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6 遇皇心痛秀女掌摑


  突然,一陣悠揚婉轉的簫聲伴隨著瑟瑟的秋風送進我的耳畔,是誰在這深宮之中,吹著如此令人神傷的簫聲。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不由得輕移蓮步,迅速地繞過眼前這一片花海,遁著那簫聲的方向緩緩地尋去。
  入眼所見的是一片絢麗多彩的花海,映照著瑰麗無比的朝霞。一道昂揚挺拔的身影背對著我而立,如瀑布般的青絲以錦帶束扎著垂在腦后,隨風輕輕的擺動,一襲白衫裹身,如此出塵脫俗,手里握著一柄玉簫正吹奏著一曲虛無縹緲的旋律,空氣中充斥著讓人聞之痛心的悲傷。
  他是誰?為什么會吹奏著如此動人心魄的簫聲,卻帶著哀莫大于死的憂傷,究竟是遇到什么事,或是遭遇到什么,才能使一個男子如此傷痛欲絕。臉這過到。
  下一刻,白衣男子把手中的玉簫優雅的在手中轉動了幾圈,偉岸修長的身影便隨同那絲絲凌厲的掌風而卷起滿天花瓣旋飛而上,白衫在半空中劃出了優美而又無懈可擊的弧度,一人一簫,一掌一風,一招一式,動作如行云流水,隨行而上,隨行而止,宛若人簫合一,渾然一體。飛旋之間,露出一張完全無瑕俊美如神抵的臉,深邃而又深不可測的眼眸,令我目不轉睛的是,那名男子還有一雙罕有的冰綠眸子,俊雅不凡的劍眉,高翹的鼻梁,性感惑人的紅唇……
  迎著霧氣彌散的霞光,融在一片漫天飛散的花雨之中,美得讓人心馳神往,心花怒放。一片片、一層層,滿天的花瓣隨著他那凌厲的掌風時起時落,無色無聲掠過我的頭頂,我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攤開手掌,幾片粉紅的花瓣剛好停落在我的手掌之上。同一時間,我突然感覺到好像什么,狠狠地撞進我的心底。那種感覺如滕蔓般,讓人道不清,理不明,卻令人如此印象深刻,難以忘懷。眼前的一切美得如一幅栩栩如生的畫,讓人不敢輕易離開;眼前的一切美得讓人如癡如醉,讓我舍不得移開雙眸。心中不由得驚嘆,世上竟然有如此完美出塵的男子,俊美得仿如出世高人,全身彌漫著震懾人心的霸氣和極度的冷冽氣息,可是我分明從他的眉宇間看出了一陣陣的惆悵與哀傷。
  南宮傲云平平穩穩地落地,有著冰涼的手指輕輕地撫上了玉簫,眼里藏著的全是濃得化不開的疼痛與悲傷,他每時每刻都在思念著韓菲雪,夜夜難以入眠。為什么他已經把整個南寧國翻轉,都未能找到菲兒,究竟菲兒身在何方,身處何地,難道菲兒已經離開了南寧國的范圍,而到了別的國家?南宮傲云千算萬算也料想不到,南寧國里有一個地方忽略了,那就是傳聞是南寧國最大的男妓院——梅蘭閣。日后,他驀然回首,才發覺自己是個笨蛋,居然連那么大的地方也未搜查過,還以為每一磚每一瓦都尋過了,那是后話。
  每想菲兒一下,他的心就扭一下,一直自以為無任何事可以阻攔于他,無任何事或人可以讓他牽腸掛肚,首次嘗到那無何奈何的無力感和不斷增長的孤獨感,好像連呼吸也讓他痛徹心扉似的。
  一種令人心碎而又憐惜的感覺就這樣由然而生,我的心驟然沒理由地抽搐著,纖細的小手微微地撫上了心口,——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自己看見這個陌生的男人傷心難過,自己的心會這么痛徹心扉,有如身同感受?
  “皇上,時候不早了,是時候早朝了!”一道柔細的聲音,同時驚醒了沉浸在各自的思緒之中的兩個人。
  韓菲雪下意識地凝望著漸漸離去的偉岸身影。——沒想到,他、他竟然是皇上!新帝登基自己早有耳聞,但萬萬也想不到新帝竟然是如此年輕、如此俊俏不凡的男子。我突然間有一種濃烈的好奇,很想知道,像他這種完美無瑕而又高高在上的男人,到底有什么事情能使他變得如此悲傷?
  三日后,儲秀宮。此時儲秀宮里滿室馨香,許多婀娜多姿的身影在內室來回奔走穿梭。每個人都爭搶著最光彩奪目的首飾和最奢華大方的衣裙,整個儲秀宮猶如沸開了的熱水一般。
  “丑丫,快點過來給我化妝?”
  “丑丫,不要理她,你自己不會化妝嗎?你快過來幫我畫眉。”
  “丑丫,丑丫,不用理她們,先來為我挑選首飾!”韓菲雪忙得團團轉,要為那二十多們秀女化妝打扮,皆因這些秀發已經住進儲秀宮快將半個月了,今日終于如愿盼來皇上身邊的太監總管,向她們傳話,皇上在今天午時三刻,要她們齊聚御書房覲見皇上。jrte。
  這雖然是涼風習習的秋天,可穿了三層衣衫的韓菲雪,卻因忙進忙出那張印在銅鏡上的臉,而累得滿頭大汗,抬袖順手把額上的汗珠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一下,生怕一時不察,就會弄花了額上精心妝扮的麻斑。
  “天啊,我的臉——!”突如其來的一陣慘叫聲驀然響起,讓原來喧囂的宮殿里瞬間安靜下來,我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那名名叫李湘的青衣秀女對著銅鏡而坐,我的視線越過秀女的肩頭,直直地落到銅鏡之上的那張臉,我不由得大驚失色,暗道一聲——不妙!那張原本印了姣好秀麗的臉龐,赫然出現了一片片紅斑,紅腫不堪,令人非常難看,整張臉看上去就像被熱水燙傷過一般,原本白皙無瑕的臉上,現在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慘不忍睹’!那顯明是花粉過敏的癥狀!
  “啪!的一聲”那名坐在銅鏡前的秀女像瘋婦般沖上來,出其不意的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我的臉上,“你這個小賤人,一定是想借機對我報復,是不是因為我平日對你有所欺負,你懷恨在心,趁此機會來讓我見不到皇上,你看你把我的臉弄成什么樣子?你叫我怎樣面見皇上,我要撕了你這張狠毒的嘴臉!”
  我毫無防備地硬生生地接了這一巴掌,只感覺到臉上一陣陣火燒般的疼痛,整個人被那突如其來的力度劈向一邊,身形有點蹌踉,牙根也一陣麻痹而毫無知覺,小手撫上那麻痹的臉龐,即使是隔著面紗,我依然清晰地感受到臉上的肌膚火熱腫脹,不用看那里肯定已經青淤一大片。