之內,冷淡的噪音里聽不出半絲的喜怒哀樂,但字里行間的流露出來的霸氣不露自威。我僅僅猶豫了一秒,只是短短的一下,下一秒還是順從地抬起頭來,因為在這個關鍵時刻,自己可不會傻到去違抗圣意,現在的自己未帶面紗,那張滿布麻斑晦暗的丑顏就這樣毫無遮掩的在他的臉前表露無遺。
  出乎意料的是,南宮傲云竟然微微俯身,有點粗礪的手指輕輕地挑起我的下頜,一抹玩味的笑意在他那張俊俏的臉龐上升起。揚起極為磁性誘人的聲音問道:“這就是你給朕千挑萬選的秀女嗎?”說話之時,雙眸依然一眨不眨地緊緊地盯著眼前這張丑陋至極的小臉,在這張難以入眼的小臉上,竟然讓他發現這個丑女竟然有一雙與菲兒極其相似的水眸,他的眼底不由得掠過一絲難以掩飾的情緒,但那僅僅是在電光火石之間,轉眼間隨即又回復了平日的邪魅和慵懶的神情。
  “皇上饒命!奴才……!”立在一旁的陳公公驚慌得魂飛魄散,噗通一聲腳下一軟,跌倒在地上,忐忑不安地對著韓菲雪擠眉弄眼。
  接到陳公公傳遞過來的暗示,我馬上冷靜下來,略定了一下心神,低垂著頭,柔聲地開口,“回稟皇上,民女是入宮后才出麻疹,這不是陳公公的錯,有污了圣顏,還望皇上恕罪!”我一開口,柔美的聲音中透露著一抹撩人的氣息,柔而不媚,嬌而不惑。讓人感到宛如一汪清泉般滲入心扉,溫暖人心。心己聲是。
  這聲音——這聲音竟然和菲兒的如出一轍!南宮傲云的心不由得波濤起伏,胸口驀然一緊,下意識地蹲下那高大健壯的身軀,如鷹般的銳利目光,徑直地望進了我那有點目光閃爍躲避的眼底中。
  四周倏然響起了幾聲微弱的抽氣聲,眾人全都瞪大了如銅鈴般的眼睛,凝望著眼前這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竟然愿紓尊降貴的蹲在一個女人面前,而且還是一個丑女的面前,當場令在場的所有人目瞪口呆。我愣愣地眼看著前那張完美無瑕的俊臉,心沒理由的一抖,腦海里一片空白,猶如讓一種莫名其妙的力量所牽引,一點也不能思考。感覺到自己仿佛被眼前這抹修長昂揚的身影緊緊的包圍著。與生俱來的王者氣勢和那震懾人心的霸氣,好像能夠主宰所有世間一切似的。還有那股特有的檀香味,竟然給我帶來了一股名為熟悉的氣息,好像……好像……在什么地方……
  總讓我有一種錯覺,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聞過這種香氣?但我始終理不出半點眉目。亦或者,那只是自己的自以為是的錯覺罷了。
  兩人之間近在咫尺的距離,韓菲雪身上那清爽怡人的馨香淡淡的飄入南宮傲云的感官里,一直滲入至他的心底深處,沒入了他的四肢百髓之中去,讓他鉗住她下頜的厚實的大手,沒來由的一顫,這熟悉的氣味居然讓他失了神。南宮傲云活了二十多年來,失神的次數可謂寥寥無幾,距離上次只是對菲兒才失神,可是今天,他竟然為了眼前這個無鹽而又丑顏至極的女人,在短短的幾分鐘時間里,他竟然連續失神了兩次,真的有點令人……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